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五章  
   
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五章

“奈菲爾塔利小姐,請進。”

艾薇左手抱著黃金幼獅像,右手提著伴隨自己穿越三千年時空的背包,隨著一名侍女來到了自己的新住處。

這不能算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地方。雖然位處冷宮的角落,位置偏僻,但是畢竟是給曆代失寵的妃子所住的,裝飾、物品全都具有皇家特有的精細和華麗。然而相比自己之前所居住的寢宮,這里可算是相當簡樸、甚至可以說是有幾分寒酸了。

“奈菲爾塔利小姐,請您就在這里休息吧,如果有什麼吩咐,您可以隨時召喚我。”侍女把艾薇請了進去,畢恭畢敬地鞠了一躬,臉上卻掛滿了對她的不解與好奇。她站在那里看著艾薇走進這狹小的房間,猶豫著要不要把自己心中的疑慮告訴她。

艾薇把手中簡單的行李放到桌子上,才注意到這個小侍女還沒有離開。她便花了些時間打量了她一下。這個女孩子也就十二、三歲吧,看來是一個典型的埃及少女,整齊的短發,古銅色的肌膚,稚嫩的臉上還不懂得隱藏自己的情緒與想法。艾薇心中驟然產生了對她的好感,便走了過去,對她說,“你想問什麼,說吧。”

少女臉紅了一下,然後連忙低下頭,說,“沒、沒有,舍普特不敢……”緊張的情緒一覽無余。

艾薇溫和地笑了,“你叫舍普特對嗎?你不用對我這樣客氣,有什麼話就說吧。”

舍普特的雙手絞駁在一起,低著頭,想了一下,然後就切切諾諾地問,“奈菲爾塔利小姐,為什麼、為什麼您總是要拒絕陛下呢?”

艾薇懵了一下,這樣的話從眼前這個小女孩口中說出來,真是太讓她驚訝了。

見她不答,舍普特便鼓起勇氣盯著艾薇,繼續說了下去,“五年前雖然舍普特還很小,但是家姐曾告訴我,您是陛下最愛的妃子,自從您失蹤後,陛下拒絕了無數婚事、為您搭建了無數雕塑、甚至不讓別人叫您的名字。如今您又出現在陛下面前,大家都能看得出陛下的欣喜之情。而您為什麼還要讓陛下發怒呢?我想陛下雖然狠心把您打入冷宮,但他的心里一定很難過吧。”

舍普特真是個小孩子,剛才的一番話字字出自真心,但是卻說了不少不能說、不該說的話。艾薇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便心虛地低下頭去看著地面。舍普特說的那些她都知道啊,但是,又能怎麼辦呢?就當是她自私吧,她不願意再為這種不可能有結果的感情付出任何東西了。

“奈菲爾塔利小姐,難道您不相信陛下對您的感情嗎?我的姐姐也叫奈菲爾塔利,在三年前,本來先王要把她還有其他十四位貴族的小姐許配給陛下,但是卻被陛下拒絕了,為了這件事,陛下幾乎把繼承權丟了。”

什麼?!

聽到剛才的那番話,艾薇驚訝地抬起了頭來,她著急地扣住舍普特的肩膀,“你剛才說什麼?”

舍普特嚇得愣住了,“阿、我說……陛下幾乎把繼承權給……”

“不是這句,你說你的姐姐叫什麼名字?”

舍普特慌張地說,“請、請原諒我的失禮,家姐恰好也叫奈菲爾塔利……”

明白了!艾薇腦海中隱隱約約地出現了記憶中真正的史實。“拉美西斯二世一生中迎娶了數百位妃妾。奈菲爾塔利也是其父王塞提一世為之挑選的眾多優秀的女人中的一位。她是一位典型的埃及美女,屬于貴族的後代,這名拉美西斯最寵愛的妃子連同他的塑像一同被雕刻在偉大的阿布•辛貝勒神廟之上,為後人永遠贊頌……”

真正的法老的寵妃,奈菲爾塔利……

艾薇後退了幾步,找到了。這才是真正屬于比非圖的人,這才是應該和他一起被刻在太陽神前,由時間印證無限愛情的特別的寵妃。

“你、你的姐姐現在在哪里?我要去見她!”艾薇一把抓住舍普特,嚇得這個小侍女微微發抖。

“奈、奈菲爾塔利小姐,您、您是不可以出宮的阿……”

“不行我一定要去,舍普特,你帶我去,你帶我去見你的姐姐!拜托你了!”

“可是、可是……如果陛下知道了……”

“不會知道的!”艾薇焦急地說,“你想想陛下會去管一個被打入冷宮的妃子的死活嗎?我只是白天出去一下,求求你,我必須見到她……”

艾薇緊緊地扣著舍普特的肩膀,幾近哀求地說道。她要見到奈菲爾塔利。她現在的心情好混亂,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應該怎麼辦。要陷害比非圖的人、禮塔赫與馬特浩妮結茹之間可能的關系、還有,這位本應是法老真正寵妃的人……太多難題,她確實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何況,現在還多了一個布卡,她對不起布卡……

她必須一步一步來,把這些事情全都解決。

舍普特為難地看著艾薇,咬著蒼白的嘴唇,又想了一會,她終于堅定地點了點頭,“好的,奈菲爾塔利殿下,我帶您去見家姐,但是可能要麻煩您打扮成侍女的樣子了……”

艾薇聞言,連忙大力地點頭。“好,打扮成什麼都可以!拜托你!”

*

艾薇帶著黑色的假發,身穿侍女的服裝,把防狼噴霧藏在口袋里,端著舍普特每天打水用的水瓶隨著她往宮外走去。一路上,總會有侍從或平民同舍普特親切地打招呼,

“舍普特,要出宮去嗎?別忘了向你姐姐問好!”

“舍普特,聽說你現在被吩咐要去照顧奈菲爾塔利殿下了,運氣不錯噢!和你姐姐問好!”

“舍普特,你姐姐最近怎麼樣?我這里有些新鮮的水果,帶給你的姐姐吧!”

艾薇心中不由得感到奇怪,奈菲爾塔利是個怎樣的人,為什麼所有的人都知道她,並且全都對她帶著一絲敬意和關切?

艾薇輕輕地拉了一下舍普特,“你的姐姐是怎樣一個人……?”

舍普特笑著說,“我姐姐,呵呵,我最引以為傲的姐姐。她是底比斯數一數二的美女,遠近聞名的知書達理。現在她是辛克布神廟的祭司,她非常樂于幫助大家,所以大家也都很喜歡她。”

“祭司……?”

“對阿,自從被陛下拒絕婚事後,她就決定從事神職了。”舍普特的臉上出現一絲陰霾,然而轉瞬就又化為了陽光一般的笑容。“她很適合這個職位噢。”

艾薇的心中驟然出現了絲絲歉意。貴族的女兒,從小便接受各種教育,就是為了有一天可以成為王妃。然而卻被法老之子無情地拒絕,或許是自尊心接受不了,而決定去從事神職了吧……她喪氣地低下頭,跟著舍普特走出了皇宮,在底比斯的街道中穿行。

底比斯不愧是世界聞名的大都市,街上人來人往、摩肩接踵。不同國籍、不同職業的人們在這里彙集。艾薇忍不住帶著幾分好奇地打量著集市上琳琅滿目的商品。水果、蔬菜、肉、梳子、胭脂盒、燭台、書籍、服裝,簡直是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繚亂。她不由得被吸引而漸漸放慢了腳步,突然她一下子撞在了一個人的身上,一個不穩,身體就向後倒了下去,而手中的水瓶也就那麼滑了出去……

“水瓶!”艾薇在就要摔倒的時候,心里最惦記的就是手中的水瓶,那可是舍普特每天工作必用的水瓶,萬一摔碎了就太對不起她了,然而卻全然沒有注意到自己就到落到地上的身體。

但她的身體卻並沒有如意想的那樣接觸硬實的地面,反而落入了一只溫暖而有力的手臂當中。

“你都要摔倒了,還這麼關心水瓶。”一絲帶有幾分調侃的陌生聲音飄進了耳朵,艾薇不由帶有幾分惱怒地看向聲音的主人,而在四目相接的那一刹,兩個人都愣住了。

陌生的男人一只手抱著艾薇,另一只手接住了艾薇的寶貝水瓶。他有一雙如同天空一般透徹的水藍色雙眸,黑色的直發輕輕地垂在額前,表情溫和,卻又帶有幾分魅惑。他直直地看著艾薇,仿佛被她與自己驚奇相似的雙眸吸引住了。

而在艾薇看到他的一刹那,一股熱流從心髒的中央如同潮汐一般湧現了上來,她的嗓子突然被什麼硬塊堵住了,她哽咽地伸出手,略帶顫抖地摸向眼前男子的臉。他沒有躲閃,呆呆地看著她將手伸過來。

“弦哥哥……我終于又見到你了。”艾薇的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終于見到弦哥哥了,他一定是來找她的、來保護她的,對嗎?一樣的雙眸、一樣的表情。艾薇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雙手用力地抱住他的頸子,撲在他的懷里,那一瞬,數日來吃過的苦、受過得委屈、經曆的波折全都湧上心頭,她不能抑制地哭了起來。“弦哥哥,我好想你……”

聽到她呼喚弦哥哥,男子驚愕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失望。但是他卻更加溫柔地攬住了艾薇,就好像抱著世界上最珍貴的寶貝,輕輕地拍著她,宛如在安慰她。這一舉動,讓艾薇哭得更凶了,淚水就好像決堤一樣浸濕了眼前男子的衣衫。

他們這個樣子,很快引起了路人的駐足側目。男子露出了為難的神情,但是卻又舍不得放開手,他便輕輕地在艾薇耳邊說,“小姐,我們這樣……不太合適吧。”

話音剛落,艾薇如同觸電一樣,驟然松開了環繞他的手,往後退了幾步。“你、你不是弦哥哥。”那一刻艾薇的心被失望、羞恥、惱怒占據著,她瞪著眼前酷似艾弦的男人,大聲地說著。

男子無辜地把水瓶遞給艾薇,看她一把給搶了回去。“我從來沒有說過我是什麼弦哥哥啊,是你一上來就抱住我……”

艾薇的臉騰地一下紅了起來。這種略帶諷刺的話語就好像是從哥哥口里說出來一樣,他們為什麼如此相像!

男子看著艾薇青一陣、白一陣的臉,唇邊勾出了一絲優雅的笑容,“你叫什麼名字?跟我走吧?”

啥?艾薇抬起頭愣愣地看著他,跟他走,去哪里?她怎麼不明白?

“小姐!小姐您去了哪里……”這時,遠處傳來了舍普特焦急的聲音。艾薇看看她,又看看眼前的男子。

“找我的……”她挑挑眉,對他說。

那男子突然把她攬了過來,艾薇手里還牢牢地抱著水瓶,沒有及時推開他。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擁有水藍色雙眸的男人就捧起了她的臉,在她的唇上飛快地烙下了溫柔而炙熱的一吻。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他輕輕地說,眼中游動著一絲特別的情愫。他撫了一下艾薇的頭發,皺了下眉,低低地說,“希望下次見面你沒有戴假發。”

艾薇還留在那一個吻的震驚當中,這個不知姓名的男子對她一笑,就轉身快速地消失在了人流之中。直到舍普特跌跌撞撞地跑到艾薇跟前時,她依舊呆呆地撫著自己的嘴唇,怔怔地望著他消失的方向。

“小姐,看到您沒事真的太好了!”舍普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著,幾乎快要急出眼淚來,“萬一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

艾薇這才從剛才的余驚中回過神來,看向眼前焦急的舍普特。

“小姐,請您務必跟緊我,不要再讓舍普特找不到您了……我真的很擔心您。”

艾薇略帶迷茫地點點頭,心卻一直系在剛才那個神秘的男子身上。在這個時代,巧遇了一個與弦哥哥如此相像的人,這預示了什麼呢,到底這會是一種幸運抑或是一個諷刺呢……

*

幾經周折,兩個人終于到達辛克布神廟。此時已經漸至黃昏,舍普特帶著艾薇走向神廟旁邊的一棟小房子。

“令姐沒有住在神廟里嗎?”艾薇不解地問。

舍普特笑了,“當然沒有了,姐姐希望能和需要她幫助的人更多地在一起。啊,到了!她就在那里!”舍普特開心地跑了過去,艾薇連忙快步地跟了上去,走了沒有幾步,便到了一個簡樸的埃及民居門口。院子里,夕陽的余暉之下,站著一位氣質不凡的女人。這是一位典型的埃及美女,黑色的長發垂在腰間,深棕色的雙眸附近塗著華麗而妖媚的綠色眼影,眼尾被勾起,筆直挺立的鼻子下面有一張美豔的唇。她身著白色的長衣,帶著刻有太陽神圖飾的飾品。她正將手放在一個孩子的頭上,喃喃地念著什麼。孩子的母親虔誠地跪在一旁,仿佛也在祈禱。

舍普特連忙攔住艾薇,“噓……姐姐正在幫那個孩子怯病呢。”

“她是醫生……?”

“不是、但是大家有的時候沒有錢治病,只好來找她來做祈福。作為一個平民,可以得到辛克布神廟祭司的祝福,已經很不容易了。”

艾薇呆呆地看著那個沐浴著金色陽光的美麗女人,輕輕地念道,“奈菲爾塔利……”

突然,美麗的女人停止了祈文,她轉過頭來,看向舍普特和艾薇。舍普特連忙鞠躬說,“對不起,打擾你們了。”艾薇也跟著彎下了腰。

奈菲爾塔利笑了一下,轉身對孩子的母親說,“可以了,如果沒有好轉,請再過來,我會繼續為他祈福的。”婦人接過孩子,連連叩謝。奈菲爾塔利扶起她,又輕輕撫了一下孩子的腦門。

“願拉神的祝福與你永存……”

婦人帶著孩子千恩萬謝地離開了。舍普特開心地跑上前去,拉住她的手,“姐姐!我帶了一位貴客來見您!”奈菲爾塔利輕輕地笑了一下,然後便看向艾薇。艾薇不由得小小慌了一下,不自然地沖她笑了回去。

奈菲爾塔利看到艾薇水藍色雙目的時候突然怔了一下,“這不是……啊,您是,奈菲爾塔利殿下啊……”

艾薇臉紅了起來,慌忙擺擺手,“不不,不要這樣叫我,請叫我艾薇。”眼前的這個可是本尊,她怎麼還能大言不慚地稱自己為奈菲爾塔利呢?

“但是,艾薇小姐您確實是……”奈菲爾塔利臉上帶著十分的不解,“請問您找我是什麼事情呢?”

艾薇咬著嘴唇,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舍普特走過來接過艾薇手中的水瓶,對她們說,“我在門口等殿下吧,殿下有什麼想和家姐說的,就請講吧。”

她一踏出門口,艾薇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她沖上前,站在奈菲爾塔利的面前,低著頭,大聲地說,“我對不起你!你才是真正的奈菲爾塔利啊!你才應該是拉美西斯二世的妃子,不是我,不是我啊!”

奈菲爾塔利一下懵了,“您這是,何出此言呢?我聽不明白啊。”

溫柔的聲音讓艾薇更加覺得內疚,“說出來也許你不會相信,我叫艾薇,我來自三千年後的世界。我不屬于這個時代,更不屬于埃及!我只是出于惡作劇的想法,才借用了你的名字。我沒有想到我的出現,竟然、竟然……”

竟然改變了你的命運阿!

她不由得握緊了雙手,更大聲地說,“請你原諒我!我一定會把你介紹給法老,歸還你應有的身份的。”

奈菲爾塔利愣了一下,然後便緩緩地歎了一口氣……“其實您說的話,我沒有太聽懂。但現在您是法老珍視的妃子啊,不管您叫什麼名字,您才是他最寶貴的女人,剛才的一番話,何出此言呢。”

艾薇努力的晃晃頭,“奈菲爾塔利,聽我說,我本不應該出現在他面前,更不應該假用你的名字,現在,全部的曆史改變了,我希望能改回去啊!你看,那辛克布神廟上面的雕塑,本應該是你的啊……”

奈菲爾塔利笑了,她溫柔地對艾薇說,“殿下,您錯了。”

什麼?艾薇沮喪地抬起頭,帶著幾分訝異看向奈菲爾塔利。

“您不要帶著任何內疚的心情來對我說這些。我本不想入宮,或許當時被法老迎娶的是我而不是您,那麼我的人生也許會截然不同……”奈菲爾塔利仰首看了一眼漸沉的夕陽,眼中出現了一絲堅決與愜意。“但是我現在非常喜愛我的生活,我願意作為一個神職人員,貢獻我的一生。至于您——”

她回過頭來,認真地看著艾薇。

“至于您,您是來自未來的人也好,其他時空的人也好,法老已經深深地愛上了您,全部埃及的人都知道陛下對您的心意。既然曆史已經因您而前行至此,或許您不要再想著將它更改回去,如果能選擇一條更好的路,對埃及、對陛下、對您都會是一個更好的結果啊……”

艾薇用力地搖了搖頭,“我不行、我……”這個責任真是太大了,她終究是要回到未來的阿!那個時候,奈菲爾塔利就又消失了。那麼未來應該在埃及的政治、外交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那位女人,難道就這樣從曆史中被抹去了嗎……真是大錯特錯。況且……

“不一定就會是好的結果啊。因為我的出現,我已經害得他,害得他……命運天翻地覆了阿……”

面對著奈菲爾塔利沉靜的面容,艾薇竟然將自己一直以來不敢說的、不能說的秘密和煩悶一股腦地吐露了出來。奈菲爾塔利是具有魔力的吧!看到她,心中就充滿了莫名的信任,自己一個來自未來的小女孩,怎麼可能扮演她的角色呢?艾薇的自信在這一刻,都化為了泡影,她就好像一個溺水的人,好容易找到了可以延續生命的木板似的,緊緊地握住了奈菲爾塔利微溫的手。

奈菲爾塔利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她的頭發,就好像在安撫自己的妹妹,“艾薇小姐,這些都不是您的錯……但是我覺得如果您能夠好好地面對自己的心,去想一想什麼是正確的,那麼神總會指出一條路來給您的。”

什麼是正確的……

“或許您應該更忠實于您的想法。法老對您有炙熱的愛情,為什麼您不考慮留下來,把他的命運向更好的方向引領呢?”奈菲爾塔利輕描淡寫地說著,艾薇的眼睛張得大大的,留下來?

“不……不、這不可能啊……”艾薇喃喃地說著。

“殿下,或者現在說不可能還太早吧,您要走的路,畢竟是在您的手里阿,不要因為任何事情而感到不得不怎樣做吧。更忠實于您的想法、更忠實于您的心,那麼有一天,當您張開眼睛,您就自然看到答案了。”

艾薇看向奈菲爾塔利的眼睛,那是一雙清澈、堅定而甯靜的眼睛。眼前的這個女人已經知道自己的答案了吧,所以她可以這樣心如止水、堅持如一。

如果她也能夠勇敢地去面對自己的真實想法,是不是一切都會解決。

是不是面對比非圖她就不會再如此迷茫,是不是想起弦哥哥她的心就不會這般疼痛,是不是她就不會再傷害和改變諸如布卡、奈菲爾塔利等人的命運……

只是,在她如此毫無頭緒、繁雜紛亂的心中,究竟有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呢……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四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