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倉鈴的秘密(特別篇)  
   
倉鈴的秘密(特別篇)

倉鈴的秘密(特別篇)



甯次和白都睡去了,安詳而又沉穩.

兩個人誰都沒有看見,天花板上那個奇異的圖案∏個用純粹的黑色條紋勾勒出的眼睛,就像是真實存在的瞳孔般栩栩如生,注視著兩人】光中,閃動著悲傷的感.

過了許久,那個詭異的圖案才終于消失了.

倉鈴的房間.屋里非雛潔,整潔得可以用簡陋來形容.

倉鈴瑟縮在床角,就像是一只受了驚嚇的貓,肩膀不斷地聳動著.被子掉到了床下面,靜靜地躺著.

倉鈴身下的床單已經濕透,被她的淚水所浸染,化開雨一般的氣息.無聲的淚水.

"究竟……怎麼樣……才可以得到……"

倉鈴把頭埋在臂彎里,哭個不停.好半天,她才緩緩止住了哭泣,抬起頭來,失神地看著空洞的天花板.

倉鈴右臉頰上此時有著許多怪異的花紋,和甯次房間的天花板上出現的那個圖案一模一樣,構成了一只眼睛.只不過,倉鈴臉上的條紋所勾勒出的眼睛,正好就是倉鈴的右眼.

此刻,那些花紋正在緩緩消退,一點點地消失了.很久之後,倉鈴的臉龐才恢複正常,變回了那如玉的臉龐.

倉鈴呆呆地看著空洞的天花板,愈感到那天花板就像是一只蒼白的,張著血盆大口的惡獸,貪婪地注視著自己.

可是,倉鈴沒有絲毫的害怕"慣了.很多可怕的事,習慣之後也就覺得沒什麼可以觸動人心的了.

或者,如果要以一種更簡潔的表述來明的話.可以這麼,如果一個人確定自己就是一個怪物的話,那他就不會再害怕怪物.

倉鈴現在就是這樣的感覺.她可以想像出有凶獸的喘息,可以聽到到陰森的對白,可以觸摸到黏糊糊的液體.

過去的記憶以囂張的姿態,掙脫了光陰的束縛,將過去恢複在倉鈴的四周.

那是一個和現在一樣深沉的黑夜,就像是人心底的扭曲的**,更像是她當時的悲哀心.

醒來的時候,感到身體周圍全是黏糊糊的感覺,伸出手,手上紮著幾根細的塑料管子,這些管子不斷地鼓脹著,向手里輸送著什麼東西,可是手卻沒有絲毫的感覺.

管子是從頭頂上方延伸過來的,她抬頭看去,才現自己處在一個巨大的橢圓形容器里面.然後,她看到了眼前出現了幾個泡泡,一個個慢慢破滅了.

──就像是,她心底美好的消,和一些其他的美好愫.

此刻,她終于意識到了那周身的黏糊糊的感覺是因為自己浸泡在一種奇怪的液體里面.

很快地,她就看見了,這里是一個非常大的屋子,在屋子的里面,還擺滿了和她的容器一樣的容器.

在那些容器里面,也有著和她的一樣的液體,也有著和她一樣的人.

不,那些不能稱之為人,那些像胚胎一般的生命體,如果真要想一個合適的稱呼的話,最貼切的詞彙就是──

怪物!

她害怕了,從心里翻湧而起的恐懼,迅占據了她所有的神經系統.

屋子的門開了,幾個身穿白色衣服的人走了進來,徑直到了她的面前.她想大聲呼喊,張開口,嘴里卻被灌進那種奇怪的液體,迅地進入腸胃,引起一種冰冷的感覺,卻又立刻變成了灼熱的痛感.

那幾個人聚在一起,注視著她,手里拿著硬紙檔案,筆尖不時落在硬紙上,飛快地紀錄著什麼∏幾個人偶然討論著什麼,不過始終是對著她指指點點.

她看見了他們的目光,那種鄙夷的,嘲笑的,混合著各種令人生厭的,陰暗的感.

絕望的緒在她體內的某個角落里開始萌芽,迅地蔓延開來,吞食了她其他的感面,僅僅是一瞬間,就把她變成了陰暗的獸性結合體.

殺!殺!殺!……

她的腦海里全部被這種瘋狂的嘶吼聲擠滿,炸裂滿般的疼痛讓她有種怪異的滿足.

她看見那幾個人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這更加地讓她感到痛快,身體源源不斷地湧現出充實的力量感.

她的腦海了被血液的顏色所包圍,事的事都在她的記憶中斷裂了.

濃濃的硝煙散開,露出了這一大片慘不忍睹的廢墟.許多尸體斷裂了肢體,鮮血灑了遍地.所有的容器都被破壞,碎片滿地都是∏些成熟的以及沒有成熟的胚胎都被撕裂,血肉模糊地散落在地上.

大蛇丸的身影逆著光,出現在廢墟之外,身邊半蹲著微笑的川南.大蛇丸興奮地伸出舌頭,在嘴角舔了一個來回,目光始終不離昏迷在地的倉鈴.

從那個記憶的斷層之後,緊接而來的就是陰郁的大蛇丸的臉龐,那蒼白的臉頰沒有一絲血色,宛如僵尸鬼面般可怖.隨後就是川南的微笑,始終一層不變的,琤j的冰冷微笑.

那以後,她被取了一個姓氏,名曰麻木.

她的父母只停留在無比遙遠的點滴記憶中,翻著腐爛的氣息,在幼年時蕩著秋千的時候所看見的漫天花瓣中消散.

偶爾想起父母的樣子,又立即模糊黃,轉眼間就是消失了蹤跡.

接下來的記憶就很簡單,間斷性的抽血,體檢,測試.慢慢的,她終于明白,自己是一個試驗體.

得更簡單一點,就是,怪物.

當她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她不再懼怕大蛇丸了.還是那個道理,怪物不會被怪物嚇倒.

她的腦很是想起一個聲音,叫她使用蘊藏在體內的力量,有的時候她忍不住動用了一點點,于是,那幾乎要撐破大腦的嘶吼聲就會立刻壓倒她的理智,指引著她所有的行動∏個聲音就是──

殺!

記憶的潮水慢慢退去了.時間的力量再次回到了倉鈴身上.麻木倉鈴.

她依舊以那種姿態瑟縮著,窗簾被風吹得獵獵作響.

"究竟……怎麼樣……才可以得到……"




上篇:在夜里     下篇: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