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539章 你們在干什麼  
   
第539章 你們在干什麼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等陸展言醒過來的時候,霍廷琛和他的手下已經走了,他只感覺到一陣頭疼,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知道時間,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下意識的挪動了幾下身體,發現沒有任何損傷,這讓意識剛剛恢複的陸展言很詫異,因為他不知道霍廷琛為什麼要這麼對他,難道綁架錢園園只是為了把他弄暈麼?

霍廷琛肯定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但是他也不知道霍廷琛到底做了什麼,他掙紮著想要坐起來,突然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就像是剛出生的嬰兒一樣,沒有穿著一件衣服.

他大驚失色,胡亂的在身邊抓摸著,想找到一件可以遮蓋身體的東西,雖然這里一個人都沒有,但是他還是不習慣什麼都不穿的感覺.

可是更讓他心底發冷的事情,隨著他的手胡亂的在地上摸而發生了,因為他摸到了一個和他一樣的肉體,他愣愣的低下頭去,心立刻就沉了下去.

錢園園就躺在她的身邊,而且什麼都沒有穿,從她臉上還未褪去的潮紅,以及自己和她身上的痕跡來看,顯然他們剛才是做了些什麼不好的事情.

陸展言用力的甩了幾下腦袋,試圖回想起什麼來,可是腦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他只記得霍廷琛說過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話,然後自己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做電影的男主角."

這幾個字在他的腦海里閃過,陸展言立刻驚起,他已經徹底明白了霍廷琛的意思了,也明白了為什麼霍廷琛只綁架了錢園園一個人.

這就是霍廷琛的陰謀,他先綁架錢園園,然後把自己引過來,接著就給自己喝了已經下了藥的水,然後趁著他藥力發作的時候,把他和錢園園放在了一起.

可以說他的確和錢園園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是對不起自己的親弟弟的事情!

霍廷琛所說的偉大的作品,一定就是他和錢園園發生關系的過程!

陸展言的心徹底的沉了下去,看著身邊依然在熟睡的錢園園,他真的不知道怎麼面對她了,想就這樣一走了之,也不是個辦法,畢竟自己對她做了這樣的事,在這里等她醒過來,可他實在不能確定她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來.

就在他左右為難的時候,錢園園的眉頭皺了一下,她現在的意識也剛剛清醒過來,她也只記得在酒會上和趙瞳心聊天,然後自己很累,接著好像就睡著了,只是在睡著的時候,自己做了一個很漫長和羞恥的夢,她夢見一個男人爬上了她的身體,在她的身上胡亂的抓著,迎合著那個男人做出了對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

還好也只是一個夢而已,錢園園這樣安慰著自己,她還以為自己已經回到了家里,伸手摸到了陸展言的手,她也以為是陸莫言在她身邊照顧著她呢,于是有氣無力的說:"莫言,給我倒杯水好麼,我好渴."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見反應,她這才要起身,忽然感覺到一陣異樣的冰涼,她低下頭一看,頓時俏臉變得血紅起來,她身上竟然連一根線頭都沒有!

"莫言,大白天的你干嘛呀!"

她還以為是陸莫言饑`渴難耐呢,嬌羞的說了一聲,可等到她的視線恢複正常的時候,立刻就發現了不對,因為這不是她的房間,而周圍的殘垣斷壁顯示這里是一個荒廢很久的地方.

她的心里立刻一驚,抬頭一看,眼淚立刻從眼睛里流了出來,因為她看到了同樣沒有穿衣服的陸展言正在錯愕的看著自己!!$*!

"陸展言,你是個禽獸!"

錢園園已經意識到了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她非常憤怒又極度羞恥的喊叫起來,用力的推開陸展言,想找到自己的衣服,可是周圍除了身下的一塊毛毯以外,周圍再也沒有布片存在了.

所以她也只能用毛毯蓋住自己敏感的部位,一邊憤怒的咒罵著陸展言.

陸展言羞愧的低下頭去,他現在什麼都說不出來,不管是不是故意的,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他必須要面對的.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錢園園梨花帶雨的質問著,她現在也很亂,自從嫁給陸莫言之後,她對陸展言就已經死心了,很少提起過他,而且就算在一個家里,她也很少和他見面,就是為了避免尷尬,沒想到的是,今天他竟然對自己做了這麼禽獸不如的事情.

"園園,我不是故意的,是霍廷琛設計陷害我."

雖然陸展言知道自己再怎麼解釋都會顯得蒼白無力,但是他還是不想錢園園誤會他.

"這就是所謂陷害你,他是在陷害你,還是在幫你,你要我怎麼見人,你要我怎麼面對莫言,你是他的親哥哥!"

錢園園異常的憤怒起來,在情緒爆發的時候,她也顧不得自己沒有穿衣服,直接起身抬手給陸展言來了一記耳光.

陸展言默然的承受著她的憤怒,由于錢園園這一下的力氣太大,他的嘴角已經滲出了血跡,但是他依然動也不動的低著頭,在她面前安靜的坐著,可以理解為這是對她的懺悔,也可以理解為他在想到底該怎麼做.

"你真的確定展言和園園在這里麼?"

就在兩個人同時沉默的時候,樓下忽然傳來了趙瞳心的聲音,她的聲音顯得很焦急,而且很多人正在上樓.

接著就是柯景騰的聲音:"瞳心,你放心好了,我家雖然沒有專業的追蹤高手,但是想查一個人的行蹤,還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他的語氣風輕云淡,似乎在他看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趙瞳心卻不這麼認為,諾大江濱市,想查一個人的行蹤有多困難她還是知道的,那無異于大海撈針.

"瞳心,你應該相信景騰,他從來不說謊."

靳正庭淡淡的說,他的眉宇間隱隱的浮現出一絲憂慮,他早就想到了霍廷琛的計劃了,而且根據時間推算,現在他已經得手了,看著身邊同樣焦躁的陸莫言,他也只有無聲的一聲歎息了.

陸莫言沒有那麼多的廢話,他現在心里非常的凌亂,自己的哥哥和老婆都落入到了霍廷琛的手里,而且霍廷琛又是他們的死敵,這讓他很是為兩個人的安全擔憂,因為他也知道霍廷琛是個什麼樣子的人,瘋狂起來的時候沒有什麼是他不敢做出來的.

他幾步上了樓梯,二樓的房間很多,他逐個的尋找著,大聲喊著錢園園和陸展言的名字,從他的語氣里就能聽出他對他們的關心.

這樣房間里的兩個人更加的慚愧,雖然這不是他們兩個的本意,但是卻已經造成了既定的事實,這是無法改變的.

"你說,該怎麼辦?"

錢園園現在已經恢複了一些冷靜,她冷冷的看著陸展言,心里卻一陣陣的刺痛,她也知道陸展言不是故意的,因為兩個人在一起也有過一段時間,所以她很清楚陸展言的為人,知道他不是一個衣冠禽獸,剛才表現出來的責備,其實更多的是掩蓋自己的尷尬,以及對以後未知的日子的無助.

"事已至此,所有的後果由我一個人來承擔好了."

陸展言從始至終沒有為自己變白過一次,他淡淡的說著,站起來就往外走,可是他還沒有站起來,就被錢園園一把抓住:"事情不是你一個人造成的,我也有責任."

"算了,園園,我不希望看到你和莫言出現問題,所以還是我來承擔責任的好."

陸展言的聲音非常堅決,但是看向錢園園的目光卻非常的溫柔,這些年來他一點都沒有變過,容不得她受哪怕是一點的委屈.

他的眼神觸動了錢園園心底最敏感的那一根神經,因為在哪里,保存著她和陸展言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雖然嫁給陸莫言以後,她就刻意的和陸展言保持著距離,而且強迫自己從不想起他,可是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他也總是時常的出現在自己的夢里,雖然她不是很清楚他離開自己的原因,但是聰明的錢園園還是隱約的知道了陸展言之所以放棄這段感情,其實是不想和陸莫言爭奪自己.

所以她的內心深處是恨他的,但是今天他一個人就來救自己,看著自己的眼神又是那麼的溫柔,讓錢園園也忍不住心軟了,畢竟曾經是那麼的美好,而且看得出來,他對自己的感情過去這麼久了都沒有變淡過.

"我只問你一件事,你當初為什麼離開我,僅僅是因為莫言也喜歡我麼?"

錢園園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問出了這個問題,陸展言愣了一下,隨後苦笑的回答:"也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不可否認我對莫言是有很多的虧欠,但是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繼承了陸家的產業,為了維系龐大的家族,我需要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到工作當中,這樣一來我就不會有時間陪你了,所以我認為莫言更適合你而已,我只是想讓你更幸福,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意."

錢園園的目光閃動了一下,她點了一下頭:"我懂了,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可是你不會知道,當你說出和我分手的時候,我是多麼的恨你."

"對不起."

陸展言以為自己永遠不會對她說出這三個字的,因為對不起這三個字對一個女人來說實在太過沉重了.

錢園園卻笑了,她的笑容里充滿了幸福和留戀:"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我以為我會恨你的,但是我現在心軟了,就算你現在這樣對我了,我也恨不起來."

陸展言的瞳孔卻突然收縮了起來,他敏銳的發現了錢園園的反常,于是全神貫注的觀察著她的反應.

果然,錢園園忽然站起身來,飛快的沖向了窗戶,他們所在的房間在二樓,也只有七米左右的高度,但是如果是要用一個俯沖的姿勢沖下去的話,還是會有生命危險的.

從錢園園的話里,陸展言就預感到了她要做出什麼驚人的舉動,這個動作更加印證了他的猜測,所以當錢園園剛跑起來的時候,他就攔腰把她抱住.

由于她的沖勁很大,兩個人摔倒在了地上,正在這個時候陸莫言正好沖了進來,看到這個場面臉色立刻變了:"你們,在干什麼?"

上篇:第538章 陰謀得逞     下篇:第540章 靳穎的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