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狂刀  
   
狂刀

狂刀



轟隆隆的巨大響聲振聾聵,那些改變了的地形都恢複了原狀.隨著施術者的死亡,忍術也解除了.

甯次和另兩個同伴會聚在一起,事的犬塚牙倒在和馬的腳下,赤丸癱倒在血泊之中,悄無聲息.

和馬驚訝地看著甯次三人,開口道:"哎呀呀,真想不到,我才殺掉了一個,你們就已經把我的同伴都解決了,當初真不應該輕視你們啊."

甯次雙手緊握成拳,目光中殺氣騰騰,陰森地道:"你殺了牙?"

和馬一腳把犬塚牙的尸體踢開,點頭道:"是的.而且我還要殺了你們."

甯次腰間的阿修羅之刃開始變色,刀鞘變成了血色,陰寒的殺意從刀傳遞到了甯次身上.就連站在甯次身邊的夕日和油女志乃都感覺到了一陣陰冷的殺氣.

阿修羅之刃開始慢慢地冒出鮮色的能量,升騰而起,包裹了甯次的身體,逐漸顯現出修羅的模樣,面目猙獰.

夕日藏在腰間的龍的眼睛忽然竄了出來,飛舞到甯次身上,消融成光,傾注到甯次身上,滲透了進去.

夕日大驚失色,聯想到這刀和珠子都是那間寺廟的東西,很可能存在某種關聯,現在恐怕是觸了這種聯系.

夕日湧動著不安的感覺,隱隱感覺到了一個來自于遙遠時空的巨大陰謀.

幾人注視著異變的甯次,不由得退開了幾步,就連狂傲的和馬都不敢靠近.

那血腥的鮮色一點點凝結,在甯次體表近乎實體化,甯次睜開眼,瞳孔已經變成了一片血.阿修羅之刃自動出鞘,到了甯次的手上,刀身已經變成了血一般的鮮.

甯次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淡淡地道:"我被封印了五百年,現在終于出來了,可真是不容易啊♀具身體不錯,我要了."

幾人聽見甯次的話語,不由得大驚失色.此時,夕日腦海中的那個想法終于逐漸明了起來.他們所有人,都被一個古老的存在給算計了!

甯次揚起手中的阿修羅之刃,隨手一揮,一道龐大的刀氣破空而出,轟然一聲,在地面劃出了一個數十丈長的深不見底的鴻溝.

在場的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這樣簡單的一招,竟然有著這麼強大的威力,這已經突破了忍者的理解極限.

甯次搖搖頭,苦惱地道:"想不到現在退步了這麼多,看來以後要多殺一些人才能找回當年的感覺啊.對了,那個誰啊,先前好像要殺掉包括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在內的幾個人是吧?"

和馬心中一跳,前面的甯次忽然消失不見,出現在了他的身邊,微風吹動衣袍,傲慢地道:"你可要堅持得久一點哦."

和馬猛地跳開,手中的禪杖的尾端射出帶有尖刃的鐵鏈,射向甯次.

甯次不耐煩地看著射來的鐵鏈,眉頭一皺,右手一揚,手中的阿修羅之刃閃過一道寒光,鐵鏈便斷裂成了碎片.

甯次的身影飄忽,就像是同時出現了數十個人影,包圍了和馬,輕蔑地道:"有什麼好玩的快點拿出來吧.不然等我失去耐心一秒鍾就解決掉你∏兩個人或許會有趣一點.尤其是那個女人,我被封印了這麼久,可是一直沒接觸過女人啊."

和馬慘然地笑了起來,然後咆哮起來,大聲道:"我不能死!我的道還沒有實現!我要滅掉木葉這個不應該出現的玉將!我要讓火之國實現真正的統一!我現在絕對不能死!"

甯次眼中閃過戲謔的光芒,邪笑道:"沒錯,就是這樣.在生死之間掙紮,出最後的不甘心的咆哮吧°的生命,你的夢想,你的光明,都將在今天終結了.就讓我看看,你在這巨大的絕望中的憤怒和無奈吧!"

和馬目光中爆出無比頑強的斗志,身形猛地消失不見.

甯次無聊地撇撇嘴,不屑地道:"虧我了半天,結果還是這麼沒意思≈在就解決掉你吧,然後就去玩女人."

甯次的身影一閃,出現在另一邊,手中的阿修羅之刃准確地刺出,刀刃上出現鮮血,然後,被刺穿胸膛的和馬的身形顯現出來.

甯次冷冷地道:"這種低級的隱身術,根本就沒有意思."

和馬忽然笑了起來,向甯次走近一步,刀刃刺穿他的身體,出現他的背後.

和馬伸出左手,一把抓住甯次握著刀把的右手,右手向下伸展開來.

甯次饒有興致地看著和馬的舉動,微笑道:"有點意思°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差不多會死去了,還想要干什麼?"

和馬的右手五個手指都冒出了一團查克拉火焰,每團火焰中都隱現出一個字,連在一起就是金,木,水,火,土.

和馬冷笑一聲,右掌猛地印到甯次的腹部,凶惡地道:"我想讓你玩不了女人!"

甯次的腹部慢慢出現了一個封印圖案,向外擴展出一股巨大的吸力.

甯次猛地變了臉色,身體外表的色能量消失,瞳孔也恢複了原狀,阿修羅之刃也變回了黑色.

甯次身體一軟,昏迷了過去.和馬也大笑著死亡.

夕日松了一口氣,舒心地道:"真是太好了∏個人已經用五行封印把附身到甯次身上的怪物封印了!"

油女志乃開口道:"老師,我們接下去怎麼做?"

夕日沒有思索,冷靜地道:"要趕快把甯次帶回村子里面,五行封印的力量未必能夠把那個怪物一直困住,必須讓封印班的人加固封印.還有……"

夕日的眼中流露出悲傷的神色,繼續道:"把牙的遺體也帶回去."

油女志乃看向犬塚牙的尸體,一向沒有表的臉上也變得悲涼,黯然地道:"好的."

蒼穹暗淡成夜空,湧現出無盡的黑暗,濃重的悲傷像是音波一般,蕩漾在整個曠野,掀起狂風,吹動著衣袍.

龐大的黑暗吞沒了這個戰場.人的力量,在這黑暗之中,是如此無力.




上篇:各自的戰斗     下篇:成為下一個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