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二章 荷魯斯之眼 之二  
   
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二章 荷魯斯之眼 之二



關于荷魯斯之眼,艾薇並非一無所知。

荷魯斯,鷹神,天空的貴族,亦是埃及王權的庇佑者。傳說中,荷魯斯是歐西里斯神與伊西斯神的兒子,他為了給父親報仇與賽特神展開了殊死的搏斗,失去了自己的一只眼睛。在一個月圓之時,荷魯斯在月亮神的幫助下,終于打敗了塞特,將左眼奪回。後來,荷魯斯將這只失而複得的眼睛獻給了父親、冥神奧西里斯。埃及人贊頌荷魯斯的勇敢,之後荷魯斯之眼就成為辨別善惡、捍衛健康與幸福的護身符。這是一種擁有非凡魔力的護身符,在古埃及也十分普遍與流行,是神廟與墓室里壁畫上十分常見的題材。

“那個東西,即使現在去到埃及也是隨處可見,你若想要,我可以讓人買幾千幾萬個給你。”艾薇略帶幾分迷茫地說。

緹茜卻並不加以理會,蒼老的嘴角揚起一絲淡淡的微笑,“還有一個更為古老的傳說,是現在人所不知道的。得到真正的‘荷魯斯之眼’的人,可以在一瞬間以比思想更快的速度,穿越任何時空、去往任何地方……”

“我要真正的‘荷魯斯之眼’。”緹茜灰色的眸子一瞬不順地看著艾薇,其中閃爍著幾分冰冷的光芒。

“真正的‘荷魯斯之眼’?這……”艾薇一時說不出話來。荷魯斯本身就是一個傳說,一個近似虛假的存在。荷魯斯之眼對于埃及來說就好象十字架對于現代世界一樣,隨處可見,但又怎會有所謂的“真正”一說。

“真正的‘荷魯斯之眼’是唯一的,而且是一定存在的,”緹茜好像猜出了艾薇的心思,她慢慢地解釋到,“你手里的那瓶藥水,就是由‘荷魯斯之眼’的碎片制成的,我曾經借它回到過過去……”她嘴角掀起一絲苦笑,蒼老的眼睛里飄過了一絲茫遠的回憶,她頓了一刻,“不過,現在對我好象是沒有什麼用了。如果你喝了它,就回到了古代,你自然會相信‘荷魯斯之眼’的真實性。沒有人見過真正的‘荷魯斯之眼’,亦沒有人知道真正的‘荷魯斯之眼’究竟在哪里,但它確實存在,就只有這些了。”

艾薇心中一陣煩躁,緹茜的一番話,就好象一個人說“你幫我找個東西,我只知道這是個東西,一定存在,別的一概不知”的感覺。“荷魯斯之眼”,就好象是一個愚蠢的玩笑。

只是她不想輕易放棄這個機會,她願意搏命一試。

“我知道了,把它給我吧。”她又一次向那個小瓶子伸出了手。這一次緹茜將小瓶子遞給了艾薇,但是卻遲遲沒有松手,

“‘荷魯斯之眼’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能夠將人帶去不同時空的秘寶,你回去後,一定要找到它,不然你就無法回來。”

艾薇點點頭,心中卻不以為然,其實還應該有另一個的,就是她那早已破碎的黃金鐲,這樣看來緹茜得到的消息顯然是錯的。更或者,在心底的某一隅,她也許根本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回來,什麼時候能回來。如果真的沒有讓她能回來的方法,她也願意悄悄地呆在他的身旁,看著他的一切,盡自己的所能幫助他,令他開心,直到自己死亡。

所以,她不一定需要回來的。

只要能看到他,便是世界上最富足的事情了。

但是,真的能再見到他嗎?

這一刻,緹茜卻松開了手,“我相信,你會去尋找‘荷魯斯之眼’,並將它帶給我的,一定。”她充滿自信地笑著,看著艾薇不假思索地擰開那一小瓶藥水的蓋子。“碰觸過那古老年代的人,不要妄想能逃離這宿命的禁錮。”

什麼意思?艾薇端著藥水愣了一下。深綠的瓶子里裝著些微紅色的藥水,在自然的天光之下呈現著如同鮮血一般的顏色。她看了看這一小點藥水,又看了看緹茜。

但緹茜卻絲毫沒有作進一步解釋的意思,“快喝吧,若你能回去,很多答案都可以找到了。”

艾薇輕輕地咬了咬下唇,但卻沒有說話。

在她短暫的生命中,她擁有過那麼多次任性,但唯獨這一次,是她感到最為愧疚,但卻偏偏最想堅持的。

父親會不會擔心

哥哥會不會生氣

緹茜到底是誰

安卓瑞亞的事情怎麼辦

猶豫間,緹茜一直沒有表情地看著她,“你一定會回來的。你是莫迪埃特家族的人,在你接觸荷魯斯之眼的那一刹,宿命的齒輪就開始轉動了,只要你回到過那古老的年代,你與‘荷魯斯之眼’的糾葛,就不會解除。”

艾薇不解地看向緹茜,完全不能理解她所說的話含義究竟為何。但是老嫗卻不再說話,只是看著艾薇手中的小瓶。

莫迪埃特家族、荷魯斯之眼……這一切中間難道有著什麼聯系,她應該等一等,或者去問問父親、查一查祖上留下的古文書,去尋找一下相關的線索。

“快喝下吧!這古老的藥水說不定隨時都會失效!”

但是她仿佛已經聽不到緹茜略帶焦急的催促聲,只感覺自己的手指不聽意志的指揮,如同著魔般緩緩地收緊,將小瓶舉到了自己的嘴邊。

只要想到喝下這藥水,就有可能見到他,

她的心髒就好像要跳出了胸膛。

她的理智就好像要完全臣服于情感的控制。

一秒鍾的延緩就會變得比一個世紀更加漫長。

一陣略帶濕意的冷風拂過面頰,天空變得更加陰霾。不遠處隱隱可以看到玻璃溫室里嬌嫩的薔薇,紅色、粉色、白色、黃色。微微抬眼,可以看到大片綠色的原野,更遠處是灰蒙蒙的倫敦市。

對不起父親,對不起哥哥。她不該這樣心急地離去。

這是一次賭命的冒險,如果真的有神,請一定、一定讓她回到正確的年代、回到他的身邊——

他的一分一毫,就好象烙印一樣地刻在她的心里。他棕色的發絲、他修長的手指,每一次夢境都有他的身影,每一次呼吸都會憶起他的氣息……或許有萬分之一的機會,當他見到她水藍色的眼睛的時候,他就會想起吧,想起他們曾經是那樣地相愛過,那樣地幸福過……

不……即使,他根本不記得她,她也心滿意足。

她不打擾他,更不去影響現有的曆史。對,她只是想看到他,看到他平安、偉大地活著。

但若然就這樣放棄能夠再次親眼見到他的機會,這條性命的存在,又有何意義!

決心下定,一閉眼,艾薇將全部的藥水倒進了口中。

上篇: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二章 荷魯斯之眼 之一     下篇: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三章 另一個過去 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