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冠絕後宮:亂紅飛 第九十五章,遇到仇人?  
   
第九十五章,遇到仇人?

第九十五章,遇到仇人?



不站在牆邊,俯瞰下面風景.也不像人家婦孺娘們那樣,坐在樹下石凳上憩.

肖布谷呆呆的,托著兩腮,坐在一畦瓜秧地頭上,望著蔓延很遠的綠色,歎氣.

雪慈穩不住,一會看看天,一會看看殿宇里的擺設,有些無聊.

"姐,咱盡快回家吧,這里太靜僻了,有點嚇人哦."參天古柏,遮蔭蔽日的,不僅沒有初夏的熱氣,反而有點陰涼陰涼的.

看看姐,她一點點的脊背落在地面上,好像一朵的花.

姐的土匪氣,怎麼都跑丟了呢?

雪慈失神地望著姐的背影,這才恍然大悟:現在的姐,跟原來的姐,簡直是翻天覆地的變了一個人嘛.只不過,現在的姐給養善待下人,她跟著現在姐過得舒服褥貼,竟然毫無知覺.

原來的姐,何曾這樣安靜過?坐在一個地方發呆?蝦,早就執刀持棒地殺到哪里瘋去野去了.

"姐!"

"你先閉上嘴,吵死了.讓我靜一靜,你自己去別處轉轉吧."肖布谷皺皺眉頭.

她有點茫然.

自己是個不會發愁的人,也不會操心,更加沒有城府,去算計別人,同樣,她深知自己,從就是一個沒有主見的人,膽又自卑.現在,大婚當前,她竟然有些慌亂.

嫁人嗎?天哪,自己才多大哦,就嫁人.

不嫁嗎?有什麼理由不嫁?

白柳錚冷酷的樣子,又蹦出來了,讓肖布谷深深吸了一口氣,垂下腦袋.

自己對白柳錚,到底是哪種感啊?嫁人,就意味著要離開白柳錚.離開這個惡魔哥哥,不一直是她的願望嗎?那為什麼現在心底還有一份彷徨?

肖布谷沒有發現,一直晃蕩在她身邊的雪慈,此刻竟然沒有了蹤影.而漸漸的,有一個雄壯的身姿,正一步步接近她.

他雍容華貴,氣驕志滿,雖然虎背熊腰,膀大腰圓,可是走起路來,輕盈無聲,風度翩翩.

表面那樣夷然自若,可誰知道,此刻的閆聞盛站在肖布谷身後,心兒打鼓般敲著,局促不安的.

"唉,煩死了."肖布谷感覺身上壓了一塊影子,也不回臉去看,只當作了雪慈,幽幽地,"雪慈,我煩死了."

"…………"後面沒有聲音.

肖布谷仍舊托著自己臉腮,心想,雪慈那丫頭能有什麼見識,她也是,過過嘴癮.

于是,接著自自語似的嘟嚕,"要嫁給次允哥哥了,我怎麼一點也不激動呢?"

騰!閆聞盛聽到肖布谷的話,激動得差點撲過去.她什麼?難道,她不喜歡次允?

"唉,也許是我太不知足了,次允哥哥夠好的了,長得英俊瀟灑,還會武功,最主要是,對我和顏悅色的,不發臭脾氣,不像白柳錚,那樣凶."

白柳錚?閆聞盛第一次從肖布谷嘴里聽到這樣稱呼自己兄長的,那麼隨意,那麼不尊重,還帶著不露痕跡的嬌膩.

肖布谷趴在自己膝蓋上,露出她一截雪白的腳踝,邊想邊,"嫁了人,就要跟那個人過一輩子了嗎?一輩子啊,這麼輕巧就確定跟誰了嗎?不是都,幸福的婚姻,那要兩個人彼此相愛才可以的啊.你,我都不怎麼愛次允哥哥,我就要嫁給他嗎?想想有點荒唐和可怕哦.雪慈,你覺得呢?"肖布谷著,扭過頭去看雪慈,卻一下子傻眼了.

身後的人不是雪慈!而是一個男人!一個高大威武的男人!他正負著手,挺立在那里,虎視眈眈地瞅著自己.

"啊!你,你是誰?"

肖布谷一慌,從地頭上跳起來,身上迸濺了一層塵土.

站起來,自己還是比人家矮很多很多.目測一下,自己大概剛到人家的胸口處.

她恍恍惚惚,目瞪口呆的傻氣樣子,看入閆聞盛眼里,都變做了惹人疼護的豔麗.

閆聞盛盯著她一雙朱唇瓣的微抖,壞笑道,"怎麼?把我忘了?"

肖布谷蹙眉,看他那副風流倜儻的痞子樣,猛然間回想到百花節的那一幕.立刻眸子撐圓,肉唇張大,"啊!是你?!那,那堵牆?!"

天哪!她怎麼這樣倒黴?這個鳥都沒有幾只的地方,竟然會撞到自己的仇敵?她把帶有花刺的花束都扔到了他的臉上,他們倆應該算是結仇了吧.嗚嗚,人家不會倒打過來吧,也砸她一臉花刺?

肖布谷腿在抖.

閆聞盛敏銳地發現了.她怕他.呵呵,頓時想大笑.這個丫頭,就是膽,還沒有怎麼樣,她先露出那副膽戰心驚的模樣了.沉不住氣啊.




上篇:第九十四章,心思難猜     下篇:第九十六章,誰胡攪蠻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