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超強敵  
   
超強敵

超強敵



犬塚牙郁悶地道:"聽到那麼唬人的名字,本來還以為當真是什麼神龍的眼睛了,沒想到只是個珠子而已嘛!"

夕日眉頭緊皺在一起,嚴肅地道:"這個東西很明顯是一種查克拉的聚集體.這麼高的密度,其中蘊涵的力量一定也很可怕,如果有人能夠吸收的話,他的實力一定會提升到極限.但是,用這種東西增強力量,恐怕會九死一生."

甯次分析道:"也就是,那些利用我們想要得到這個東西的人,恐怕是貪圖它所包含的力量.即使是這麼握的力量,也要不擇手段地得到,他們一定是要完成什麼重要的事.如果僅僅是為了變強,絕對不會願意冒這麼大的風險."

油女志乃臉色肅然,開口道:"是為了什麼?仇恨?野心?利益?"

甯次搖搖頭,苦惱地道:"無論如何,只是為了利用我們尋找東西就制造了那麼多失蹤案的人肯定不是好人,這個東西絕對不能給他們!"

犬塚牙直爽地道:"管他那麼多!帶回木葉讓火影大人決定好了!"

轟!

大地忽然出劇烈的震顫,無數的山峰拔地而起,無數的溝谷凹陷而出,地表的形狀飛快變換,幾人附近的地面向上突起,高高聳立,形成了高大的山脈.

四個人勉強保持著身形不變,就像是暴風中堪堪支撐的船,隨時都有淹沒在滔滔洪水的握.

過了一會兒,這巨大的變化終于停了下來.

甯次看向天空,蒼穹已經被兩旁聳起的地面擠壓成一條細縫,灑下點點星光.

犬塚牙驚魂未定地道:"怎麼回事?!"

甯次冷冷地道:"我們碰上敵人了♀一招就是土遁里面的有為轉變,這附近的土地已經全部在對手的控制之下了."

犬塚牙焦急地道:"這種控制是什麼程度的?"

甯次簡短地解釋道:"完全控制.他們想要什麼地形就能制造出什麼地形,現在我們身處的地方就是最適合敵人戰斗的場所."

油女志乃擔憂地道:"既然如此,我們是不是要立刻逃離?"

甯次搖搖頭,無奈地道:"不行,那樣只會使我們更處于不利的況."

幾個人正在討論,前面忽然出現了一個人影,開口道:"真是多謝你們了,木葉的勇士,火之國會永遠記住你們的卓越貢獻的!現在,麻煩你們把東西給我吧!"

甯次扭頭看去,那人戴著斗笠,臉上有道傷疤,正是那個為了自己的道,想要毀滅木葉的和馬.

甯次心中一跳,這家伙還有三個手下,一起出現的話,他們這支隊伍未必能活著回到木葉.他們不是在三年後才登場的嗎?難道是原著中他們就曾經試圖得到那個龍的眼睛,結果卻失敗了?還是是自己這只蝴蝶的翅膀比較強壯,扇動了太多的事?

甯次想不出答案,也懶得再想.無論是哪種原因,都沒有任何意義≈在最真實的事就是戰勝眼前的強敵,活下去!

甯次冷冷地看著和馬,對夕日三人輕聲地道:"大家心♀個人還有三個同伴,分別是不動,不風,不緣.不動是個男的,具有利用查克拉強化身體的能力,精通土遁;不風是個年輕的女人,能夠轉化身體,使用全系的忍術,也能夠通過一招叫尸鬼接吻的忍術奪取別人的身體,但是她的弱點就是她的頭;不緣是個中年女人,性謹慎,擅長用毒,可以任意改變這附近的土地."

夕日驚訝地道:"甯次,你這些報哪里來的?"

甯次毫不客氣地道:"我憑什麼告訴你?"

夕日頓時氣結,卻拿甯次無可奈何,只好忍了下來,問道:"戰術是什麼?"

甯次果斷地道:"牙來對付這個家伙,我來對付不動,志乃對付不緣,老師對付不風."

犬塚牙焦急地道:"那我的敵人的報呢?"

甯次微微思索,開口道:"他的體術很厲害,好像還精通隱身術."

犬塚牙雙眼瞪大,驚訝地道:"就這麼點報?!"

甯次苦笑道:"我也沒辦法,你呆會兒進攻的時候立刻用絕招,爭取戰決."

犬塚牙應了一聲,就要往前沖〓次伸手阻攔道:"等一下.我還有事要做."

甯次轉頭看向和馬,冷冷地道:"你不可能只有一個人,讓你的屬下都現身吧.還是,你們根本就沒有膽量一起出現在我們面前?"

唰!唰!唰!

上空掠過三道人影,落在和馬身後,正是那三個手下.

不緣冷笑道:"擔心我們暗中偷襲所以把我們激出來,還真是有一套呢.可是這對這場戰斗的走勢根本就沒有絲毫作用!"

甯次沒有理他,大喝道:"上!"

犬塚牙立刻沖了出去,嘴里大喝道:"擬獸忍法?四爪之術!","擬獸忍法?獸人分身!"

犬塚牙的身體瞬間獸化,跳到了左邊的牆壁上,在牆上飛前進.而變成了犬塚牙模樣的赤丸也跳上了右邊的牆上,和犬塚牙同步,快地沖向和馬.

甯次幾人也從中間的路上飛奔了過去〓次匆忙之中吩咐道:"各找目標,起碼要拖住對手,掩護牙!"

"獸人體術奧義?牙通牙!"

犬塚牙到了靠近和馬的地方,一聲大喝,身體高旋轉,變成了強力電鑽,和赤丸一起撞向和馬.

不動三人也動了起來,沒有理會犬塚牙的舉動,一起迎向了甯次幾人.看來他們的戰術也是單對單.

不緣飛跑之中拿出卷軸,在上面飛快地畫著什麼.

甯次當然不願讓她得逞,大喝道:"水遁?水上切!"

數道鋒利的水刃出現在地面,割開地表,切向不緣.

不動擋在不緣身前,一聲大吼,經過鋼化的右手猛地捶在地面.

轟!

地表爆裂開來,像是波浪一般起伏,把那幾支水刃擠壓爆碎.

此刻不緣的忍法已經完成,甯次幾人面前的地面斷裂開來,兩旁的牆壁豁然闊寬,巨大的震蕩之後,三人腳下的土地各自分離,將三個人分散開來.




上篇:大搜索     下篇:各自的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