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443章 暗中爭斗  
   
第443章 暗中爭斗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對不起小姐,我們還沒有開業,請您在本店開業以後再來光顧."

餐廳經理不失禮貌的向餐廳門口兩個漂亮的女人說.

這家餐廳曾經是江濱最豪華的西餐廳,來光顧的客人都是江濱市的上層社會的人物,餐廳經理做的功課很到位,認出了其中一位是江濱市的交際名媛,許家的大小姐許婷,另外一個他也依稀有印象,是三次和趙瞳心斗氣揚言要買下餐廳的那個女人.

這個女人自然是程墨冰了,今天她和許婷聯袂而來,是為了打探虛實的.

"你們的老板是我的表妹,難道我不可以進去麼?"

許婷依舊是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但隱隱的透出威脅的意思.

餐廳經理是個聰明人,他也清楚趙瞳心是許家的人,所以稍顯猶豫,要不要放她們進去,畢竟是老總的親戚,不好得罪的.

程墨冰一拉許婷,冷冷的看了為難的餐廳經理一眼:"不要和他們廢話,我們想進去就進去,有什麼資格阻攔我們?"

程墨冰的強勢,讓餐廳經理不好阻攔了,他不認識程墨冰,但她上次和趙瞳心斗氣的時候他也在場,開口就要用幾十億買下餐廳的人,自然不是普通的人物.

許家大小姐也算的上金字塔頂端的人物了,但卻對這個女人低眉順眼,看得出地位一定是程墨冰更高了,餐廳經理的工作就是和人打交道,察言觀色的本事早就練得爐火純青了,所以斷定程墨冰不是自己能招惹的人.

于是在短暫的猶豫之後,還是讓開身位,放她們走進了餐廳.

經理都沒有阻攔,服務生就更不會干涉了,兩個服務生很有職業禮貌的鞠躬,然後為兩位美女打開了門.

許婷低著頭,做出一副很乖的樣子,眼底卻閃動著狡詐的光芒,程墨冰越表現的強勢對她的偽裝越有利,會把所有的仇恨吸引到她的身上,而且自己還能達到想要的目的.

她和程墨冰有過口頭協議,兩個人算是一種合作的關系,但程墨冰是霍廷琛的心腹大患,抱定霍廷琛這條大腿的許婷,在潛意識里已經把她當做了敵人,所以暗中對她已經動了心機,或者說,許婷在面對任何人的時候都更喜歡用心機,因為這已經成了她的一種習慣.@^^$

程墨冰走進餐廳的一瞬間,就被餐廳最近的裝修吸引住了目光,同時憑借生意場上多年的經驗,幾乎可以立刻斷定了,趙瞳心這次轉產會很成功.

她的眼眸中閃動了幾下異樣的神色,臉上卻不動聲色,因為她不會把自己的直覺告訴許婷.

就算兩個人現在是合作關系,但這層關系也親密的有限,何況許婷現在還是霍廷琛手下公司的總裁,她對許婷也存在這深深的防備.

許婷對生意場上的事情沒有程墨冰那麼敏銳,反而以她的眼光來說,這樣的裝修實在是太過普通,甚至有些土氣了,所以對趙瞳心的經營理念非常的不屑,她覺得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趙瞳心注定了要失敗.

"就這樣的品味還想和我斗?真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平民."!$*!

這是許婷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兩人各懷心事,邊走邊看,猛然發現餐廳中央正在用餐的靳正庭和趙瞳心.

此時的靳正庭神情很專注,他正拿著餐巾,細心的為趙瞳心擦拭著餐具,極為認真的表情里透出無限的溫柔.

對面而坐的趙瞳心,用溫柔的目光凝視著他,在她的眼眸里,溢滿了一種叫做幸福的感情.

許婷的心里立刻就泛起一陣酸酸的味道,當她看到靳正庭無微不至的照顧趙瞳心的時候,就已經有點受不了了,即便依舊是一副楚楚可憐的神情,但是掩飾不住眼神里的那一絲怨毒.

她恨趙瞳心,因為她理所當然的認為,是趙瞳心搶走了眼前本該屬于她的一切,如果不是靳正庭在場,她一定會忍不住沖過去,將趙瞳心撕成碎片.

程墨冰顯然比許婷更冷靜,但眼神里也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冰冷,她要得到靳正庭,趙瞳心就是橫在她面前的障礙,所以趙瞳心被動的成為了她的天敵.

只是她的目的和許婷是不一樣的,許婷的目的要比她單純得多,她的確從心里喜歡靳正庭,想和他在一起,為了得到他的心不遺余力,也可以說是不擇手段,這是性格使然.

但程墨冰卻不同,她想要和靳正庭在一起,不僅僅喜歡他這個人,她更看重靳正庭背後的靳家資產,和他在一起只不過是附帶的福利和得到那令她垂涎財產的先決條件而已.

雖說她們想得到的東西不太相同,目的卻都是一樣的,就是要將靳正庭占為己有,所以趙瞳心自然就成為了她們達到目的的障礙,所以在她們的眼里,現在正在靳正庭身邊享受溫馨的趙瞳心,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因為坐得角度問題,靳正庭沒有看到走進來的兩個女人,但趙瞳心很快就看到了她們,溫和的眼神逐漸變得凌厲起來.

女人天生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兩個女人對自己充滿了敵意,原因就是要搶自己深愛的這個男人,這是她絕對不能忍受的事情.

看到趙瞳心警惕的眼神,靳正庭回頭看了一眼,臉上的溫柔也淡去了,他的眼里只有趙瞳心一個女人,其他人在他的內心里只分成兩種,朋友或者敵人,這兩個女人無疑都是自己的敵人,不是因為在生意場上的敵對,也不是因為立場上的敵對,是因為她們和趙瞳心敵對.

每一個敵視趙瞳心的人,都是他的死敵,因為他只在乎她,再也沒有第二個人可以取代.

"正庭,瞳心,你們也在呀."

這種場合相遇,程墨冰自然不太好說話,許婷本來也很喜歡看她尷尬的樣子,以女人特有的敏銳直覺,她能從程墨冰的眼神里看出她對靳正庭的渴望,所以理所當然的也是她的敵人.

不過她知道現在還不是和程墨冰撕破臉皮的時候,因為在她們面前還有一個共同的敵人,趙瞳心.

而且趙瞳心已經處于了遙遙領先的地位,這是她們兩個都不希望看到的,所以許婷決定暫時和程墨冰完全聯合,所以為了防止她尷尬,適時的開口和他們打招呼,表現出很熱情的樣子,當然這也是做做樣子,在靳正庭面前,她必須要保持偽裝出來的淑女形象.

"嗯."

靳正庭不冷不熱的回答了一個字,就算是打過了招呼,他對許婷越來越沒有好感,以他的精明,一眼就能穿許婷的偽裝,而且他通過短暫的觀察,也能看到在許婷熱情的背後,看向趙瞳心時的那種怨毒眼神,這讓他對許婷更加厭惡了.

"靳總,趙總,我們又見面了."

程墨冰落落大方的打招呼,不時用放電的眼波看靳正庭一眼,又挑釁的瞄向趙瞳心,宣戰的意味很明顯.

靳正庭面無表情的轉過頭去,對程墨冰的態度更加冷淡,因為許婷再讓他厭惡,現在也沒有做出嚴重傷害趙瞳心的事情,而程墨冰已經付諸行動了,他必須要表明一個態度,那就是他和程墨冰之間,只會成為死敵,再無其他別的可能.

遭遇到了靳正庭的冷遇,程墨冰有點尷尬的站在那里,看向趙瞳心的眼神就更冰冷了,她把靳正庭對自己的冰冷態度,完全發泄在了趙瞳心的身上.

趙瞳心挽起靳正庭的手,目光堅定的回望著她,面對她的敵人,做出了最有力的回應.

"瞳心,我聽說你要轉產經營餐飲業,所以我很好奇,想過來看看你的餐廳是什麼樣子的,來了以後才感覺到,真的太貼近生活了呢."

許婷明里是在誇趙瞳心,實際上是暗諷,她的意思是在說趙瞳心沒有品位,之所以能在靳正庭面前說出這種話來,是因為她知道男人對女人的小心思缺乏了解,即便聰明如靳正庭這樣的男人,也不會很了解女人之間的那根軟刺.

果然靳正庭並沒有聽出別的意思,他以為許婷只是虛偽的恭維而已,所以沒在說什麼,他知道這種場面自己不太好說話,現在是趙瞳心表演的舞台,他了解自己的妻子,面對挑釁的時候她不會忍讓,會做出最有力的反擊.

"謝謝你的誇獎,我也覺得自己的理念挺不錯的,當然了,也許你體會不出來,這也很正常,不是每個人都能真正體驗到生活的樂趣的."

趙瞳心放下手里的餐具,淡淡的說,這是她對許婷的反擊.

許婷的臉色一變,她確實如趙瞳心說的那樣,除了每天的風花雪月,她不知道真正的生活是種什麼樣子.

"瞳心,我當然沒有你懂生活了,所以我也覺得你不適合做珠寶生意,這些東西距離你太遠了,還是經營餐飲業比較好."

許婷吃了一個暗虧,但轉眼就又找到了打擊趙瞳心的方法,從生意上入手,自己的珠寶公司已經逼迫著趙瞳心轉產了,說明她的目的已經達成,趙瞳心在這一場已經輸掉了,而且從語氣里,也流露出對趙瞳心出身平民的不屑,在身份上她有足夠的優越感,這可能也是她面對趙瞳心的時候唯一的優勢了.

趙瞳心淡淡的一笑,刻意的動了一下肩膀,露出了靳正庭送給她的那條價值兩億的項鏈,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的說:"不是我不適合,只是我不想做而已,資產再多也沒什麼用,不能買到一切的,做些自己喜歡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你說對麼?"

許婷的臉色又變了,趙瞳心故意露出了價值兩億的項鏈,一個意思是她對剛才的話做出的反擊,雖然出身平民,但現在她的身價要遠遠超過許婷,其次就是在告訴許婷,如果她真的想做珠寶業的話,一定是可以做到的,因為靳正庭會把最好的東西全部給她,有了他的支持,沒有什麼是不能做成的.

在一旁冷眼旁觀的程墨冰,看到趙瞳心的那條項鏈以後,臉色忽然一變,眼神里閃動著異樣的目光,然後悄悄的拉了一下許婷,微笑著說:"靳總,趙總,我們不打擾你們的燭光晚餐了,既然已經看完了,我們也該告辭了."

說完率先走出了餐廳,許婷猶豫了一下,也跟著她走了,眼神里卻帶著不甘的表情.

上篇:第442章 細微的體貼     下篇:第444章 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