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火影之日向甯次 修行  
   
修行

修行



陽光筆直地穿透茂密的森林,在地上投下斑駁的光影.

甯次和白跟在大蛇丸身後,平穩地走在森林中.已經跋涉了三天,而大蛇丸的據點還不知道在哪里.

走了許久,三人終于走到了森林的盡頭,面前的視野豁然開闊.

那是一片長滿青草的空地,空地正中央孤零零地立著一座圓形碉堡,長滿了青苔,看上去好像荒蕪已久.

大蛇丸率先走了過去,膝蓋以下的部位全部掩蓋在了長勢洶湧的青草中,慢慢地移向了碉堡,簡短地解釋道:"我的據點在碉堡的土地下面."

甯次打量著這片空地,如此高而且密集的青草非常適合埋伏,再加上秘密據點藏在堡壘的地下,雖然在原著中沒有見過,但是也不得不承認這里是個易守難攻的好地方.

兩人緊緊隨著大蛇丸的身影,走向了碉堡.

碉堡的入口非沉,只能容納一個人通過,大蛇丸率先走了進去,取出了碉堡里的一塊磚頭.然後,碉堡的中心忽然響起轟隆的聲音,一道圓形開口慢慢出現.

大蛇丸把磚頭放回原處,走到了開口邊,一個縱身跳了下去〓次二人緊隨其後,也跳了進去.

過了一會兒,開口又慢慢閉合,恢複原狀.

跳下去之後,甯次立刻環顧周圍的環境♀里是一個非常空曠的圓形大廳,四周到處是一個個門,偶爾有人從門里出來,看見大蛇丸之後略微行禮,又走進了其他的門.

大蛇丸下來後就開始結印,最後猛地固定住了,隨後三人面前的空氣忽然騰地冒起一團白色的煙霧,一個人影在霧氣中顯現出來,跪在地上,尊敬地道:"大蛇丸大人,您找我來,有什麼吩咐嗎?"

大蛇丸自顧自地向前走去,道:"他們兩個是新加入的成員,帶他們熟悉一下環境."

來人聞立刻點頭,鏗鏘有力地道:"是!屬下領命!"

大蛇丸走了一段路後忽然停了下來,回過頭來看著甯次,道:"差點忘了,你們兩個有兩個月的自主修行時間♀段時間我會有事出去,你們的一切問題都由川南負責.另外,你們最好抓緊時間努力提升自己的力量,因為兩個月後我回來的時候會對所有的孩子進行特別訓練,如果大意的話,可是會死人的喲."

大蛇丸完就繼續走著,進了一扇門里面.

此刻大蛇丸叫來的人才站起身來,露出一張帶著溫和笑容的臉,帶著眼鏡,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眼鏡男微笑著,推推眼鏡,道:"我叫川南,這兩個月你們的生活起居都將由我負責,現在跟我來吧,我帶你們去為你們准備的房間."

甯次點點頭,帶著白跟著川南走進左手邊的一扇門,門里面是一條狹窄的通道,通道兩邊是一個個房間,而通道盡頭的兩間房間就屬于甯次和白.

川南交代完一些事後就騰地消失了,甯次連忙迫不及待地把白帶到自己的房間.

房間非常簡陋,沒有一點裝飾〓次盤膝做在床上,招呼白也過來坐了,面色凝重地道:"現在我們必須要好好規劃一下,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因為我們必須要在兩年之後逃離這里."

白聽得一愣,問道:"為什麼?"

這個問題甯次可沒辦法解答,他之所以決定兩年之後逃離是因為他估算出了大蛇丸轉生之術還需要兩年才能施展.因為原著中的甯次十二歲畢業,十三歲參加中忍考試,大蛇丸在中忍考試後不久就進行了一次轉生之術〓次現在五歲,離那次轉生距隔八年,根據轉生之術隔三年施展一次來計算,早于八年且距八年前最近的施展的轉生之術的時間是九年,就是大蛇丸應該是在現在的一年前施展過轉生之術.也就是甯次最多只有兩年時間,或許連兩年都不到,因為大蛇丸的轉生並不是每三年就必須要進行一次的≤之,時間緊迫.

甯次必須在大蛇丸下一次轉生前逃離這里,對大蛇丸非常了解的他很清楚,大蛇丸願意不嫌麻煩地把他招攬過來,一定是看上了自己的身體°不好自己和霧隱追殺部隊的人交戰的過程都被他看見了,他應該是看上了自己寫輪眼和白眼兼備的特質了.也難怪他會動心,這素質,連佐助都失色不少.

甯次的這些理由不好跟白明,于是道:"我過了這個人非常握,現在我們對他而就是兩個有趣的玩具,時間長了,他玩膩了,我們也就完了."

白露出擔憂的神色,焦慮地道:"既然這麼握,那我們現在就趕快逃走吧!"

甯次緩緩地搖搖頭,無奈地道:"不行!我們現在根本就不具備逃跑的實力,一旦被現只會使以後逃跑的成功率降低,而且,我們對這附近的一切都不了解,路線啊什麼的都一無所知."

白用食指抵著嘴唇,憂慮地道:"那該怎麼辦呢?"

甯次深吸一口氣,大聲道:"就如大蛇丸所,我們要修行!一定要趕快獲得更強大的力量,增加以後逃離的資本!"

房間外面,川南正靜靜地靠在門上,傾聽著兩人的談話,直到此刻才微微笑了起來,推了推眼鏡,低聲地自自語:"原來如此,是想要逃離啊.看來要趕快稟報大蛇丸大人才行呢."

騰地一聲,川南變成一片白煙,消失了.

時間飛變換,距離抵達秘密據點的那天已經過了將近兩個月〓次當時和白在房間里制定好了修行的路線,所有的時間都在川南的指導下修煉.川南也非常盡心盡力,一直寸步不離地守在兩人身邊.

也多虧了川南的帶領,甯次和白對秘密據點已經很熟悉了,不會再出現走錯門或者找不到路的況.

碉堡外的那片樹林還是像往城般繁茂,忽然一聲大喝傳來:"土遁?土流壁!"

轟隆一聲,林子里響起一聲巨響,受到驚嚇的鳥成群地飛上天空.

林子中央,是甯次的身影,滿身都是劃痕,正大口大口地喘氣,猩的雙眼看著眼前的高大的泥土城牆,充滿了喜悅,而後微微抬頭,等了一會兒,道:"大約是二十九只."

川南的身影出現在一棵枝葉繁茂的樹上,微微笑著,道:"不,我數過了,有四十六只.不過甯次你還真是個容易讓人嫉妒的天才,同時具備水,土,雷三種性質的查克拉不,成長的度還真是驚人."

"是麼?"

甯次淡淡地回了兩個字,額角的青筋慢慢消退,眼瞳也恢複了正常的色彩,擦了擦頭上的汗,道:"我們去看看白修行得怎麼樣了,好麼?"

川南推了推眼鏡,微笑道:"有我的分身照顧,不會有事的."

甯次扭一扭頭,酷酷地道:"你不去的話我去."

川南還沒來得及表態,甯次就已經飛身躍上了一棵樹,向前快飛躍.川南無奈地搖搖頭,連忙跟了上去.

數不清的草人藏在各個角落,有的在樹後,有的伏在地上,還有的大大咧咧地站在空地上.

白站在地上,手里緊握著千本,上下左右觀察著所有的敵人,過了半晌,白終于開始了行動,一聲低喝:"水遁?水分身之術!"

五個分身瞬間出現,抄起千本各自奔向了前方,而白的真身則向上一躍,手中的千本准確地刺穿了狀似想要偷襲的草人的喉部.與此同時,左右兩邊的機關被觸動,幾支苦無射向了白.

白一縱身,向下跳去,兩邊也蕩來了兩個草人,身上紮滿了苦無,尖刃向外.白一扭身,兩支千本向兩邊射去,正巧刺穿了系著草人脖子的細繩,兩個草人就筆直地掉了下去.

白也隨後落下,眼角瞥見兩只草人身上貼的爆炸符正在嘶嘶燃燒,腳尖一點,飛快地抽身退開.

轟!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火光四射,白退開爆炸區後剛剛站定,就現身後傳來幾聲苦無破空的響聲.

白毫不驚慌,腳尖一點,身子拔地而起,躲過苦無的攻擊.

上方忽然投下一片陰影,原來是一個草人,被繩子吊著,撞了下來.

白右手上揚,手中的千本飛出,刺中草人的胸膛,將它硬生生地推了上去.趁著草人飛回上面的空檔,白已經穩穩地落到了地上.

五個分身也完成了任務,紛紛消失.

"不錯!真厲害啊!"

頭頂上方響起掌聲,正是川南的分身,微笑著,友好地看著白.

咄!咄!

白的身後忽然響起兩聲輕響,是甯次和川南的真身來了.

甯次看見白,才流露出笑意,道:"白,今天就到這里吧.事的幾天都拿來休息吧,也要留點氣力准備特別訓練才行."

白淡淡地笑著,點點頭,柔聲道:"恩."

"那就一起回去吧."

"好的."

幾聲輕響後,林子里又恢複了寂靜.




上篇:跟著大蛇丸混飯吃     下篇:倉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