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倉鈴  
   
倉鈴

倉鈴



又是幾天過去,大蛇丸回來的日子終于到了.

空曠的大廳終于熱鬧起來了,數不清的少年們聚集在大廳里,興高采烈地討論著即將到來的特別訓練.

甯次和白站在角落里,並沒有別的孩子那麼高興〓次很了解大蛇丸的作風,那所謂的特別訓練絕對是非常殘酷的.

甯次正在思考這訓練究竟會是什麼內容的時候,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次心中一跳,苦無暗暗藏在子里,轉身看去,是一個大約六七歲的女孩,正笑嘻嘻地打量著自己.

"恩?你有什麼事麼?"

女孩沒有回答甯次的話,自顧自地道:"你就是其他人的日向甯次吧?看見你的白色眼睛就知道了."

甯次微微皺眉,問道:"我就是甯次,你有什麼事嗎?"

"嘻嘻,我知道這次特別訓練的內容,特地來告訴你的."

"為什麼?為什麼要告訴我?"

女孩把頭微微後仰,目光中閃動著奇怪的光芒,道:"因為你足夠強大."

甯次聽得一頭霧水,疑問道:"什麼意思?"

女孩豎起食指,輕輕搖晃道:"同時擁有寫輪眼和白眼,查克拉非常充沛,土遁和水遁都非常熟悉,無論是頭腦還是身體素質都非臭銳,這樣的人可比其他那些廢物強多了."

甯次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凝重,心里湧現了殺機,緩緩道:"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的?"

女孩眼睛一眨一眨的,道:"如果我連這點事都無法知道的話,又如何能了解到這次特別訓練的內容呢?"

"得也是∏麼,把你想的話都出來吧."

女孩壓低了聲音,把腦袋湊過來,聲道:"這次特別訓練開始之前,會有一個可怕的測驗,就是要將這里的所有的少年分成兩隊,一隊系上色的帶子,一隊系上黑色的帶子,相互殘殺."

甯次臉色大變,急促地道:"難道能夠只能夠有一個隊伍活下來嗎?"

女孩的臉色也變得凝重,道:"不僅如此℃正的規則是,能夠活下來的人必須是同一個隊伍的人∥時,人數必須于或者等于十.不過幸運的是,兩隊人的名額已經確定了,正巧被我知道了.我們會是同一隊里的人."

甯次愣了半晌,忽然一拳捶在牆上,恨聲道:"***夠狠!"

大蛇丸的規則制定得簡直就是極品.在場的孩,起碼有兩百多號人.兩隊厮殺的話,勝利的一隊活下來的人絕對會過十個人,到時候就必須和剛剛還是同伴的人爭奪那十個人的名額.

這些看起來已經夠殘酷了,可是剝開表皮就會現更可怕的事.當規則宣布的時候,大家一定都會明白最後難免和同伴爭搶幸存名額的事實♀樣一來,即使是和另一隊拼命的時候,也要互相提防,以免被自己的人捅了黑刀子.因為表現太出色的話,就會成為別人的障礙,變成眾矢之的.

這麼一來,就會出現這麼一個局面:所有人都是敵人!

此刻甯次也明白了女孩的打算,一個人單打獨斗難免馬失前蹄,所以想在測驗開始前拉攏幾個可靠的同伴,到時候好互相照顧,反正名額又不是只有一個,不用擔心會反水.

甯次略微笑了一下,道:"那好吧,我們合作,一起去搶名額.對了,你的名字是什麼?"

女孩手指在鼻子上擦了一下,裝酷道:"我叫倉鈴,也是個很厲害的忍者."

倉鈴話一完,揚起右手,向遠處招了招手,甯次好奇地看去,有兩個男孩子瞧見倉鈴的手勢後就跑了過來.

甯次微微苦笑,這女孩還真是不簡單啊,短短一會兒就拉攏了兩伙人.

新加入的兩個男孩子一個叫甲,一個叫乙,一看就知道是兩個龍套級別的配角.

到此為止,為了生存而暫時成立的團隊,全員到齊.成員分別是日向甯次,水無月白,麻木倉鈴,丙甲,丁乙.

大廳的第二層中的一間房間中,大蛇丸站在窗前,饒有興致地打量著甯次.他的右邊站著一位少年,面色蒼白,神傲慢,額頭上還有著兩點朱砂.他的左邊站著的就是川南.

川南微笑著,輕聲道:"大蛇丸大人,我有個建議.何不把甯次和白分到兩個隊伍?那樣一定會很有趣.而且,忍者本來就是要拋棄感的,如果甯次心里有白這個羈絆的話,以後恐怕難以成為一個真正的忍者."

大蛇丸陰邪地笑著,道:"你還記得你向我稟報的事吧,甯次根本就不打算投靠我.而且,在我帶他回來的那天晚上,他曾經把我支開.我為了知道他和白想什麼就假裝被他支開,但是我留下的土分身卻讓我知道了他的話."

大蛇丸到這里,有些興奮地舔了舔嘴唇,接著道:"那可真是個讓人不爽的消息呀,他是永遠都不會真心歸屬我的∏麼,把他當成一個假想敵的話,就應該留著他的這個弱點,以後或許還可以利用那個白來控制他呢.而且,白那個孩子我也非巢歡,她的價值應該可以更大的.怎麼可以輕易浪費呢?"

川南依舊是不變的笑容,繼續道:"可是白好像也非常依戀甯次,她未必會聽我們的話啊."

大蛇丸又伸出了長長的舌頭,在下巴上舔了個來回,回答道:"女忍者和男忍者最大的不同就是她們對愛更加的瘋狂,如果在我的手下里找個足夠優秀的人去的話,或許可以很輕松地控制她."

川南對大蛇丸的這個餿主意啞然失笑,搖了搖頭,道:"那麼,既然甯次不願歸順大人──而且他是個男的──是不是要殺掉他或者給他洗腦呢?"

大蛇丸搖搖頭,道:"不需要.因為甯次對我是否忠誠對我來根本就無所謂,我在乎的是他的身體,是否足夠完美."

站在大蛇丸身旁的少年聽到這句話是忽然瞳孔猛地收縮,開口道:"難道大人打算把他也列為容器的後備人選?"

大蛇丸聞點點頭,親呢地摸摸少年的臉頰,道:"是的.因為他的身體和你的一樣,非酬美."

"是麼?"

少年的目光完全聚焦在甯次身上,微笑起來,道:"恭喜大人又找到了一具很棒的身體!"

大蛇丸笑了,摸摸少年的頭,道:"真是好孩子."

川南看看沒什麼好的,于是稟告道:"既然如此,屬下告退!"

大蛇丸頭也不回,道:"去吧……不,等一下!"

"恩?大人還有什麼吩咐嗎?"

大蛇丸轉過頭來,看著川南,鄭重地道:"記住,和甯次相處的時候一定要心一點,他的智慧已經過了你,別一不留神就中了他的陷阱."

川南驚異地睜大了雙眼,道:"他……有這麼厲害嗎?"

大蛇丸忽然低聲笑了起來,道:"你還記得跟我過的甯次想要逃離的事嗎?那不過是他故意給你聽的."

川南詫異地道:"不會吧!屬下的能力大人應該清楚,怎麼會被他現呢?"

"他沒有現你,但是他猜出了門外有人偷聽."

"那他為什麼要那些話呢,尤其是最後還那麼大聲地要逃離,這對他並沒有好處啊!"

大蛇丸目光轉冷,道:"不,他這是對我的試探."

"試探?"

"沒錯,他非常的了解我.那些話只是等待我作何反應,然後再分析我的心思罷了."

"可是,這不是太握了嗎?而且也應該分析不出來什麼的."

大蛇丸已經有點不耐煩了,道:"我過他對我非常了解,已經到了一種很可怕的程度.他對我的試探根本是你無法明白的,你只需要知道以後和他相處的時候要多加心就是了.對了,倉鈴現在的況如何?"

川南明白大蛇丸已經不想在甯次的話題上多談,于是也不再問,恭敬地回答道"大人是那個試驗體嗎?……她現在的況很穩定,那兩種基因已經漸漸平緩下來了,也許不久之後就可以實現融合.不過,現在需要封印她他那種特別能力嗎?放任不管的話,據點里的機密她都可以探查到♀樣可不好."

大蛇丸搖頭道:"不用.她的事你不要擅做主張,給我如實地觀察她的況就可以了."

川南猛地點頭,道:"是!"

"去吧."

大蛇丸下令後,川南的腳下騰地冒起一股白霧,離開了.




上篇:修行     下篇:測驗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