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戰略  
   
戰略

戰略



十七個少年筆直地站在大廳里,他們面前,就是舒舒服服坐在椅子上的甯次.

經過昨夜的白的教導,現今的甯次身上隱隱散著銳利的氣息,微微眯著的雙眼有無數的細毫芒在游走,勢不可擋的威勢在他的身上閃現.

那十七個少年現在對甯次可謂是心服口服∏天的戰斗所面對的敵人絕對不簡單,能夠悄無聲息地殺掉放哨的護衛,實力自然不可窺.當時如果不是甯次搶先滅掉五個敵人的話,現在還能站在這里的人絕對會少一大半.而且,甯次後來疲憊的樣子他們也都看見了,現在的虛弱也被他們歸咎到了自己頭上.

這樣的況下,甯次就有了一個舍己為人的英雄形象.

那之後,少年們都積極地去看望甯次〓次也沒有浪費機會,熟練地和大家套近乎拉家常,一天下來所有的少年都對他心悅誠服.

甯次等了一下,看見白和倉鈴也慵懶地走出房間到大廳集合,方才站起身來,大聲道:"現在我有件事想告訴大家,我決定先暫時轉移."

"轉移?可是大蛇丸大人不是要求我們守護這個據點嗎?!"

一個急性子的少年大聲質疑,其他的雖然沒有話,卻都是點了點頭,贊同他的意見.

甯次微微皺眉,高聲道:"先聽我把話完再!那進犯我們據點的七個人都已經死了,如果他們太久沒有回去複命的話,控制他們的勢力就會立刻意識到行動已經失敗了.再派人來的話,實力絕對會比上次的要強≈在我已經失去了戰斗力,你們覺得就依靠你們的力量就可以戰勝敵人嗎?"

所有的少年都黯然地沉默了,無以對.

甯次掃了一眼,心里感到滿意,繼續道:"所以,按照你們現在的想法來做的話,我們的下場就是被敵人全殲,然後據點被占領°們覺得這樣值得嗎?"

少年們中的一個弱弱地道:"可是如果我們怯戰的話,大蛇丸大人回來會責怪我們的."

甯次暗自歎了口氣,心道大蛇丸出去看來完全是在對手的掌握之中,能不能回來還是個問題呢,嘴上卻道:"不,我的意思並不是逃離,而是到附近埋伏.與其被動地防守,不如出其不意地進攻.必要的話,可以將敵人連同據點一起毀滅.我想大蛇丸大人在隨時都可以重建的據點和讓人頭疼的敵人的死亡中選擇一個的話,他一定很樂意看到敵人的毀滅."

所有的少年都沉默著,互相對視一眼,目光中都有些蠢蠢欲動的色彩.

甯次看看差不多了,就大聲道:"大家願不願意聽我的?!"

僅僅是猶豫了一會兒,所有的少年都應聲道:"願意!"

甯次舒了口氣,開始指揮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們開始行動∪,大家先去忍術卷軸庫挑選適合自己的卷軸."

"什麼?!"

所有的少年都大吃一驚,連忙道:"可是沒有大蛇丸大人的命令……"

甯次手一揮,不耐煩地打斷道:"既然我們決定轉移,那麼敵人在進入據點的時候就可能得到這些卷軸.即使敵人沒有去動那些卷軸,那些卷軸也可能會在我們迫不得已毀滅據點的時候付之一炬♀樣的話,還不如拿來自己使用,我想大蛇丸回來後看到大家變強的話也一定會很高興的."

那些少年本來就有些動心,現在聽到甯次這麼,更是沒了顧忌,歡呼一聲,一起跑向了那間倉庫.

甯次站在原地,微笑著看著少年們消失在門的後面.

白有些擔心地把甯次拉到一邊,輕聲地道:"甯次,雖然他們現在聽從你,可是他們心中真正的主人是大蛇丸.我們以後必然會和大蛇丸對抗,到那時,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現在讓他們學習更強的忍術,對我們可能會不利啊."

甯次搖了搖頭,解釋道:"大蛇丸能不能活著回來都是一個未知數,即使他能夠回來,這些人對我們也沒什麼影響.如果我們想逃,憑他們的力量還是攔不住我們,我們最大的對手依舊是大蛇丸∴反,如果大蛇丸死掉的話,他們就會成為我們繼續生存的一大助力!"

白聽著甯次有條有理的分析,不由得佩服之極,連連點頭稱是.

另一邊的倉鈴,看著竊竊私語的兩人,有些失落地低下了頭,目光游離在自己的腳尖.

"倉鈴,我想問你一件事."

倉鈴驚訝地抬起頭,看見面前笑容如陽光般燦爛的甯次,有些驚慌地道:"什,什麼事?……"

甯次正色道:"雖然我過不去強迫你出自己的秘密,但現在是非常時期.所以我想要知道,你的力量究竟到了什麼程度?你的招數是遠距離的還是近距離的,是偏向于大規模攻擊手段還是單個敵人的殺傷?"

倉鈴呆了一下,臉上忽然流露出痛苦的神色,連連搖頭道:"不!我的力量幫不了你的!那種丑陋的力量……我,我不想再使用了!"

甯次愣了一下,有些失望地道:"是麼?那就算了吧."

倉鈴低下頭,不想讓甯次看見自己眼眶里的淚水,輕聲道:"對不起……"

甯次拍拍倉鈴的肩膀,大度地道:"既然你不想用也沒關系,無論有什麼事我都能應付的.放心,我一定會保護你們的!"

甯次完話,想到忍術卷軸庫里面有些卷軸自己也很想要,為了避免去晚了被別人拿走,到時候老大搶弟的東西可就丟人了,于是連忙道:"我還有點事,你等我一下."

甯次走得很快,也就自然地沒有注意到倉鈴已經感動得淚流滿面.

這世上最可怕的黑暗就是孤獨,而倉鈴一直承受著這種可怕的孤寂,始終心翼翼地掩藏著自己的脆弱≈在,她終于覺得,自己不用再掩藏了.

因為那凍結她的心靈的孤獨就將要消失了.而刺破黑暗的那一束光,就是甯次.




上篇:倉鈴的秘密(特別篇)     下篇:意想不到的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