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四章 漣漪 之一  
   
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四章 漣漪 之一



我願以死亡為賭注,只為可以再見到他的百萬分之一的可能性。

不在乎他早已不認識我,亦不在乎他愛著別人。

只為看到他依然鮮活地站在我的面前,只為看到他依然透徹的琥珀色雙眸。

我便感到幸福。

耳邊響起了叮叮當當的聲音,好象是碎石的裝飾互相敲擊發出的聲音,冰涼的布放在了自己的額頭上,化解了好像要將她灼燒的熱度。她動了動嘴唇,因高燒引起的皸裂帶來了些微的疼痛,干涸的喉嚨感受到針刺般的疼痛,她微微地咳嗽了起來。

“需要水嗎,殿下。”

蒼老的聲音緩緩地響起,她聽到旁邊的人慢慢地走開,然後又慢慢地走回來。略帶粗糙的老手小心地扶起自己的背,將水杯拿到她的嘴邊,“艾薇殿下,請喝水吧。”

溫熱的水碰到嘴唇的裂口,她只感覺一陣疼痛,緊接著就一口吐了出來,用力地咳嗽了起來。

“殿下,是水太熱了嗎?對不起,奴婢這就重新給您倒一杯。”

“不、不用了……”艾薇嘶啞地說著,強迫集中起自己的思緒。她還是頑強地活下來了,看來,他並沒有一狠心而置她于死地。該暗自慶幸嗎。

她用盡全力睜開眼睛,眼前隱約呈現了那名老侍女擔憂的臉龐。她虛弱地擠出一個微笑,“朵,謝謝你。”

老侍女聞言,立刻在床邊跪下,雙眼老淚縱橫,“艾薇殿下,奴婢應當感激您救了我一命啊!”

“別這樣……快起來,”艾薇咳嗽了一下,見那衰老微胖的身體還是顫顫巍巍地跪在地上,她不由補充了一句,“那麼,再幫我遞一些水過來吧。”

朵聞言,這才忙不迭地站起來,匆匆地從一旁的桌子端水過來給艾薇。趁著她離開的空檔,艾薇快速地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屋子,雖然是在細節方面依然可以看出是王室所用的居所,但是簡樸的家具,略顯狹窄的房間,不著金飾的器皿,都可以說明,她在這個王宮里必然是一名不遭受法老重視、或者、甚至是厭惡的存在。

朵,應該是她唯一的侍女吧。

想起往年在孟斐斯萬千寵愛、前呼後擁的境況,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啊。

她苦笑一下,正巧朵也又回到了床邊,恭敬地跪在地上,將水杯遞給艾薇。

“對我不用總是下跪。”艾薇半強迫地從她手中拿過水杯,囑咐了朵一聲,她已是那樣地年邁,總是下跪對身體一定也是個負荷,況且是只有兩個人的居所,何苦又要有諸多禮節。朵一愣,有些驚訝地看向艾薇,好像從未見過她一般。艾薇只顧著舉起杯子喝水,沒有注意到她表情上微小的變化。

嘴唇靠近杯口,雙眼不慎接觸到杯里的水面,那一刹,艾薇突然猛地將杯子甩到了一邊,雙手帶著懷疑地扣住了自己的臉頰,全身縮在一起,不住地微微顫抖了起來。

“艾薇殿下,您怎麼了?您哪里不舒服嗎?”朵緊張地看著艾薇。

“我需要一面鏡子,快拿給我鏡子……”艾薇嘶啞地說著,雙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恐懼的神情,她死死地盯著掉落在自己面前雪白被單上的杯子,聲音里漸漸染上了焦急,“朵!快點啊!”

年邁的侍女慌張地跑出了屋去,過了好一會兒才找到面狹小的銅鏡拿回來,還不等她發話,艾薇幾乎是用搶的將那面鏡子握在手里,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的面容對上那面破舊的銅鏡。

鏡中一個陌生的女孩正驚訝地看回自己。

她的頭發很長,長到幾乎拖到地面。但是發色卻很淡,淡得幾近銀色。

她的皮膚很白,白到毫無瑕疵,但是卻也白到幾乎病態。

她有濃密而卷曲的睫毛,她有深邃的眼窩,但是里面卻是一雙幾近透明的淺灰色眼眸。

她有秀挺的眉毛、小巧的鼻子、棱角精致的嘴唇,

但是她沒有顏色,她就好像失去顏色的繪畫,蒼白得令人感不到生存的氣息。

這個女孩子,從眉目里與自己有幾分相像,那幾分神似令她覺得恐怖。

但是……她們卻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沒有尼羅河般蔚藍的雙眼,沒有太陽般耀眼的直發,沒有水晶般剔透的皮膚。

她就好象失去了生命的自己一般。

“這個人……是我嗎?”她難以置信地將手指向鏡子觸去,語調里帶上了些微的顫抖,指尖的觸感難怪是如此的陌生,因為這根本不是她的手指,原來這根本不是她的身體!除了一樣的名字和略微相近的長相,她們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個體。

“‘荷魯斯之眼’是真的……”她仰首向天,輕輕地呼氣,“它將我送回了過去,但是卻只有一半。”

只有她的思想、她的靈魂。

“艾薇殿下?您怎麼了?”朵擔心地看著一會驚訝一會迷茫的艾薇,不知該如何是好。

來到這個時代以來,大家所叫的艾薇,並不是她,而是這個發色怪異的、情婦所生下的孩子!在這個古老的世界,人們怎會接受如此奇怪的長相!難怪大家會這樣地厭惡她,難怪他會想要她死……艾薇重重地歎了一口氣,將銅鏡放在了床上。她用手指掀起自己銀色的發絲,透過陽光略帶嘲諷地看著這古怪而蒼老的顏色。

“……我究竟變成了誰。”

年邁的侍女一愣,緊接著不解地看向艾薇。

艾薇也看向她,嘴角扯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那略帶淒絕的表情,讓朵一時不知如何開口。而轉瞬,她已經收斂了那一瞬哀傷的表情,撇出一個勉強的理由,

“看來我發燒得都糊塗了啊。”

然後又頓了一下,

“我希望我發燒得都糊塗了……”

朵又是有所感概,布滿皺褶的臉上驟然寫滿了擔心,“艾薇殿下,命苦的殿下啊!”

她泣不成聲,更是什麼都說不出來,就如同所有的老人一樣,抓住自己眼前的話題,一直在不停地重複那兩句沒頭沒尾的話,不論艾薇究竟想套出什麼話來,她都只是虔誠而悲切地重複著這同樣的幾句。

艾薇終于放棄了從她這里挖掘出什麼的打算,閉上雙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她總算明白了,在這個引向未來的真實曆史里,她,不慎成為了他的妹妹,卻是一個受他厭惡、令他唾棄的怪物般的存在。

她已經不再是他愛過的那個……艾薇了啊。

上篇: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三章 另一個過去 之三     下篇: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四章 漣漪 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