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524章 陰謀詭計  
   
第524章 陰謀詭計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的計劃恐怕不行,我們連續吃過兩次虧了,靳正庭一定會很注意保護他的家人,我們現在實力遭受到了極大的損失,就算還能勉強湊齊突襲靳家的人手,但萬一和前兩次一樣的話,我們就真的沒有和靳正庭對抗的資本了."

霍廷琛在這些問題上還是非常謹慎的,和靳正庭對壘多年,他非常了解自己的這個老對手,靳正庭不會犯下這麼低級的錯誤的.

許政卻笑了笑,點燃一根煙,說道:"霍總,你不是已經和靳穎合作了麼,我覺得她會有辦法弄清楚靳家守衛的分布情況的,只要我們能夠控制住靳家老夫人或者靳母中的任何一個,就算被包圍了也可以全身而退的."

霍廷琛的眼睛亮了一下,當初許顏可就是因為了解靳家別墅的守衛情況,才可以幾次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到靳家的.

"嗯,你說的不錯,明天的時候我就聯系靳穎,這件事讓她去做再合適不過了."

"另外,我們還需要注意一點,霍總,即便現在靳穎和我們是合作的關系,我們也不能過分刺激到她,所以行動的時候千萬不要傷害靳家的人,否則的話我們很可能失去這個安插在靳正庭身邊的威脅."

許政顯然是另有考慮,在制定長遠計劃上,他的確是非常的優秀的人才.

霍廷琛也意識到了許政的想法,于是微笑著問:"難道你還有別的計劃麼?"

許政並沒有打算隱瞞霍廷琛,因為他的任何計劃,都需要有霍廷琛或者程墨冰這樣有實力的上位者才能完成的,而他自己只希望能夠在幕後操縱著一切.

這些年來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模式,從來不會在人前表現出自己的能力,而且還經常擺出一副花花公子的樣子,讓別人以為他就是一個紈绔子弟.

不過現在江濱的亂局,讓他看到了自己取代靳正庭的希望,所以和程墨冰還是霍廷琛這麼危險的人物合作隨時可能會有危險,他也都要賭一賭,畢竟許家的實力有限,根本不具備挑戰靳家的資格,只能借助外部的力量來完成他的計劃.

這次就是到了關鍵時刻了,所以他不能對霍廷琛有任何的隱瞞,很多事情必須霍廷琛才可以完成的.

"是的,霍總,你想想看,如果我們劫持了靳老夫人和靳母,以靳正庭的性格,他一定不會放棄他的奶奶和媽媽的,那個時候我們就真的掌握了主動權,我們就可以拿到項鏈了,如果他們已經知道如何開啟寶藏,至少我們也不會讓他們拿到."

許政的注意力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寶藏,實際上他比任何人都想拿到寶藏,因為他需要急速的擴充自己的實力.

霍廷琛沉默了一會,他在思考許政提出來的計劃,這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情,因為靳正庭非常在意家人的安全,一旦有人威脅到他的家人,就會遭到他強烈的反擊,在這方面霍廷琛已經接連吃過幾次虧了,所以他不得不謹慎起來.

不過許政的計劃卻非常的誘人,這個時候雙方都處在一個很平衡的階段,雙方在沒有其他資本注入的情況下保持了一個均勢,不過趙瞳心是程美琴的養女,隨時都有可能得到關于寶藏的線索,這就像懸在他頭頂的一把鋒利的刀子,隨時都有可能落下來.

如果許政的計劃成功了,他們可以得到項鏈的話,至少不會讓靳正庭得到那筆能夠扭轉現在局勢的寶藏,霍廷琛咬了一下牙,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他必要要冒險了.

霍廷琛謹慎不假,但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他從來不會猶若寡斷,這也是他在靳正庭控制的江濱能夠生存下來的原因之一.

"好,就按照你說的去做,龍九和許婷,你們挑選人手隨時等待我的命令,一定要注意保密,靳正庭在江濱遍布耳目,如果被他發現就不好了."

他果斷的下達了命令,這也顯示出了他具有賭徒的一面,因為霍廷琛的人生就是一個天大的賭局,賭贏了,不但可以給霍家報仇,而且會一躍成為江濱的第一人,但是他絕對不能輸,因為輸了的人不僅僅是從游戲里出局這麼簡單,以雙方積累了這麼多的恩怨,靳正庭絕對不會讓他活在這個世界上.

"嗯,霍總,再有幾天趙瞳心的餐飲公司就開業了,我們是不是要去祝賀一下呢?"

許政特意的把祝賀兩個字說的很重,顯然是話里有話,他所謂的祝賀其實就是破壞.

他的話剛一出口,許婷就立刻表示贊同:"對,霍總,就按我的主意做吧,開業第一天就出現大量客人食物中毒,她的公司一定會經營不下去的."

只要是可以對付趙瞳心的機會,許婷一個也不想放過,她對趙瞳心的恨意早就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了,這也是霍廷琛對她最為放心的原因.

許婷是個很有心機的女人,這一點霍廷琛早就看的非常清楚,但是她也沒有特別大的野心,可能不是所有女人都像程墨冰一樣,把權力看成人生中第一追求的目標,許婷只是單純的想要得到靳正庭.

而趙瞳心是橫在她追求靳正庭道路上的那座不可逾越的高山,許婷和許政一樣,同樣沒有能力來鏟除,所以只能借助霍廷琛的力量,但是她和許政又有些不同,許政在達到自己的目的之後,會要求得更多,這也是霍廷琛隨時都要提防他的原因,許婷的目的就單純很多了,只要能和靳正庭在一起,其他的都不會在乎了.

霍廷琛的眼底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冰冷笑意,他覺得還是許婷更好利用,也可以更多信任一些,等到打垮靳正庭以後,他就會讓她和靳正庭一起去死.

霍廷琛和許婷根本沒有恩怨,之所以要許婷也去死,只因為她的心里只愛靳正庭,一切和靳正庭有關的人,他都會毫不猶豫的全部鏟除.

現在許婷表現出來的急切,其實就是對靳正庭的愛意,她越是想著急的搞垮趙瞳心,就說明她越想和靳正庭在一起,這已經觸及到了霍廷琛那一根敏感的神經了.

如果不是許婷還有利用價值,以及要顧忌許政的感受,他一定會當場將許婷殺死.

霍廷琛強忍住殺人的沖動,仔細審視著許婷的計劃,不可否認她的計劃是可行的,但是現在的時機卻不對.

"不,現在還不急,趙瞳心的公司里全部都是原來珠寶公司的員工,以及從楊氏集團調過去的人員,這些人對靳正庭和楊子燁都非常的忠誠,我們是很難收買他們的,而且如果太早暴露我們的目標,會引起靳正庭的警覺的."

霍廷琛搖著頭說,他現在不想刺激靳正庭,前兩天的行動,讓他最精銳的手下損失殆盡,所以現在身邊得力的手下很少,讓他現在很沒有安全感,這個時候他沒有勇氣和靳正庭撕破臉破.

每一個陰狠毒辣的人,無一例外的都非常在意自己的安全,因為他們都是自私的,霍廷琛自然也是這樣的人.

許婷明顯的有些失望,但是想到霍廷琛聽到不同意見時那種可怕的眼神,她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沒有把抱怨的話說出來.

許政悄悄的給她遞過去一個眼色,他知道霍廷琛的性格,如果許婷一味的堅持自己的意見,很可能會激怒霍廷琛,那麼將要面對他什麼樣的手段就不得而知了,只是隨便哪個下場都會非常的淒慘,所以就算許婷表現出了對霍廷琛那邊的傾向性,處于對自己這個表妹的寵愛,他還是很及時的阻止住她惹怒霍廷琛的可能.

"霍總,我們不能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趙瞳心的身上,她的確得到靳正庭的全力支持,但這不代表著搞垮了趙瞳心就能打敗靳正庭,他在其他的領域還有著非常龐大而恐怖的實力,如果我們忽略掉那些的話,後果對我們來說將是災難性的."

許政敏銳的捕捉到了霍廷琛看向許婷時眼中閃動著的殺意,于是趕快轉移掉了話題.

霍廷琛聽他這麼一說,思維也逐漸的冷靜了下來,他忽然發現如果不是許政的提醒,他真的已經把趙瞳心視作了當前最大的對手了.

忽略了靳正庭這個最可怕的對手,正如許政剛才所說的,簡直就是再難,這段時間他和龍九的情報網,一直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趙瞳心的公司上,就連靳正庭的集團現在有什麼動作都很久沒有關注了,如果這個時候靳正庭在背後搞什麼動作的話,自己簡直就是聾子和瞎子,一點察覺都不會有.

想到這里,霍廷琛的額頭上流出了冷汗,轉頭問龍九:"現在靳正庭有沒有什麼行動?"

龍九一臉茫然的搖頭:"哥,我的手下一直按照你的命令監視著趙瞳心的一舉一動,至于靳正庭那邊確實很少關注了."

"如果不是許政提醒,我們簡直就是犯下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了,你現在立刻命令負責情報的手下,從現在開始不能放松對靳正庭的監視."

霍廷琛的嘴角肌肉抖動了幾下,自從靳正庭和趙瞳心從東南亞回來以後,因為那個時候是雙方珠寶公司競爭最激烈的時候,所以他把所有搜集情報的手下全部派去監視趙瞳心了,反而忽略了靳正庭的動作,他現在才恍然意識到了,靳正庭才是他那個一生之敵.

"我想幾天的時間,靳正庭也做不出什麼小動作來,所以霍總也不要太過緊張."

許政淡淡的安慰著說,他的眼底閃過一抹別人發現不了的喜色,他的心忽然徹底的放下了.

和程墨冰看似不經意的對視了一眼,發現她的臉上也露出了同樣的表情,只有他們兩個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霍廷琛一直在考慮自己的疏漏,所以自然不會注意到他們兩個的表情,沉吟著說:"現在雙方都沒有能力改變局面,你說我們應該怎麼做才可以?"

許政呵呵一笑:"霍總,你應該知道,最堅固的堡壘往往都是從內部攻破的,很明顯,只要我們能夠分化掉靳正庭的內部集團,我們就能夠穩操勝券了."

"哦?可是楊子燁和陸展言都是和靳正庭一起長大的朋友,要分化他們是不可能的事情."

霍廷琛雖然這麼說,但是眼睛里已經露出了笑意,因為他看見了許政的陰險眼神.

上篇:第523章 毒計     下篇:第525章 最佳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