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冠絕後宮:亂紅飛 第二十九章,她慌稱生病  
   
第二十九章,她慌稱生病

第二十九章,她慌稱生病



握拳,握得骨節嘎吱響.白柳錚終于重重一拳砸在牆上,立刻,牆面上留下一片血跡.

這晚上的壽宴,肖布谷缺席,大少爺白柳錚右拳上包著厚厚的紗布.幾桌上的人都少了諸多興致.

"柳錚你的手怎麼弄的啊?"老夫人問.

白柳錚仍舊冷著一張臉,訥訥地,"不心碰的."

老夫人一邊看戲一邊心疼地,"怎麼那麼粗心?這麼大人了,竟然跟孩子似的撞到手?"瞟一眼白柳錚,只見他裝作沒有聽到,皺了皺眉頭.

白柳錚的妻子杏露陪著老夫人坐著,也不免狐疑地瞅瞅她那個極有個性的相公,才發現,他人雖然在這里,心思卻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此刻他正蹙著眉頭別扭的坐在椅子上,看戲,眼珠子卻不帶動的.

老夫人見兒子愛答不理她的,就用眼神甩甩杏露,示意她上前看看他的手傷.他從個性要強,即便再疼再苦也都不讓人幫忙.

杏露湊過去,低著身子伏在白柳錚身邊,查看相公的拳頭,輕輕地問,"傷口厲害不?還疼嗎?"

白柳錚很煩躁地把手向上抬了抬,連看也不看杏露一眼,那意思就是很煩她這樣.杏露無奈,又乖乖地坐回到老夫人身邊,吐了吐舌頭.

老夫人點點頭,接著問,"誒?杏露,思羽怎麼沒有來?是怎麼啦?"

白柳錚捕捉到了思羽兩字,馬上敏感地聳了聳眉毛,眼神向談話這邊轉了轉.杏露覺察到了,故意大聲,"回夫人,妹妹差人來,她身子病了,不舒服,起不來床,所以就不過來了.還致歉了呢,哥哥的壽宴不能到,非常慚愧."

"找大夫看了嗎?"

"嗯,是請來了一位大夫."

"哦,那就好."

白柳錚跟著話里的意思變幻著表,此刻,他眉頭擰得更緊了.

思羽她……生病了?!

心頭馬上跳躍起來,恨不得這就起身去探望一下,可是終究忍住了,咬著牙關又看了一會戲,白柳錚才稱有點累了,脫開了去.

"柳錚有點奇怪哦."老夫人望著兒子逃之夭夭的背影,納罕.

杏露沉沉的面色,,"他就那副脾氣,一直都是一個硬冷的人."

"是啊,難為你了孩子,跟這樣的人混日子,不容易啊."

杏露聽了這話,竟然暗暗了眼圈.

沒有人知道,她這個白府的大少奶奶多麼無趣!自從成婚以來,她接受他的恩露,少之又少!空有大少奶奶的頭銜,卻沒有男人的寵愛.

他接二連三的迎進來一房又一房姨太太,好像不必考慮她的心一樣.

肖布谷沒有生病,她只是不想去那麼熱鬧的場合,還要再見凶悍的哥哥.于是她慌稱肚子疼,在院子里玩耍.

讓盧云把原來就有的秋千上,綁上了好多的絲綢條,然後開心地蕩起了秋千.盧云在她身後推著,她還嫌他不夠使勁,一直催促著,"再高點,再高點嘛."

盧云笑著搖搖頭,"姐不要太貪玩了,這樣很危險的."

"不嘛不嘛,我抓得很緊的,再高點!"肖布谷歡笑著,嬌滴滴地埋怨著,"盧云枉你武功那里厲害,膽子這麼,羞羞羞."

汗.是擔心她好不好,她卻還好意思.

盧云全身都處于嚴格戒備狀態,准備隨時沖過去,接住思羽.

"雪慈!蘋果!"肖布谷蕩著還吩咐著候在前面端著蘋果片的雪慈,聽到呼喚,雪慈趕緊撚起一塊蘋果,等到姐蕩過來時,迅速送入她的口中.這動作,看得盧云心里緊張死了.

肖布谷正大模大樣地嚼著蘋果,咧嘴笑著蕩著秋千,只聽遠處一人輕笑道,"聽咱們思羽姐生病了,在下特地帶來了一位神醫給姐瞧瞧病."

哦?是誰來了?肖布谷,盧云還有雪慈三人一起轉臉去看.

"啊,怎麼是你?九公子,你怎麼來了?"遠處那個迎風颯颯而來的瀟灑男人,不正是白天遇到的九公子嘛.肖布谷開心地眯了眼,從秋千上跳下來,朝那個風流倜儻的身影跑去.

"九公子,你怎麼聽我生病了的?"肖布谷喘著胸脯,跑到閆次允身邊,仰起臉,眼睛亮晶晶地看著來者.她這會子玩得興奮,兩腮粉,嘴唇石榴一樣得透亮,兩只眸子水汪汪的,不盡的風.

"九公子?你怎麼不喊我次允哥哥了?"閆次允看到她那副神態,心里便發緊,他真有把她一口吃掉的欲望啊.

肖布谷笑一下,"我哥哥不讓.對了,你怎麼知道我生病了?"

閆次允當然不能實話.因為看上了人家白思羽,而在白府收買了眼線,隨時報告他所有有關思羽的消息.

"山人自有妙計,這是秘密,不能告訴你,告訴你就不靈了."閆次允從她頭頂望過去,不經意跟盧云犀利的眼神相觸,立刻一個警覺此人眼中戾氣較重,一看便是精通武藝之人.而且,他眼中還藏有對他閆次允不滿的顏色.

"這位公子是……"閆次允公開直露地看著盧云.

盧云隱下不悅,低頭抱胸回答,"人盧云,見過九公子."

"哦?白府不簡單嘛,竟然有如此出色的家奴."家奴一詞,深深的傷害了盧云.




上篇:第二十八章,讓盧云背著她     下篇:第三十章,九公子就是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