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冠絕後宮:亂紅飛 第六十七章,忘散  
   
第六十七章,忘散

第六十七章,忘散



閆聞盛看著遠處微晃的身子,竟然心為之一動,夾緊馬肚,馬鞭一抽,"駕!關圖,咱們過去看看是什麼人!"

獨自一個虛弱的身影,在這蒼茫野曠的平原上那樣不和諧.

駕!關圖趕忙緊緊追了過去.皇上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雖然沒有見過皇上顯露他的功夫,可是只從他輿馬的本領和話的中氣,就能夠估摸出一二來皇上定是功夫深厚的練家子.

竟然那樣心急,閆聞盛趕到了橘色身邊,大喘著停了馬,一下躍了下去,繞到晃蕩仍舊緩慢向前挪步的女子身前,探看.

"啊!怎麼是你?!"閆聞盛因為驚奇太重,不覺得後退了半步.

穿著橘色紗衣的女子,長發披肩,一件首飾也沒有,就是那樣簡潔的披散著一肩膀長長,濃濃,密密的頭發,顯得蠱惑而妖魅.透明的雪白臉蛋上,不知是因為走得急,還是風吹的,竟然雙頰酡,猶如喝多了酒.一雙眸子越發的濃溢,撩人的鉤子從她深入潭水的眸子里向外發射.勾得閆聞盛的心,一跳一跳的,異樣的心動,她的嘴唇微微開啟著,仿佛等待品嘗的鮮果,豔而水嫩.

是她!正是那個把花丟在他臉上的家伙!

閆聞盛想笑,想一把摟住這個東西,卻驚異而敏銳地發現,她身上穿得衣服太暴露了,不是原來的穿著風格.上次見她,她穿得樸素而淡雅,而今,雖然頭上依然沒有什麼多余的裝飾,可是穿得薄如蟬翼,衣服勾魂攝魄地誘人,一層恍如沒有的淺粉色紗衣裹住她嬌弱酥軟的身子,齊胸的一抹橘色的裹胸上面,露出她一彎誘人的山谷.而香肩,玉臂,都清晰可見.這樣的穿著,一看,便是青樓女子的打扮!

難道……她是一個塵女子?!

這個念頭,徹底打懵了閆聞盛.

關圖也趕了來,一眼便認出了那個女人.不免驚詫,更多的是沉思.她怎麼會在這里?這里可是鳳凰村的地界了啊.鳳凰村啊,非同一般的鳳凰村,葬送了多少個良家女子的青春和血淚.

肖布谷渾身都難受死了.

關了她幾天,倒是也沒有預想中的,教授她伺候男人的手段,原來看過,好像古代的妓院都會這樣教授新去的妓女.不過還好,這里有吃有喝,而且做得飯菜質量還不差,于是肖布谷安于現狀地,倒是不哭也不鬧.只不過一天到晚被關在這個屋子里,太憋屈了.

依稀能夠聽到周圍咿咿呀呀的彈唱聲,應該是個熱鬧地方.唉,看不到,真是無趣.

這天,秋坨急匆匆地趕了來,什麼也不,只是冷笑,一把鉗住了她的下巴,不由分就把端來的一個杯子,扣在了她的嘴上.還有幾個強壯的,一個抱住她的身子,一個更加過分,掐住了她的鼻子,害她連液體的滋味如何都不知道,就被迫吞下了杯子里的東西.

"你們幾個人,給她把衣服換了."秋坨吩咐幾個老媽子.

然後看著肖布谷笑道,"姐,恭喜你,可以走了."

"走?走到哪里?"肖布谷倒被弄了個一頭霧水.

秋坨冷下臉來,"姐,我們鳳凰村廟,容不下你這樣的尊神.今兒個,禁令也解了禁,你可以離開這里了.你可要記住,這里是你自己自願走進來的,我們可沒有怎麼著你,現在又放你出去."

完,詭異的一笑,秋坨便走了出去.

"啊!我不要穿這樣露骨的衣服!這還叫衣服嗎?我不穿!"幾個粗壯的老媽子過來撕扯著肖布谷的衣服,把一件輕柔的薄衣放在了床上.肖布谷一看,那叫衣服嗎,四下漏風,還又薄又透.

"不穿也得穿!"幾個老媽子才不會有憐香惜玉的心,幾個人撲過去,把肖布谷摁了下去.

幾個老媽子累了一身汗,把反抗的肖布谷收拾好,押解著她向外走.臉上給蒙了塊黑布,什麼也看不到,連院子里的一株花草也不曾見到,肖布谷就被推出了這個男人的肉欲天堂.

走了幾步,肖布谷突然感覺心里好熱好渴,腦子也嗡嗡作響.痛得仿佛要裂開一條縫隙一般.

自己解開了黑布,放眼四看,這里是一片荒蕪之地,哪里呢?

心里絞痛萬分,腦子像是要爆炸一樣,疼得她淚眼唏噓,頭重腳輕地任由步伐向前挪.自己想要挪到哪里,也不知道.

突然,一個恍惚的身影擋在了她前面,他的聲音都帶有回聲,"怎麼是你?!"你,你,你,你……肖布谷好煩,捂著耳朵撞了一下那個人,不想聽任何聲音.

她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副呆傻的模樣,直勾勾的兩眼,滿含碧水,竟然捂著耳朵,兀直往前闖,撞了下閆聞盛的膀子,她趔趄了下,鼻翼里哼嚀一聲,卻繼續向前走.

"喂!你干嘛去?你沒有聽到我在問你話嗎?"閆聞盛憋不住了,一把抓住了她纖細的大臂,嬰兒般的觸感.

她被他抓得身子輕飄飄的晃了晃,沉重地眼皮抬起,瞟了他一眼,嘿嘿傻笑一聲,卻煞是落下了淚珠,"噓,不要吵,好煩."

"啊!你怎麼了?你生病了嗎?你怎麼會這樣?"閆聞盛有點擔憂了,那個表豐富多變的丫頭,此刻怎麼會變得如此遲鈍?晃了晃她,她立刻皺起眉,更多的淚珠嘩嘩落下,打濕了她薄如蟬翼的紗衣.

關圖湊過去仔細看女孩的面容,輕輕地,"主子,她好像服用了忘散."

"忘散?!"閆聞盛驚詫,"就是傳中南域的毒藥,吃了會忘記經曆的事?"

關圖點點頭,"不像春藥,春藥不會耳鳴頭痛,也不會這樣麻木,如果是春藥,主子抓她的時候,她就會撲過來了,應該是忘散."

閆聞盛一聽驚悚的頭皮發麻.一個女子,竟然被強迫服用了忘散,有什麼事非要她忘卻啊,很夠狠的!又想,還不如給她吃春藥呢,春藥的話,他還可以用自己的陽剛之體來輕松救她……




上篇:第六十六章,解禁     下篇:第六十八章,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