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第三十六章 遲來的心意 之二  
   
第三十六章 遲來的心意 之二



“奈菲爾塔利殿下……終于找到您了。”

*

艾薇一激靈,回頭望過來,看到的卻是舍普特的身影。她眼中含著幾分焦急與歉意,戰戰兢兢地對艾薇說,“殿下,您剛醒過來,身體還很虛弱。”

“怎麼?”艾薇想站起來,告訴舍普特自己完全沒有問題,但是雙腿怎麼也用不上力,“怎麼會這樣,不過是睡了一晚上覺而已。”

“殿下……”舍普特猶猶豫豫地說,“請您隨舍普特回去休息吧……您已經沉睡三天了,現在需要補充營養。”

“三天……?”艾薇難以置信地說,“這怎麼可能,我為什麼會睡了三天?”說話一急,眼前又是一黑,她低下頭,輕輕地吸氣。“怎麼回事啊……”

舍普特眼中充滿了擔憂,“是、是陛下命令侍女在您的食物中投放了安眠藥……”

艾薇雙眼一瞪,“什麼?為什麼!”

舍普特連忙低下頭,急急地說,“這個舍普特真得不知道,陛下並沒有說,舍普特不敢違命,請您相信舍普特!”

艾薇的心突然緊緊地縮了一下。他果然是懷疑她了,以他多疑的性格,既然已經親自拷問了獄卒,那麼肯定是知道了,他一定認為她就是奸細……但是,還是不明白,讓她沉睡三天,又有什麼意義呢?艾薇突然覺得心中很堵很堵,腦海中一片混亂,她已無法思考,也不想思考,便轉過身去,繼續看向高台,緊踅著眉頭,水藍色的瞳孔中難以抑制地模糊了起來,她不想讓舍普特看到。便沖背後揮揮手,示意她退開一些。

舍普特後退了約五米,便站定,擔心地看著艾薇。艾薇盯著高台,一名身著潔白祭司服的女子緩緩走了出來,她有著烏黑及腰的長發,美麗的眼睛被古埃及特有的綠色眼影完美地勾勒了起來,挺立的鼻子下面是一張精致豔紅的嘴唇。她眼神堅決,步伐穩定,她站到高台中央,拉美西斯的身邊,將雙手伸向曠藍的晴空。

“賽特神阿!請將您的力量賜予眼前偉大的勇士們,帶領偉大的埃及,走向榮耀的勝利。”

那一刹,艾薇感覺自己的心要裂開了。是她!她與他終于相遇了,多麼愚蠢,多麼荒謬,晚了六年,在另一個場合,那對在千年後仍然被世人稱贊的、持有跨越時空的不朽愛情的兩人……他們,終于……

“奈菲爾塔利……”

身後的舍普特聞言,也慌忙前行幾步,定睛一看,不由得也輕輕驚叫了起來,“姐姐?那是姐姐阿!”

奈菲爾塔利對著天空默默祈禱了一會兒,便緩緩地放下雙手,轉向拉美西斯恭敬地躬身行禮,“陛下,願賽特軍團出兵順利。”

拉美西斯微微頷首,右手持著權杖,指向奈菲爾塔利,“你是王國的第一先知,你將為軍隊祈求勝利,你將為埃及祈求繁華,你將為法老祈求輝煌。從今日起,你的每一句言語將影響更多人。”之後他又轉向賽特軍團,雙臂抬起,小臂直立,掌心對著眼前的氣勢雄偉的軍隊,“你們,得到了祝福,你們會取得勝利。”

在一片士氣高昂的歡呼中,為首的孟圖斯躍身上馬,高舉左手,“全軍整隊,待命!”

殷紅的軍隊發出了整齊的聲音,旗幟豎起來了,隨風飄起來了,弓箭背起來了,利劍拿起來了。軍士們准備出發了。高台上的拉美西斯沒有表情地看著腳下的軍隊,奈菲爾塔利靜靜地站在他的身邊,帶著沉靜的虔誠。

遠處的艾薇看著這一切的發展,古代王國的軍隊,那樣的恢宏,那樣的雄偉,就在眼前,甚至可以聞到馬蹄揚起帶來的塵土氣味!但為什麼她卻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置身其外的感覺,那樣的不相干,就好像在看一個虛假的電影,只有來自手中磚石冰冷的觸感才能告訴她,自己仍然是存在。

“兄長!請帶我前往!”驟然,一個紅發的少年沖進了隊伍,單膝跪在孟圖斯的馬前。

孟圖斯楞了一下,隨即板起臉來,“放肆、布卡,退下!”

“兄長,拜托你!布卡已經是成年,擁有足夠的能力,可以為了祖國而戰斗!”布卡激動地說著,不肯讓開道路。

孟圖斯的臉色幾乎要變了,法老就在身後的高台上,布卡此舉簡直是太沒有禮教了,“讓開!否則就從你身上踏過去。”他幾近惱怒地說,這個小子,太不懂事了!

“慢著,”拉美西斯反而饒有興味地開口了,他居高臨下,琥珀色的眼睛冷冷地看著布卡,“你是叫布卡……奈菲爾塔利身邊的小孩子。”

布卡低著頭,看不到他的表情。孟圖斯連忙翻身下馬,拜跪在地上,“陛下,愚弟實在是太不懂事情了!請您原諒,請您不要怪罪……”

拉美西斯伸出手,制止了孟圖斯的話語。“你真的那麼有勇氣,願意去面對殘酷的戰場?”

“是的,陛下,能為您效力是布卡的夙願!”少年堅定地說著,綠色的眸子里閃著激動的光芒。

拉美西斯嘴邊微微一笑,“那麼,我便將塞特軍團交于你,如何?”

少年一怔,但很快,難以抑制的興奮就不由閃現在他的眼里。孟圖斯剛要開口說什麼,卻被拉美西斯打斷,“勇氣可嘉,我便命令你為塞特軍團的副將,直接向你的兄長報告,你將統領第一梯隊,沖鋒陷陣!……好了,布卡,現在就出發吧。”

布卡聞言大喜,跪拜在地上連連道謝。孟圖斯的臉卻冷若冰霜。

為什麼讓布卡統領第一梯隊,一個沒有經驗的少年,簡直是要讓他去送死!

“隱藏實力。”艾薇喃喃地說,舍普特沒有聽清楚,便又靠近了一點,“對赫梯的第一場戰斗不需要大勝,只是為了刺探軍情,或者說迷惑敵人。一時的示弱,為的是後來更偉大的勝利。”

“但是,布卡並沒有打過仗啊!他……行嗎?”舍普特輕輕地叫了起來。

沒錯,為什麼是布卡。或許真的是一時興起,本來以孟圖斯的力量一定可以獲得勝利,何苦要節外生枝,要什麼錦上添花。布卡求功的心情任憑誰都看得出來,這樣一來,失敗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布卡是孟圖斯的弟弟,拉美西斯這樣做,豈不是把自己推到了一個不仁不義的地步。

艾薇想著,卻怎樣都想不出個所以然。只是……布卡為了爭功而出戰的場景,與夢里的那一幕,實在太為相似,艾薇看了一眼高台那邊的人們,布卡已經躍上了戰馬,率領著第一梯隊的士兵向城外走去,孟圖斯一臉的陰霾,站在後面,默默地目送他離開空場,拉美西斯冷漠地看著腳下火紅的塞特軍團,而奈菲爾塔利則是靜靜地站在那里,美麗的眼睛里閃著隱隱的擔憂。

已經風起云湧。

艾薇站在那里,任憑火辣辣的日光照射在自己的臉上。

如果再這樣發展下去,布卡會死、戰爭會一發不可收拾,拉美西斯終將毀滅……

她不想看他毀滅。

這是一份遲來的心意,太遲了,遲到或許她沒有機會親口告訴他。他已經與奈菲爾塔利站在了一起,他們是多麼的契合、多麼的匹配,現在她要做得是,讓這份貼合曆史的事情,按照正確的軌跡發展下去……她只需要把那些錯誤的修改過來就好了。

但是,心中這份難以明喻的苦楚,又是為何呢。

視線又模糊起來了呢……

上篇:第三十六章 遲來的心意 之一     下篇: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