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十九弟  
   
十九弟

十九弟



人去樓空,空氣里隱隱有種風雨欲來的味道.

據點里的人忽然少了很多,只留下幾個基本的留守人員,其他的都隨著大蛇丸離開了.川南隨著大蛇丸出動,君麻呂有了其他任務,所以這兩個人也離開了據點.

甯次對于川南的離開倒是沒什麼感覺,只是對君麻呂的離開感到有些可惜,剛剛和他建立了一個友好的關系,還沒來得及鞏固他就離開了.

大廳里,甯次坐在唯一的座位上,居高臨下地打量著面前站成一排的少年.放眼望去,幾乎所有的少年臉上都寫著"老子很不服氣"這幾個字.

大蛇丸離開之前,從其他據點集合了二十個少年到這里來加強守衛,全部由甯次統領♀些少年全都是在那種和甯次經曆過的測驗一樣的殘酷考驗中活下來的強者,自然不會有人把甯次這個五歲的孩放在眼里.

甯次苦惱地揉了揉了額頭,無奈地想道,看來需要立威了啊.

甯次站了起來,伸手指著站在身後的倉鈴,大不慚地道:"這位就是大蛇丸大人非常看重的倉鈴,她的實力非常強大.但是,在我的手里走不過五招.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跟她打一架,感覺一下她有多厲害,這樣你們也就能推測出我的力量有多強了."

眾位少年一聽,不由得眼睛放光,狼一般地盯著倉鈴.

倉鈴氣得在甯次背上狠捶了一下,氣急敗壞地道:"死甯次,你給我記住!大蛇丸是讓你照顧我,不是讓你欺負我!你要是真敢拿我當槍使,我……我……我就不跟你玩了!"

甯次聽得撲哧一笑,心里卻敏感地覺察到倉鈴稱呼大蛇丸的時候也沒有加上"大人"兩個字,這就明倉鈴也對大蛇丸沒有歸屬感.甯次想起了倉鈴粉碎君麻呂的骨頭的可怕力量,不由得兩眼放出綠油油的光芒.

或許,可以把倉鈴,拉到自己的陣營.

甯次忽然正色,嚴肅地道:"為了避免造成以後你再也不和我一起玩的可怕況,我就不勞你動手了,我自己來!"

倉鈴的怒氣瞬間消散,搖頭晃腦地示威道:"這還差不多!"

甯次轉頭看向那排少年,目光變得冰冷,冷聲道:"你們選個代表,我就勉強和他過過招,讓你們看看我有沒有資格成為你們的老大!"

"子欠拍啊!老子來解決你!"

"你丫的找死,脖子洗乾淨,我砍了你!"

"讓我來!眾所周知,我是最強的!"

那二十少年群激憤,都想要跟甯次較量一下,最後終于用拳頭話,選出了一個代表,要來教訓甯次.

那個代表十二三歲,長得五大三粗,站在甯次對面,把甯次全身都籠罩在他身體投射出的陰影里面.

他身後的那群狼都在吹著口哨,大喊著要怎麼虐待甯次,激動而且囂張,一副你是個死人的目光看著甯次.

倉鈴笑嘻嘻地站在一邊,右手用力向下一揮,大聲道:"開始!"

少年一邊向後跳躍一邊雙手結印,從他主動拉開距離的況來看,應該是的遠距離型的攻擊忍者.

少年的手印結得非常快,退到安全距離的時候手印已經結好了,大喝道:"火遁?火……"

他剛剛了三個字,身體兩邊就出現了半圓形的岩塊,向著中間猛地圍成一個圓形球體,只聽一聲悶響,少年已經被壓在岩石里面,粉身碎骨.

這一招,正是土遁里面集度和威力為一體的殺招──岩板柩.

所有的喧囂都停留在上一刻,少年們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塊球形岩塊,畫面定格在這一瞬間.

甯次撤開了交集在胸前的雙手,冷冷地道:"還有人想要再來和我較量一下嗎?"

一片寂靜,一個機靈點的少年連忙把一記馬屁送了過來,大聲地道:"大哥果然厲害!弟佩服佩服!"

這話聲並茂,聽來讓人感覺自肺腑,好像剛才叫嚷著大卸八塊的不是他一樣.聽見他的話,其余的人也清醒了過來,連忙把大堆的敬仰之詞排山倒海地送了過來.

甯次聽得眉開眼笑,高興地差點摸不著門了,直到看見倉鈴一臉的不屑才連忙收住笑容,假裝謙虛地道:"哪里哪里,不過是雕蟲技,不足掛齒,不足掛齒……"

砰!

忽然響起一聲巨響,所有人都本能般地拔出苦無,看向聲音出的地方.

是大廳上方的秘密的門被從外面強行砸了下來,撞到了地上出的聲音.

一個人影出現,從上面跳了下來,無數的苦無立刻向他招架過去,角度都很毒辣,基本都是在攻擊難以防守的死角.

用這種方式進來,不可能是自己人.

外面的守衛,應該都被解決掉了吧.也就是,現在這個據點的防衛力量,只事了他們這群少年.

"風遁?花散舞!"

那人一聲大喊,身體周圍掀起一陣狂風,將所有的苦無全部擋在外面,幾支苦無出嘶嘶的響聲,然後猛地爆炸開來!

轟!轟!轟!……

爆炸聲不絕于耳,濃重的硝煙彌漫開來,看不清況.

甯次大喝一聲:"白眼!"

額角青筋暴起,白眼洞開,透視眼一掃,硝煙中空空如也.不會上天,也沒有沖出來,那就只能是藏在土里了.

甯次向前一躍而起,飛到了十九個少年前面,降落之時飛結著手印,落地之時一聲大喝:"土遁?裂土轉掌!"

甯次手掌按在地上,掌心處的地板猛地崩潰,地面起伏翻湧,像是波浪一般擴散開來.

隱藏在土里的敵人無奈之下一躍而起,跳到了半空.而後一條水龍隨著甯次的大喝聲騰空出現,沖向了敵人.

正在此時,那片硝煙中猛地沖出了幾個人影,傲然站在大家面前∏個先沖出來的人也使用了替身術,躲開了水龍的沖擊,站在了他們身邊.

此時甯次才明白,先前那個人不過是吸引他們注意力的誘餌罷了,只是為了掩護這幾個人.可是現在明白已經晚了.

一個面色蒼白的忍者厲聲道:"束手就擒吧!大蛇丸已經中了我們的計策,他死定了!"




上篇:語斗     下篇:報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