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心機  
   
心機

心機



君麻呂忍受著水槍的沖擊力,看見甯次沖了過來,不由得地道:"沒用的,物理攻擊對我來根本就是無效的,你這樣只會把自己的命丟掉的."

甯次不管不顧,快跳躍之間,已經到了君麻呂的面前.手中的苦無猛地向君麻呂刺了過去.

君麻呂暗歎了一聲,低喝道:"唐松……"

君麻呂剛剛念了兩個字就不得不吐,因為面前的甯次已經消失不見.

"在哪里?"

君麻呂四顧看去,現甯次正被吊在空中,一條大蛇纏住了甯次的腰部,將他提到了半空,而蛇的尾端,隱沒在大蛇丸的子里.

大蛇丸指揮著大蛇縮了回來,把甯次拉到了面前,彎下腰,在他耳邊陰柔地道:"沖動可是忍者的大忌喲°想為你的同伴報仇的話,也應該先確認同伴的死亡啊."

"你的意思是……白還活著."

大蛇丸低低地笑了,道"當然,她現在就在你的旁邊."

甯次連忙轉頭看去,現白果然也在大蛇丸懷里,不由得暗罵自己是個大笨蛋,連白在自己的旁邊都沒注意到.

白的腰間也纏著一條蛇,看來也是在那一瞬間被大蛇丸救了.

"甯次."

白輕輕地著,語氣很淡,可是她表卻好像馬上就要哭得一塌糊塗一樣〓次驚訝之余也立刻明白了過來,想起了自己沖向君麻呂的時候的那句話──

"我一定要……親手宰了你!即使豁出我的性命,我也要和你同歸于盡!"

像白這麼聰明的人當然會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沖動∥樣的道理,大蛇丸也明白自己最後的表現是因為白的緣故.

此刻君麻呂終于抗著水槍的沖擊力,站了起來,然後躲開了水槍的沖擊.

"君麻呂,把你的骨頭都收起來吧."

"是!"

君麻呂閉上眼睛,精神集中,那些骨頭都開始默默地縮回地面,消失了.幾個人也都平緩地落到地面.

"咦?"

君麻呂流露出詫異的神色,扭頭向左邊看去〓次三人也好奇地看過去,終于明白了君麻呂為什麼會感到詫異.

在那個的地域里,骨頭都沒有縮回地面.原因很簡單,它們都被粉碎了.

粉碎君麻呂的骨頭,這需要多麼強大的力量?!

而站在粉碎的骨頭的中央的人,赫然就是幼的倉鈴.

倉鈴氣喘籲籲地站在那里,臉色蒼白,周圍堆滿了粉碎的骨頭,她的右肩被劃出了一道傷口,除此之外沒有一點傷痕.

甯次心中暗歎了一口氣,真是人比人氣死人,連倉鈴都擁有著如此可怕的力量,自己算老幾?可是既然她擁有著如此彪悍的力量,為什麼還要找同伴?

甯次心里頓時疑惑起來.

而大蛇丸眼里流露出複雜的光,激動地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又回過頭來,陰柔地道:"甯次,你要如何感謝我呢?──辛辛苦苦地救了你重視的白"

甯次面無表地道:"我已經歸屬了你,已經沒有可以感謝你的了."

大蛇丸低笑道:"不,還有的.比如,你的忠誠."

甯次直白地道:"可是你並不需要我的忠誠."

大蛇丸故作驚訝地道:"為什麼?"

甯次回答道:"你只需要我更加完美."

大蛇丸忽然陰柔地笑了起來,舌頭伸出來,在甯次臉頰上舔過,道:"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既然這麼坦白地告訴我你已經知道了我需要你的原因,那麼,是有什麼要求吧."

甯次忍著惡心的感覺,點頭道:"是的.我消你親自教導白忍術."

大蛇丸疑問道:"為什麼是她?你自己呢?"

甯次冷冷地道:"她比我更需要你的教導,我不同,我有寫輪眼,你只需要讓我自由地閱覽你的忍術卷軸庫就行了.別告訴我你沒有這樣的倉庫."

大蛇丸笑了起來,道:"你的胃口可真不呢.我可以答應你,但是我能得到什麼回報?"

"我的身體."

大蛇丸松開懷抱,纏在甯次和白腰間的蛇也縮回了他的子."你就真的願意把你的身體奉獻給我嗎?"

"我願不願意有什麼區別嗎?"

大蛇丸的身體開始慢慢變成土黃色,道:"真是有趣的孩子.好吧,你的要求我全都答應△天川南會帶白來見我.忍術卷軸庫你應該已經知道在哪里了吧,可別跟我你這兩個月里沒有探查過."

大蛇丸話剛完,身體就消融成了泥土.是土分身.

甯次拉著白的手,走向倉鈴,他有很多問題想問她.

倉鈴的身形搖搖晃晃,好像馬上就要倒下,她低垂著頭,額頭上滿是汗水,隱隱聽到有腳步聲接近,抬頭看去,是甯次和白兩個人.

白連忙過去扶住倉鈴,關懷地道:"你怎麼樣了?沒事吧?"

倉鈴愣了一下,忽然道:"難道……你們就……不好奇我的力量……反而問我有沒有事……"

甯次本來就要問的,聽到倉鈴這麼問,倒不好出來,于是酷酷地道:"你想的話你自然會出來,我們不想強迫你不想的事."

倉鈴眼里已經積聚了淚水,強自笑著:"謝謝……"

唰!

一道身影猛然出現,正是在宣布開始測驗後就和兩個音忍離開大廳的川南.

川南看著倉鈴,目光不帶一絲感,冷冷地道:"跟我來."

川南剛一完,就不由分地從白手里接過倉鈴,然後一陣白煙騰地冒起,兩人消失在大廳.

甯次在倉鈴消失前看向自己的時候,突然莫名地了一聲:"我們是朋友."

然後,甯次看見倉鈴帶著感動的神色,隨著川南消失了.

白轉頭看著甯次,有些擔心地道:"倉鈴她不會有事吧……"

甯次搖了搖頭,道:"應該不會有事的.倒是她剛才的表現,和普通人有些不同."

白理解錯了甯次的意思,道:"那是當然的啦,破壞那個怪人的骨頭,當然會很辛苦,才會那麼疲憊的."

甯次微微一笑,道:"我覺得她表現得那麼疲憊更像是心理上的痛苦……另外,我先前的意思是,她太容易被感動了."

"是麼?"

甯次微笑著,柔和地道:"我也只是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罷了∪回去吧,這里太髒了."

甯次得沒有錯,整個大廳到處是血肉模糊的碎肉,就像是絞肉機攪拌過一樣,空氣里也混合著濃重的血腥味.

這些可都是君麻呂那最後一招的傑作.

白點點頭,就隨著甯次向一道門走去,忽然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跟著就是一聲招呼:"請等一下."

甯次驚訝地看向跑過來的君麻呂,想不到他也會有這麼禮貌的時候,看動漫的時候一直覺得他是脾氣爛到很酷的家伙,真沒料到自己能聽到他這麼禮貌地話.

君麻呂走上前來,和甯次並肩行走,道:"不好意思,剛才打得太高興了,沒想到可能會傷到你的同伴."

君麻呂的語氣很生硬,但是看得出來他已經很努力地想得溫和一點.

甯次再次驚訝了,不由得問道:"你話怎麼變得和緩了?"

君麻呂微笑著,回答道:"因為你和那些垃圾不同,你和我一樣,也是個很棒的容器,大蛇丸大人也需要你的存在≌才的戰斗,我認同你了."

甯次無話可了,和君麻呂這個級信仰者話,他現自己簡直跟不上對方的思維.

"那就到這里吧.我先走了."

君麻呂完,身影一晃,消失了.

甯次聳了聳肩,對君麻呂這種自由至極的高來高去深表無奈,不過看來現在和君麻呂已經建立了比較良好的關系了,如果以後能夠成為朋友的話,就會有更多的好處.

甯次和白繼續向自己的房間走去,腳步聲距離大廳越來越遠.

一間幽暗的房間里,昏黃的燭光跳動著,映照出了大蛇丸蒼白的臉龐.

大蛇丸坐在椅子上,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但是站在他面前的那個音忍卻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地彎腰站著.

過了一會兒,大蛇丸才睜開了眼,開口道:"那就這樣吧.派一個確保絕對忠誠的少年,想辦法混入甯次他們中間,唯一的任務就是取得他們的信任.對了,最好挑一個長得好看點的,等到他們幾個長大點的時候,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是!"

"對了,你去問問川南,現在倉鈴的況怎麼樣了.如果有什麼現的話,就讓親自過來報告."

"是!"

大蛇丸等了一會兒,看見音忍還恭敬地站在面前,不由得微微皺眉,道:"還不快去!"

"是!"

那個笨蛋音忍一個激靈,答了一聲,腳步一錯,消失在房間里.

大蛇丸又閉上眼,陷入了思考.




上篇:對決     下篇: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