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布卡吹了一聲口哨,尖銳的聲音響徹云霄,不遠處一只鷹慢慢地飛了過來,在他頭頂盤旋了幾圈,輕輕地落在他結實的左臂上。

“做的好,路!給你肉吃。”布卡從隨身的布袋里拿出一塊帶有血絲的鮮肉,遞給手臂上威風凜凜的鷹。路低下頭,把布卡遞給它的肉叼到嘴里。

少年布卡今年十七歲,有著健康少年所應擁有的結實的身體、麥色的皮膚。鮮紅的短發好像要燃燒起來的火焰一樣,與天空金燦燦的太陽遙相呼應。路是一只十八個月大的鷹,豐厚亮麗的棕色翎毛,深邃暗灰的炯炯雙目。在湛藍的天空,路張開雙翅,就好像一只高高飄起的風箏,但卻氣勢昂揚。路是布卡最好的朋友,由他親手馴服,由他親手養大。他們的關系就好像兄弟。

路從布卡的左臂上飛落到地面上,慢條斯理地享用著布卡遞給它的美味午餐,布卡則把身後的背袋扔到腳下金色的沙漠之上,坐在上面,把左手的布帶解開,重新纏繞一次。突然,他身邊的路停止了進餐,充滿警覺地抬起頭,望向了另一個方向。

“怎麼了,路?”

路沒有理會自己的主人,叼著肉,沖著一個方向死死地看著。

布卡也隨著它把頭轉了過去,突然,那個沙漠的盡頭,亮起了耀目的金光,幾乎比太陽還要強烈的光輝。布卡反射性地閉起雙眼,用手臂快速地擋住那刺眼的光芒。路則好像受到了驚嚇,松開了口中的肉,警戒地向主人前面飛了一點。

過了片刻,布卡感到周圍的光線恢複到了正常水平,他才慢慢地將手臂放了下來,睜開雙眼。沙漠平靜得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路,我們去看看。”布卡站起來,從背袋里拿出一把彎刀。“不要怕,我們一起過去。”

路輕輕地飛起來,飛到主人的前面去了。

布卡笑了,“好樣的,路!”他也加快腳步,往剛才耀眼光芒的起源地跑過去。

大約往前前行了五分鍾,布卡遠遠地看到了沙地上伏著一個什麼東西,路在那個東西上方不遠處,緩緩地盤旋著。再往前靠近一些,布卡看出那好像是一個人。迷路的旅人嗎?布卡匆匆地往前趕了幾步,走到了昏迷的人的身邊。

是一個長相俊美的少年!年齡恐怕要比自己還小,小麥色的肌膚,黑亮的短發,瘦弱的臂膀,但是看這面目輪廓,卻很是像外國人。

“搞不好,是赫梯人呢……”布卡把彎刀放到身旁,拿出了水袋。他輕輕地扶起少年,將他的頭靠在自己的臂膀上。“哦,真輕,這麼瘦弱,在這種地方容易死掉呢。”他將水袋擰開,打開少年的嘴,緩緩地往里面倒水。

突然少年咳了一下。布卡沒有注意到,還繼續地往里灌水。

少年劇烈地咳了起來,身體猛烈地顫抖著,倏地張開了雙眼。布卡看到了,那是一雙水藍色的美麗眼睛,就好像天空一般透徹的顏色。

“呼……差點被嗆死。”好容易停止了抽搐,少年大力地吸了一口氣,美麗的雙眼對上了布卡的眼睛。那一刻,少年條件反射一般突然坐起來,額頭一下子碰上了布卡的下巴,差點把布卡的眼淚撞下來,頭頂上的路警戒地叫了一聲,布卡慌忙沖天上擺擺手。

“你干什麼!靠這麼近!”少年捂著自己的額頭,凶巴巴地說。布卡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明明是他撞了自己的下巴,反而惡人先告狀了一把。少年卻並不理會布卡的心思,反而在左顧右盼地尋找著什麼東西。

“路!”布卡站起來,呼喚自己的親密摯友,路滑翔下來,停到了布卡的肩膀上–因為布卡左臂還沒有纏好布帶。布卡把彎刀插到背後,沿來路往回走去,不再理會身後的少年。

“喂,你等等!”

身後卻傳來不客氣地叫聲,布卡無奈地轉過身去,看到俊美的少年抱著形狀奇特的背袋向他跑過來。他這才仔細打量了他一下,奇怪的不僅是他的背袋,還有他的穿著!那種淺藍泛白的褲子,邊上都磨破出現了白線的痕跡,還有鞋,怎麼看起來那麼重,上面還綁著好多帶子,能穿舒服嗎?

“拜托你、你等等,我有事情想請教你。”少年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布卡不禁有些鄙視地笑了,跑這麼兩步路,就這樣氣喘籲籲。

“什麼事啊。”布卡不由得擺起了一絲架子,連路都更加昂首挺胸了起來。

“請問知不知道比非圖現在怎麼樣?他現在是王子還是已經當了法老?”

什麼什麼什麼?布卡楞了一下,完全不知道這個少年在說什麼。

“比非圖啊!你不知道?……哦,對了。”少年思忖了一下,“我說錯了,我是說拉美西斯,拉美西斯二世,繼位了嗎?”

還以為什麼大事,瘋瘋癲癲的,在沙漠里迷路了一點都不著急,爬起來第一件事就問這種沒水平的問題。布卡白了少年一眼。

“拜托你,快告訴我啊!還是他已經……已經死……”

“呸呸呸!”布卡大聲地打斷少年的話,“你才死了呢,新王三天前剛繼位!你到底是從什麼鳥不生蛋的小國家來的啊,這種事你都不知道。”

“呼……太好了!”艾薇松了一口氣,臉上浮現了一絲笑容,趕上了!上天真是待她不薄。本以為胡亂地戴上手鐲,不知道又會把她送去哪里呢!賭這樣一次是對的!

布卡看著他一會著急一會開心的樣子,覺得很有趣,于是沒有立刻轉身走開,反而面對著他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說,“我,叫布卡,是西塔特村村長的兒子。你是誰?”

“西塔特村?”

“問你呢,叫什麼名字。”

“噢,我叫艾……艾微。”

“嗯?艾微?這麼古怪的名字,你是哪國人啊?”

“英國人啊,西塔特村在哪里?在埃及嗎?”

英國是什麼鬼地方,布卡感覺完全沒法和艾微交流,連西塔特村都不知道,看來真是個鄉巴佬!

“你快告訴我啊!是不是埃及,離開底比斯還有多遠?我要去底比斯,我要去拉美西斯二世所在的城市!”艾薇拉住布卡的手臂,語氣焦急而迫切地說著。快!她要快些見到比非圖,她這次回來的目的是讓他逃離死亡的劫數,不能耽誤一分一秒阿!

“別晃我的手臂啊!”布卡把手抽回來,卻不知為何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一個大男孩感覺和女人一樣!這里呢,是埃及和利比亞接壤的地方,吉薩附近,吉薩你總知道吧?”

很耳熟的地名,好像在哪里聽到過,但是想不起來了。艾薇沒有說話,布卡就繼續說了下去。

“西塔特村是吉薩自治區域內最大的也是最繁華的村落。”布卡驕傲地說道。“你要去的底比斯離開這里很遠,就你這體格,徒步走怎樣也要數月。但是如果你想拜見法老,你就太幸運了,他恰好在孟菲斯的宮殿,十幾天的行程就到了。不過估計法老才不會見你這種鄉巴佬。”

“十幾天的行程……要、要怎樣走才能走到呢?”艾薇連忙問。藍色的眼睛熱切地看著布卡。布卡長歎一口氣,真是個麻煩的人,可自己為什麼就不能干脆地把他丟下不管呢。

“算了,就當我日行一善吧。”布卡說,“反正我也要去孟菲斯看我的哥哥,你就跟著我吧。”

上篇:第十五章     下篇: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