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冠絕後宮:亂紅飛 第五十九章,想不通的布谷  
   
第五十九章,想不通的布谷

第五十九章,想不通的布谷



肖布谷臉上火辣辣的疼,嘴巴好像也打歪了,後腰更疼,吸著冷氣才支撐著坐起來.屋里一片狼藉,自己的衣服也扔得到處都是.

愣愣地坐在床邊,心里翻江倒海.

天!自己到底陷入了怎樣的火坑啊.莫名穿越也就罷了,卻一穿丟了貞操.那層膜沒有了也就罷了,卻又要面對這樣變態而狠毒的一個什麼哥哥.她現在真是糊塗了,她到底是肖布谷呢,還是白思羽.歎氣,重重地歎氣.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前路怎麼走,她一點也看不到希望.

突然回想到,剛從她竟然在他身下,發出那樣那樣丟臉的呻吟,羞憤而後悔,禁不住抽了自己一巴掌,正好打在白柳錚傷過的地方,立刻吸著冷氣撮起了嘴巴.奶奶的,肖布谷你干嘛那麼沒有出息,會……會在被動接受的時候,身體有了那種反應?呸呸呸,丟死人算了!

抱著腦袋晃得像是撥浪鼓,萬念俱灰地又躺倒在床上.

咬著手指頭問自己,既然身體歸了他,那她是不是應該這輩子只他一個男人?一想到要每天都見到那個可怕的男人,肖布谷立刻全盤否定.拉倒吧,就算全世界人民都罵她不是處女了,罵她死不要臉,她也不要跟白柳錚朝夕相處.

在床上又翻了一個滾,轉念想,如果白柳錚再次用強力跟她那個那個呢?使勁眨巴下眼,逼著自己真實地面對心底的感受,剛才,自己,真的被他弄得,高……潮……了嗎?

轟……臉蛋緋.

答案很明確.

更加的感到丟人.

討厭一個人,卻在人家的壓迫下,漸漸的生出愉悅?

這是不是太不象話了?難道……她果真像白柳錚所,她本就該是個低賤的胚子?

如果肖布谷知識再豐富點,她就不會如此矛盾了.

都男人是下半身動物,女人也是人,何嘗不是呢?孔子講"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告子也,"食色性也".意思很明顯,食欲和性欲都是人的本性.連鄉下的粗鄙村民也,"兩相願無人管,一廂願吃官司".

又有誰知道,肖布谷心底最最隱秘的角落里,有沒有喜歡白柳錚的一點點苗頭呢?

替白柳錚外防歸來接風的家宴中,不僅白思羽托病未到,連主要人物白柳錚也沒有到.

老夫人看看空缺的兩個位子,沉吟,"怎麼弄的啊,兩個孩子都不來,倒叫咱們覺得寂寞了,唉."她細細紋路的臉上微微攢了一絲擔憂.

杏露打趣道,"這兄妹倆啊,一個脾氣古怪,一個性格任性,可不是就閃了咱們嘛,屬咱們都是好性格,好脾性的."

"呵呵."眾人都一笑過去了.

杏露暗里卻也不悅.有些事,私底下可以過去的,她也就裝作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是如果鬧得沸沸揚揚,那就不能得過且過了.

畢竟,這事……有悖倫常.

花圃間,肖布谷托著腮發呆.

唉,自己怎麼辦啊.死?她素來膽,怎麼敢.認命?由著白柳錚予需于求?她又百般不願.那……離開?!

這個念頭這才從肖布谷漿糊一樣的腦袋里跳了出來,哎呀,自己好笨哦,怎麼早先沒有想出來這個辦法呢?逃得遠遠的,不就可以安然無恙了嗎?

肖布谷回到房間里,翻箱倒櫃,收拾起金銀細軟.不是她貪財,而是,沒有錢,就逃不遠.她激動地不敢睡,直等到所有人都熄燈休息後,她才樂滋滋地背上包袱走入了黑暗中.

此刻,白柳錚正發了狂地施虐在床坻間,兩個侍妾都被他整得欲仙欲死,渾身散架.他毫無憐惜之,像是一頭發泄的狂獅,借著酒意,玩弄著兩個向他不斷求饒的女人.

同樣是大醉.盧云泡在酒肆里,狂飲買醉.他下巴磕在桌子上,迷蒙了一雙醉眼,直勾勾地看著莫名的遠處,兀自嘟嚕著,"為什麼我是個奴才?為什麼?為什麼我只能是個影子?為什麼!"




上篇:第五十八章,矛盾的錚     下篇:第六十章,逃出白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