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成為下一個誰  
   
成為下一個誰

成為下一個誰



甯次感覺自己行走在漫長的黑暗中,孤獨了很久之後,那無邊的黑暗才終于散去,光芒回到了視野里面.

眼前的事物逐漸顯現出輪廓,慢慢清晰了起來.

甯次微眯著眼睛,試著習慣這突如其來的光明,忽然胸口一重,一個人影撲到了自己的胸膛.

甯次看去,卻是淚流滿面的香磷,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襟,不住地道:"甯次,你醒來就好,醒來就好,那什麼怪物就讓他去死吧,醒來就好了……"

甯次輕輕摟住香磷,溫柔地道:"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香磷輕輕捶了甯次一下,不依不饒地道:"還不是你,昏迷了那麼多天!"

甯次微笑道:"我就嘛!怎麼可能有人欺負得了你嘛!你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

香磷正要還嘴,忽然聽到了門外傳來腳步聲,連忙想要掙脫甯次的懷抱,但是甯次箍得死死的,根本掙脫不了.

白端著藥碗出現在門外,看見兩人的模樣,淡淡地微笑道:"甯次,你也真是的,剛剛醒來就作怪."

甯次這才乖乖地放開了香磷,死皮賴臉地道:"我幫香磷測測腰圍,看看她是不是長胖了."

香磷笑罵道:"去死!"

白依舊微笑著,走到甯次身邊,溫柔地道:"甯次,把藥喝了."

甯次應了一聲,結過藥碗,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白始終看著甯次的臉龐,恬淡而溫和,目光中包含著綿綿的意.

甯次喝完藥,把碗遞給白,神色變得嚴肅,開口道:"現在,我有些事想要問問你們."

香磷撲到床上,坐在甯次身邊,歡快地道:"問吧!本姐有問必答!"

甯次正色道:"我昏迷多久了?"

香磷不假思索地道:"兩天."

甯次又問道:"這兩天生了什麼事?"

白迷茫地道:"沒有生什麼事啊."

甯次微微皺眉,開口道:"我記得做任務的時候碰上了強敵,可是之後的記憶全部中斷了.醫療班對這件事的診斷結果是什麼?"

白目光躲閃,溫柔地道:"可能是你疲勞過度了,所以……"

甯次嚴厲地道:"不要撒謊!"

白住了嘴,眼里閃過悲傷的神色,垂下了頭.

甯次轉頭看向香磷,質問道:"你!"

香磷猶豫了一下,終于開口道:"因為在做任務的時候,甯次觸了某種東西,結果……結果招出了一個神秘的怪物……然後……"

甯次徒然變了神色,掀開被子,撩開衣服,最後在腹部找到了一個複雜的四角封印圖案.

甯次長歎了一口氣,頹唐地道:"然後那個怪物就被封印在我的體內?"

白連忙地道:"沒事的.封印班已經做了非常嚴密的封印,那個怪物影響不了你的!"

甯次苦澀地笑著,溫和地道:"放心,我沒事的."

香磷松了一口氣,整個人都靠到甯次懷里,依戀地道:"就是嘛!無論甯次體內有什麼東西,甯次永遠只是甯次自己.對吧,白姐姐."

白輕輕應了一聲,就被甯次也摟到懷里.白順從地靠在甯次懷中,閉上眼,享受著此刻的甯靜.

過了許久,香磷忽然淡淡地開口道:"你去做任務的時候,有沒有想我們?"

甯次立刻回答道:"想,想得我又長了半斤肉."

白聽得撲哧一笑,第一次聽有人想人想得長肉的.

香磷輕輕在甯次胸口捶了一下,笑罵道:"胡八道!"

甯次隨口問道:"君麻呂和倉鈴他們,都安排妥了嗎?"

香磷把頭埋在甯次懷里,輕聲道:"早就安排好了."

火影辦公室里,一片沉默.

三代站在窗前,身後靜靜站著夕日.

三代轉過頭來,看著夕日,平緩地道:"牙那個孩子的事,不能怪你,不要把責任都攔在自己身上."

夕日悲傷地點了點頭.

三代忽然道:"對甯次的觀察,沒有被懷疑吧."

夕日回答道:"沒有.雖然他您吩咐下來,對他的觀察已經終止,但是我一聽就知道那不過是您讓他不對我抱有警戒的策略,所以並沒有中斷對他的觀察."

三代淡淡地點點頭,接著道:"很好.你的結論吧."

夕日冷靜地道:"他是個極端的天才◆銳的知覺,冷靜的分析,合理的判斷,可以具備一切做忍者的才能.他的成長可以已經越了正常的度,現在他的實力就已經到了一個讓任何人都會吃驚的地步.可以,他的展是畸形的.如果他不能理性地面對這種力量,就會是一個災禍."

三代抽了一口煙,開口道:"在他回村的時候我就想到了會出現這種況,當他出生的時候,就注定了他是上蒼的寵兒.寫輪眼和白眼共同的擁有者,這樣的人出現這樣的成長,實在正常."

三代沉默了一下,繼續道:"我所關心的,就是他會成為誰?是另一個水門,還是下一個……大蛇丸?"

夕日冷靜地道:"我覺得他現在的性格,應該會成為新的大蛇丸."

三代肅然道:"我不願意再犯一次對待大蛇丸時候的錯誤,但是同樣的,我也不願意僅僅因為猜測就對一個天才忍者下手."

夕日擔憂地道:"可是在這樣任由他不斷快成長的話,釀成禍患的時候,可能已經掙脫了我們的控制."

三代思考了一下,開口道:"這樣吧.牙犧牲了,就把甯次頂替到你們這組,阿凱那組再另外補充一個成員°繼續對甯次進行監視,觀察他的性格成分♀種任務,根本無法放心地交給阿凱."

夕日點點頭,回答道:"好的."

三代站起身來,開口道:"走吧.我們一起去牙的家里,寬慰一下他的家人.也吊唁一下,這個為木葉犧牲的……木葉忍者!"

夕日輕輕地點頭,眼中湧出滾滾的淚花,哽咽道:"好的."




上篇:狂刀     下篇: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