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第二十九章 試探  
   
第二十九章 試探



“我也要去。”

“不行,你老老實實地呆在這里。”

“我要去!”

“我說了不行,不要讓我說第三次。”

“可是你答應過我,我可以參加所有的政治、軍事會議。”

艾薇眼睛睜得大大地,微微仰視,絲毫沒有懼意地看著眼前的拉美西斯。自從那天起,拉美西斯便讓艾薇住回原來的寢宮了。舍普特說得好,就算沒那個事,拉美西斯一樣會讓艾薇回去的,“不管陛下怎樣對您,他心里一定是掛記您、疼惜您的。”就這樣,艾薇輕易地就從冷宮里出來了,就好像當初他輕易地就將她關進去時一樣。她有的時候也搞不清楚,比非圖雖然一天到晚都是一幅沒有表情的表情,但是骨子里卻善變得令人措手不及,難以捉摸。尤其是對她,往往剛剛還溫柔得令人感動,下一秒卻就讓人不知道在想什麼,這次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明明之前答應過自己,結果遇到真正令人興奮的大事件,反而就要獨斷獨行不認賬。所以她或許要不停地、善意地提醒他,才能讓他不會忘記自己說過的話。

他們坐在一張露天的石桌旁,上面擺著各種琳琅滿目的食物、水果、酒,四周是青蔥的樹木,眼前不遠便是荷花池,炙熱的風吹過來,便會把陣陣清香和著沙土的氣味送過來,中和了令人煩悶的炎熱。今日本法老宴請艾薇以及她身邊親信的人,結果中途侍者過來報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消息,這就使這兩個人上演了剛才的那出唇槍舌戰。

旁邊的禮塔赫、布卡、舍普特以及一干侍從看著二人對峙的樣子,心里覺得好笑但是又不敢笑。法老冷漠的臉本身就叫人退避三舍,而奈菲爾塔利理直氣壯的樣子又好像隨時會爆發,幾個人交換了一下眼神,決定假裝什麼都沒看到,低著頭,一聲不吭。

拉美西斯看著艾薇,臉上一幅哭笑不得的神情。艾薇則是堅定地看向他,水藍色的眼眸里絲毫看不到任何猶豫和可商量的余地。他終于微微歎了口氣,帶著幾分解釋感覺地說,“我答應過你的事情,我都會做到,舍普特我沒有怪罪,布卡也給你叫回來了。但是這次僅僅是一個赫梯使者求見而已,不算是什麼政治、軍事會議,所以你沒有必要參加。”

“當然算是!”艾薇堅定地看著他,自己覺得有著十分正當的理由,但是于其他人看來,她就好像在撒嬌的小孩子,堅持地要著什麼糖果。“你知道我為什麼堅持要參加。”

拉美西斯瞥了她一眼,心中暗暗地歎了口氣,然後面色就又恢複了常日的冷漠。“我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

你!艾薇心中暗暗詛咒了一句。居然可以這樣大言不慚,明明全都知道的!她想爆發,可是余光卻瞄到了一旁微笑的禮塔赫,張開一半的嘴就又那麼硬生生地合上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布卡、舍普特,我們走。”

布卡和舍普特愣了一下,面面相覷了一番。這可是法老的宴請,說走就走太不給面子了吧。艾薇見兩個人不動,什麼都沒說,帶著幾分氣急敗壞,忿忿地一跺腳,轉身就走了。二人抬頭看了看拉美西斯,他冰冷的眼神里竟然展露了一絲笑意,他微微頷首,二人連忙拜跪,然後便朝艾薇離開的方向追去了。

看著幾個人的身影漸漸在遠方消逝,拉美西斯輕輕地揮了一下手,周圍的侍從便會意地一禮,准備離開。禮塔赫正躬著身子往後退,卻被拉美西斯叫住了,“禮塔赫,你先別走。我有話想說。”

禮塔赫頓了一下,便又走了回來,畢恭畢敬地站到了拉美西斯身邊。過了那麼一會兒,荷花池邊上就只有二人了。拉美西斯遲遲不開口說話,禮塔赫就一直面帶微笑,不冷不熱地看著他。熱風微微吹過,樹葉便隨之響動,拉美西斯望著池中的荷花,淡淡地開口了,“坐。”

禮塔赫一點頭,“不敢。”

“客氣什麼。”拉美西斯看向他,“你跟著我也有十年了吧?”

“是的,陛下。”

“十年了……”拉美西斯輕輕地歎到,語氣中卻聽不到半絲情感,他沉默了半晌,話鋒突然一轉,“孟圖斯就要回來了,你知道嗎?”

“是的,陛下。”

“孟圖斯和你都跟隨了我十年有余,你們是我忠實的部下,也是我信任的朋友。孟圖斯這次大戰有功,我一直想找一個方法答謝他。”

“陛下,可以加封孟圖斯將軍為五大軍團的總督。”

拉美西斯微微搖頭,“這種加官進爵不是孟圖斯喜歡的……我倒是覺得,他如今也二十有七,是否應該賜他一位合適的妻子呢?”

禮塔赫仍然微笑著,“是的,陛下,不知道陛下想把哪位公主或者重臣的女兒許他呢?”

拉美西斯掃了禮塔赫一眼,“公主……我心中還沒有合適的人選,重臣的女兒和孟圖斯結婚,不是那麼妥當,我倒是想我手里正好有個非常理想的女人。”

禮塔赫微微一震,“您是說……”

“那個赫梯的公主,名義上雖然是我的妃子,但是大家都知道我從來沒有碰過她,現在我又擁有了奈菲爾塔利,她也就顯得更加多余了起來。她長相漂亮,這兩年也安分了不少,我就把她賞給孟圖斯做偏房吧,你覺得……如何呢?”

語畢,禮塔赫臉上那溫和的笑容驟然凝結了,就仿佛被定住了一樣,他愣愣地看著拉美西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拉美西斯故作不留意,拿起一粒葡萄放入嘴中,用余光掃了一下禮塔赫。“我在問你的意見。”

禮塔赫平靜如流水的臉上終于出現了慌亂的神色,他呼吸困難一般地將頭低了下來,“卑、卑職覺得……這個……恐、恐怕不妥吧。”

“為什麼不妥。”

“畢竟、馬特浩妮潔茹王妃是您的第一個妃子……”

“又怎麼樣?世人都知道我從未寵幸過她,況且賞賜個偏妃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但是……是先王指婚給您的……”

“哼,”拉美西斯冷哼一聲,“父王指婚無數,我一樣一一拒絕,況且,現在的法老是我。”

“但是……您……有沒有考慮過王妃的心情……”尾音消失在口中,利塔赫撇過頭去,眼神中隱著淡淡的哀傷。“我是說,您有沒有考慮過孟圖斯將軍的心情。”

拉美西斯冷冷地說,“馬特浩妮潔茹是敵國的公主,轉嫁給埃及的將領不是對她最大的侮辱嗎?這也是當年父王把她指給我的初衷之一。況且能納赫梯王國最美麗的第十七公主為偏房,孟圖斯也應該會很開心吧。”

禮塔赫的手慢慢握緊了起來,他死死地看著地面,不再說話。

拉美西斯揮了揮手,“好了,你下去吧。赫梯的使者就到了,我會叫馬特浩妮潔茹一起參加,算是讓她見一見鄉人吧。”

“……是。”

禮塔赫慢慢地、恭敬地退了下去,拉美西斯望著他漸行漸遠的身影,冷漠的臉上看不到一絲情緒波動。

“來人,叫馬特浩妮潔茹准備接見赫梯使者。”

*

“不讓我去,我難道就真不去了!”艾薇回到房間,把一頂假發往頭上戴。“喬裝這招雖然老土,但是卻百戰百勝,今天我就非要大搖大擺地去參加這個什麼赫梯使者晉見。”

“殿下、殿下我求求您了,別再讓陛下生氣了。”舍普特幾乎快哭了出來,“上次陛下雖然沒有加罪與您,但是他心里已經很埋怨舍普特沒有好好照顧您了。拜托您,這次就呆在宮里吧。”

艾薇把短短的假發緊了緊,“上次那個太好辨認了,這次我一定會讓人不能看出半絲破綻。”

“艾微,我陪你去。”布卡倒是了解了她的脾性,也不勸她,只要是順著她,幫助她,多少就能報答她把自己救回皇宮的恩情吧。

舍普特小小不滿地瞪了布卡一下,又轉向艾薇,“殿下,求求您別去了。”

艾薇轉身,沖著二人堅定說,“我要去,而且我要一個人去,有布卡陪太容易被認出來了。我要換衣服了,你們出去吧。”

二人對視一眼,又看了看艾薇一幅下了“逐客令”的臉,只好不情不願地慢慢退了出去。大門關上了。布卡在門口穩穩地站著,一語不發,舍普特則是揉搓著雙手,焦急地走來走去。過了那麼一會,布卡懶懶地開口了,“別晃晃悠悠的了,艾微決定的事情,你見她改過麼。”

舍普特一聽,怒氣沖沖地站到了布卡的眼前,十分不滿地說,“你不能這樣,如果奈菲爾塔利殿下出了什麼岔子,你是絕對負不起這責任的!”

布卡不以為然地撇撇嘴,“怎麼啦,既然她無論如何都要去,與其費盡心思阻止她,不如好好保護她,你這個小姑娘。”

舍普特的臉一下子漲紅起來,然後又由紅色逐漸轉變為了些微的青色。她忿忿地睜大眼睛,狠狠地看著布卡,全部的不滿都寫在了臉上。而布卡卻只覺得眼前的小姑娘很可愛、好笑,他看著她,眼中帶有了那麼一絲輕微的不屑,而舍普特恰恰被這種不屑所激怒了。正當她要開口與布卡理論的時候,艾薇的房門猛然地打開了。

那一刻布卡和舍普特都不說話了,呆呆地看著艾薇。她頭戴一頂黑色的短假發,但是卻有著一副恰到好處的長劉海,正好把那雙美麗的水藍色雙眼擋住;她穿著一身男孩子的裝束,好像宮中常見的侍從,手里還拿了幾棵青蔥的植物;最為可笑的是,她居然還往臉上和手臂上抹了一些奇異的塗料,炭色的肌膚,令她乍一看還真的好像一個埃及的少年。

“黝黑噴霧沒了,我就用你們的塗料代替了,如何?是不是改頭換面了?”艾薇有幾分得意。

舍普特佩服地點點頭,布卡卻上前兩步,幫她把扣歪的腰帶弄好,“是看不太出來,但其實和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差不多,法老一定一眼就能看出來是你。”

“那怎麼辦啊?”艾薇歪頭想了想,很快,心中就有了主意。“對啦!既然一眼就能看出來,我就不讓他看到我就好啦!”

這次輪到布卡不明白了,艾薇卻不給他迷惑的時間,直接沖他擺擺手,“快,跟我來。舍普特,你也來。”

*

艾薇的策略其實很簡單,她要站在拉美西斯身後,這樣他就不容易發現她。于是她便讓舍普特與法老座位後面舉著大型羽毛扇的男童交涉,由艾薇站這個位子。這樣,只要在會晤前站上去,乖乖地不動,法老是很難注意到的,沒有人會關心自己身後站著的人長相為何的。況且這個侍從本來就很難被注意到,艾薇的裝束又很具有隱蔽性,即使是拉美西斯,一眼也是很難辨認出來的。

“這個扇子挺沉的,你拿得住嗎?”布卡略帶調侃地說著,雙手抱胸地看著艾薇瘦小的身材和高大的羽毛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奈菲爾塔利殿下,我們、我們還是快回去吧。”舍普特不安地四處巡視了一下,“我真得很怕陛下會發現……”

“怕什麼,陛下不可能會對艾微怎麼樣的。”

“但、但是……”

“好啦!”艾薇喝停了二人的爭執,“你們都快走吧,赫梯使者就來了。乖乖地呆回房間,有人問起就說我睡了,這樣誰都不會被發現。”

布卡和舍普特無奈地對望了一下,兩個人好像都有所不甘,在艾薇的再三催促之下,才終于不情不願地走了。“真是頭疼……”艾薇呼了口氣,水色的雙眼漸漸染上幾分冰冷的神色。這次赫梯使者過來是為了什麼呢,試探?接頭?還是……暗殺?想到這里,她下意識地握了握藏在衣服里的防狼噴霧和S&W38手槍。不管是什麼她都要保護法老拉美西斯二世,保護……比非圖。

過了一會,廳里陸陸續續過來了幾個臣子,畢恭畢敬地在大廳兩旁站好了。又過了一會,就遠遠地聽傳令兵喊道:“赫梯使者到———”

終于來了。艾薇連忙打起精神,站直身體,扶好羽毛扇,等著赫梯的使者走進大廳。

上篇:第二十八章 危機暗湧     下篇:第三十章 圖窮匕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