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測驗開始  
   
測驗開始

測驗開始



大廳里的人等了許久,才等到了盡頭.

只聽一聲輕響,大廳正中央冒起一團煙霧,川南的人影就在煙霧中顯現.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個頭上佩帶有音忍護額的忍者.

川南臉上依舊是溫和的笑容,推了推眼鏡,大聲道:"大家好啊♀次特別訓練開始之前大蛇丸還要進行一次測驗,看看大家是否有足夠的實力參加特別訓練.請問,大家有沒有信心?!"

所有的孩都神激動地道:"有!"

甯次不屑地撇撇嘴,這些朋友還真是容易哄.

川南一直在偷偷打量著甯次的神色,將他的表盡收眼底,但還是裝作什麼都沒有生的樣子,繼續道:"下面我來宣布一下比賽規則!這次要把在場的二百三十四個人分成兩組,一隊系黑色帶子,一隊系色帶子.兩隊互相厮殺,只能有一隊過關,另外一隊必須全部死亡.另外,即使活下來的人很多,最後的生存名額也只能有十個人.當然,少于十個人也是可以的."

川南的笑容依舊是那麼陽光燦爛,可是出來的話讓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清冷的緒籠罩了整個大廳.

川南沒有理會大家的低落緒,嘴角掛著那不合時宜的笑容,道:"站在我身後的兩位叔叔手里都有一個名冊◇邊的叔叔手里的帶子是黑色的,右邊的叔叔手里的帶子是色的.被他們報到名字的人就請自覺地到他們那里領取帶子,系在自己的頭上.對了,想要退出的人麻煩快點報告."

白聞不由得眼睛一亮,就想要舉手〓次連忙一把抓住她的手,搖了搖頭,道:"不要.會死人的."

倉鈴轉過頭來,欣賞地看了甯次一眼,嘻嘻笑道:"你果然很聰明."

他們幾個正在唧唧喳喳,旁邊已經有人舉手了.川南溫和地看著他們,道:"請想要退出的人到前面來."

稀稀拉拉地走出了十幾個人,站在了川南面前.川南微笑著指指身後的一扇門,道:"請到那里面休息."

十幾個人先後走進那扇門.然後,門關上,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大廳里的人都瞬間變了臉色.

川南笑得依舊平和,大聲道:"大家不用管他們,大蛇丸大人不需要這些廢物,他們的價值在他們選擇逃避的時候就已經消失了∏麼,現在開始進行點名了,大家一定要仔細聽好,不要漏了自己的名字哦!"

甯次沒有去鳥川南,感覺到了有一股目光在注視自己,抬頭看去,正是大蛇丸站在窗前,打量著他.

甯次連忙轉頭,逃開了大蛇丸的目光.如果是先前,他或許還會有一些和大蛇丸對視的勇氣,但是現在他必須選擇躲開,免得大蛇丸從他的眼神中現什麼事.

當初甯次在房里話的時候,並沒有想太多,直到最後的時候才靈機一動,猜到了他們的談話可能有人偷聽,就醞量了一個大膽的計謀.故意大聲想要逃離,來觀察大蛇丸的反應.

因為在甯次心里還是抱著幾分幻想,或許大蛇丸真的只是看上了自己的天賦,想要收歸其下,沒有把他作為容器的想法.在這種假設下,大蛇丸知道他想逃離的話,可能會有兩種反應.殺了他或者給他洗腦.

殺他的可能性應該是沒有的,因為既然大蛇丸可以為了招攬他去撿再不斬的刀,就明大蛇丸對他很看重,決不會因為這點事就舍得殺死他.所以,大蛇丸八成會選擇對他洗腦.

但是,現在大蛇丸既不殺他也不對他洗腦,那就明,大蛇丸絕對把他當成了備選的容器!決不會再有第二種可能性!

也就是,他現在已經不可避免地和大蛇丸站在了對立面,沒有退路.所以,他的行動必須要三思而後行,因為大蛇丸實在是個太可怕的對手!

半柱香後,點名結束.結果和倉鈴的一樣,他們五個人都是隊的人.

每個人的武器都很充足,忍包裝得滿滿的.隊在左,黑隊在右,中間是一片空曠的分界線.

另外四個求生團隊的成員都自地站在了甯次四周〓次忽然有了種荒唐的感覺,好像是在現代世界里踢足球.

川南站在角落里,右手伸出,猛地向下一揮,大聲道:"開始!"

"殺啊!──"

兩隊人馬呐喊著,像是開閘的洪水,相彙在一起.

白手一揚,幾支千本飛出,精確地射穿了幾個黑隊人的咽喉〓次手指飛變換,瞬間就完成了手印,大喝道:"水遁?水龍彈之術!"

一條水龍憑空出現,嘶吼著向前沖去,不少人都被波及,翻倒在地.

而甯次完水龍彈之後就立刻在結印了,此時又已經完成,再次大喝道:"水遁?水龍彈之術!"

又是一條水龍顯現,張牙舞爪向前撲去,又沖倒了一大片鬼.

二樓的少年看見甯次的表現,不禁驚訝地道:"好快的結印度,而且查克拉也很充沛,和那些垃圾相比,簡直就是鶴立雞群!"

大蛇丸沒有話,但是眼神中分明有了一種濃重的光彩.

甯次這一手一露,幾乎吸引了大廳里所有的少年,大家短暫的驚愕後,同時放棄了兩個隊伍的矛盾,齊心協力地沖了過來.

倉鈴氣得在甯次頭上狠敲一記,沒好氣地道:"看你還胡鬧!這下好了,成為眾矢之的了吧!"

甯次正在結印,還不了手,只好忍了,大喝道:"水分身之術!"

四個水分身應聲而現,站在幾人外面,和甯次的本體一起結印,指快得幾乎看不清楚,終于在其他人沖到身前的最後一刻完成了術,齊聲大喝道:"土遁?土流壁!"

五道泥土城牆瞬間就矗立在幾人身前,位置並不處在同一條圓上,卻相互彌補,把幾人包在了里面,沒有一點點的空隙.

要想傷到幾人只能從城牆的上面進攻或者破壞城牆,但是遺憾的是這兩種方法外面的人一個都做不到.

安全了!

處于重重保護中的幾個孩子都意識到了這個事實,不由得歡呼起來.倉鈴立刻大變臉,笑容滿面地向甯次撲了過來,嘴里叫嚷道:"甯次你果然很厲害!"

甯次一側身,躲了過去,撇了撇嘴,道:"剛才是誰在大不慚地教訓我,還敲打我柔弱的腦袋的?"

倉鈴笑容可掬地搓著手,強詞奪理道:"我不過是開個玩笑活躍一下氣氛嘛!"

甯次一扭頭,生硬地道:"道歉!"

倉鈴若無其事地擺擺手,道:"大家都是好兄弟,那麼生分干什麼?"

甯次轉過頭來,認真地看著倉鈴,道:"你究竟是男是女?"

倉鈴一副我很羞澀的樣子,臉的,故作扭捏地道:"你好討厭啊!人家明明是純粹的女孩子的嘛!"

甯次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忽然想起外面的人還在徒勞地破壞著堅固的泥土城牆,就先停了打鬧,大聲道:"大家不要白忙一場,先節省一下體力吧!反正你們沒有人能傷害到我們五個,就放棄吧!反正還有五個名額,不過黑隊是沒消的了,畢竟有我們五個無敵的隊人在這里,你們完蛋啦!隊的快點殺啊!為了那最後的五個名額!快沖啊!"

外面的喧鬧聲一下子安靜了下來,而後喊殺聲再次響起,卻沒有人在攻擊甯次造的城牆了.

甯次還唯恐天下不亂地大喊著:"隊加油!隊必勝!黑隊沒油!黑隊必敗!隊的跟我殺啊!是個爺們就給我向前沖啊!不要留!給我死命地砍!誰敢擋著你們就給我拼命地砍死他!"

倉鈴愣了半晌之後,終于羞著臉,委婉地出了另外四個人的共同心聲:"你好壞……"

大蛇丸看著那五道堅實的鐵壁城牆,興奮地舔著嘴唇,不住地著:"不錯,不錯,果然不錯……"

大蛇丸旁邊的少年目光中湧現了好強的光芒,轉頭希冀地看著大蛇丸,道:"大蛇丸大人,能否讓我和他較量一下?我很好奇,他的力量究竟到了哪種程度……"

大蛇丸笑了,柔和地道:"去吧,不過要點到即止,不要玩得太過火哦."

"我明白的."

少年點頭回答了一句,唰地一聲就消失了.一般人只能看見那一刹那閃過一道模糊的人影,一縱即逝.




上篇:倉鈴     下篇:君麻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