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機謀百變  
   
機謀百變

機謀百變



寺廟住持的房間里,幾只蟲匆匆飛出,很快就回到了甯次幾人的房間,停留在了油女志乃的手指上.

犬塚牙焦急地道:"怎麼樣?找到了嗎?"

油女志乃微微點頭,平淡地道:"找到了.在住持房間里面有個密室."

事的三人都露出了會心的微笑,夕日平靜地道:"那麼,現在開始行動吧,目標就是這間寺廟守護的神秘物品."

"是!"

三個少年應了一聲,身影一閃,同時消失.

住持的房間,燭光昏黃而溫暖持看著經書,臉上露出會心的笑容,似乎是在為領悟書中真意而感到喜悅.

燭光映照中,住持的身後出現三個人影,然後他就覺得頭部一痛,失去了知覺.

甯次打暈了住持,開口道:"志乃,開門的方法是什麼?"

油女志乃平穩地道:"那邊的那幅畫,背後藏著開關.只要把那個圓形的東西向右旋轉三十度就可以了∪前那個住持進去過,就是用的這個方法."

犬塚牙立刻迫不及待地去扭開開關,只聽轟然一聲,那道密室的門向外打開了.

夕日的身影也出現在屋內,站在他們身邊,開口道:"你們進去查探,我在外面應付突狀況."

三個少年沒有遲疑,鑽進了密室之中.

油女志乃沒有遲疑,雙手伸展,無數的蟲子從子中飛出,四散開來,鑽進了兩邊牆壁的一些孔里面.

油女志乃推推眼鏡,解釋道:"那些孔里面恐怕都藏著機關,所以我已經讓我的蟲子去堵住那些機關的關節部分了,現在那些機關已經無法動了."

甯次淡然地道:"那我們走吧."

三人繼續向前走,這密道似乎遠得沒有盡頭,走了許久,才到了終點.出乎三個少年的所料,這里只是一個圓形的房間,空無一物.

甯次驚訝了一下,然後猛地醒悟道:"不好!快退回去!"

甯次剛剛完,整個人就飛快地跑向原路,犬塚牙和油女志乃雖然不清楚生了什麼事,但是知道甯次這樣表現一定是出了問題,也毫不遲疑地跟著跑回去.

三個少年動力全開,跑到盡頭的時候現入口已經被厚重的牆壁堵住了.

犬塚牙喘著粗氣,驚訝地問道:"怎麼回事?!"

甯次靠著牆壁,淡淡地道:"我們中計了,對手是故意把我們引到這里來的."

油女志乃推推眼鏡,疑問道:"可是我只現了這樣一間密室.如果他們不是把守護的東西藏在這里會是在哪里?"

甯次惱火地道:"那就只可能是藏在寺外!我們以及那些想利用我們的人,全都被那些和尚給耍了!我們所有人都被他們的表演騙過,誤以為那什麼東西真的藏在寺內.但是實際上,那東西應該藏在寺外的什麼地方!"

油女志乃思索了一會兒,開口道:"可是那個住持先前為什麼要到這里來?如果解釋是為了讓我們自己鑽進陷阱,他又是如何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監視他?"

甯次淡淡地解釋道:"那個老和尚很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監視他,但是他相信想要來盜取那個東西的人一定會有著強大的信息收集能力,只要通過各種方式把打開密室的方法多多展示就可以了."

油女志乃伸手架住眼鏡,勉強跟上甯次的思維,開口道:"也就是,我們甚至根本就沒有暴露.他們只是確定,現在應該出現了想要奪取那個東西的人出現.所以,在不斷地重複著他們的陷阱!"

甯次點頭道:"很有可能.我們到現在為止應該都沒有露出破綻才對.他們為了把我們引進陷阱,真可以是煞費苦心啊!"

犬塚牙焦急地道:"那現在怎麼辦?老師很可能正在和敵人苦戰呢!"

甯次淡然地微笑起來,胸有成竹地道:"那些和尚也犯了一個錯誤,他們對感應型忍者的實力估計太低了.牙!給我把這道牆砸了!"

犬塚牙愣了一下,然後一拍腦門,醒悟道:"對呀!我完全可以突破這種程度的牆壁的啊!"

甯次和油女志乃退後了幾步,等待犬塚牙動手.

犬塚牙向後退了一步,整個人趴在了地上."擬獸忍法?四爪之術!"

犬塚牙的指爪變得更加尖銳,喉間也響起了低低的咆哮聲.赤丸隨後從犬塚牙的頭上跳下,也趴在了地上.

"擬獸忍法?獸人分身!"

赤丸的身上騰地冒起一團煙霧,隨後變成了犬塚牙的樣子.

"獸人體術奧義?牙通牙!"

兩個身影都飛快地向前沖去,在空中高旋轉,就像是兩只電鑽,撞向了那道牆壁的同一點.

轟!

眼前的阻礙徹底粉碎,岩塊四散飛射,煙塵飄起.

夕日正在和一大群和尚交戰,看見這邊甯次幾個家伙沒事,終于放下心來,全力投入戰斗.

甯次冷冷地道:"你們兩不用客氣,把這些膽敢戲弄我們的混帳教訓一頓!"

犬塚牙和油女志乃在不知不覺間習慣了甯次的領地位,聞立刻沖向了那一大群的和尚.

對手人數眾多,已經過了百人,而且戰斗力非常不錯,夕日能堅持到他們破圍而出實屬不易,現在盡管有了甯次三人的加入,況仍然不容樂觀.

甯次冷笑一聲,大喝道:"多重影分身之術!"

嘭!嘭!嘭!……

近百個影分身猛地出現,然後同時結印,度快到了極點,一起大喝道:"土遁?岩板柩!"

很多和尚的身旁的地面都突起了半圓形的岩塊,瞬間就將他們壓成旺旺雪餅,沒有絲毫反應的時間.

近百個和尚都在此刻喪命.

夕日驚訝地看向甯次,萬萬想不到這個少年還有這樣的本事.

"水遁?水上切!"

數百號的水刃在地面出現,射向那些和尚.

鮮血橫流,慘叫不斷,甯次進行的是血腥的屠殺.

此刻,他的心里,終于平穩了一些.對不久以後可能和大蛇丸一戰的驚惶,在這由自己主宰的戰場,才暫時淡化了許多.

只需要留下幾個活口用來逼供,其他沒有利用價值的,一律殺!




上篇:疑云     下篇: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