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408章 反常的許政  
   
第408章 反常的許政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夜,天鴻珠寶公司,總裁辦公室.

"我們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拿下了江濱珠寶市場的半壁江山,兩位的工作做得非常出色,在這里,我要向你們表示感謝."

霍廷琛舉起一杯紅酒,對對面而坐的許政和許婷微笑著說,他的心情很好,因為連他都沒想到許政的計謀奏效的如此之快,而且效果看上去特別的理想.

他原本以為在觸及靳正庭的核心行業時,一定少不了一番明爭暗斗,甚至在潛意識里做好了處于劣勢的思想准備,讓他沒想到的是,靳正庭似乎沒有任何動作,完全一副對他放任自流的態度.

雖然他感覺到事情不會想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但還是值得高興的,和靳正庭斗了這麼久,好像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占據過絕對優勢.

霍廷琛不由得對許政另眼相看了,如果不是他告訴自己,在東南亞的山區蘊藏著極為廉價的原石,自己也不可能將珠寶價格壓得這麼低了,和靳正庭經營的珠寶公司比起來,他還是會處于下風.

許政淺啜一口紅酒,然後放下酒杯,淡淡的說:"霍總,我只是出了一個主意而已,要不是你的實力雄厚,是不可能在幾天的時間內控制東南亞深山里的幾個原石產地的,所以之所以能取得這麼大的成就,總得來說還是霍總的功勞."

許婷在一旁眉開眼笑的看著自己這位表哥,暗自得意自己的決定,她就是看中了許政多謀的優點,所以才要把他拉攏過來幫助她,目前來看對趙瞳心的打擊還是很有效果的.

從她的辦公室寬大的窗子看對面,屬于趙瞳心的辦公室還亮著燈,可見她現在一定是在為自己的珠寶公司嚴重沖擊了她的市場而煩惱.

只要趙瞳心覺得痛苦,就是她最開心的事情.

"許政,你覺得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霍廷琛的鳳眸里帶著不易察覺的笑意,虛心的向許政請教,他不介意自己放低一些姿態,對付靳正庭,需要許政這種人才.

"我是這麼認為的."

許政沉吟的說:"今天至少有十幾家小珠寶公司感受到我們的強大實力,知道不可能競爭得過我們,果斷的宣布了破產,我覺得那些都是些聰明人,如果一直拖下去,越久損失越大,我想有了第一批人作為榜樣,明天以後會有更多的公司選擇停業或者轉產,那麼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霍廷琛對許政的話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哦?你可以具體說一說,我們究竟有什麼機會?"

許政笑了笑,他知道霍廷琛不可能看不出,這樣說只是在考自己的眼力,不過他也沒有介意,霍廷琛是要用他對付靳正庭的,自己不展示出一點實力來,霍廷琛一定不會放心的將珠寶公司交給他和許婷.

許政不介意霍廷琛利用他,因為他也把靳正庭當做了自己的目標.

"霍總,集團的資金不是非常的充足麼?我們可以在那些小公司宣布破產之後,以較低的價格將他們收購過來,然後成為我們公司的分店,這樣有利于公司產業的鋪開,一旦形成了網絡式的規模,靳正庭再想對付公司就非常困難了."

霍廷琛微笑的點點頭,繼續問:"你不會只想到這些吧?許政,我一直很看好你,上次軍火交易失手的時候我都沒有怪你,是因為我知道,偶爾的一次失誤,並不足以掩蓋你的智慧."

他說這句話的含義就很深了,首先肯定了許政的聰明頭腦,其次也是在提醒許政,現在是在為他霍廷琛做事,所以不要試圖隱瞞他,最後是在警告許政,如果自己想動他,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許政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異樣,很快就恢複了平靜,他微微一笑:"霍總,我當然有更長遠的打算,不過在我說之前,想先聽聽霍總的計劃."

霍廷琛放下酒杯,臉色陰晴不定的看了一會許政,隨即笑了一下:"你我都知道珠寶行業是靳正庭的支柱產業,而且現在他的珠寶業務都是趙瞳心在打理,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不過在做生意這方面就差那麼一點火候了,所以我才決定集中全力搶占珠寶市場,畢竟她比靳正庭好對付一些."

"霍總選的這個突破口確實沒錯,靳正庭的商業帝國就像是一塊鋼板,從別的行業很難下手,趙瞳心就是靳正庭集團的唯一弱點."

許政表示同意,如果要他選擇的話,也會和霍廷琛一樣的.

"當時我的考慮就是搶占江濱的珠寶市場,從而擠壓靳正庭的商業空間,同時把他的目光吸引到這個行業里來,到了那個時候,我就可以利用珠寶行業牽制住他,有你們和程墨冰的存在,他很難將視線轉移到別處去,然後我就可以抽身,用天鴻集團的資本進軍江濱市的房地產."

霍廷琛的眼睛里閃動著興奮的光芒,這是他規劃了許久的藍圖,曾經他就想這樣做,只是苦于沒有和靳正庭抗衡的資本,不過當他搖身一變,成為天鴻集團的總裁程墨寒的時候,他的宏偉願望就有了實現的客觀條件了.

"我就知道霍總是這麼想的,因為靳正庭在江濱的第二大產業就是房地產,如果在這兩個行業里同時將他擊敗,靳正庭就不可能有翻身的機會了,霍總,我說的對麼?"

許政的眼神里帶著莫名的笑意,淡淡的看著霍廷琛說.

霍廷琛總感覺他的笑意很不自然,好像是在嘲諷自己,這讓他的心里感受到了一種冒犯,語氣也有些冷了下來:"怎麼,你不覺得我的計劃很完美麼?"

"霍總,你的計劃確實很好,不過還是少算了三點."

這是許政第二次和霍廷琛合作,對他的脾氣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知道霍廷琛在瘋狂的時候會喪失基本的理智,但在平時又格外的冷靜,所以他才用這種態度和霍廷琛交流.

"哦?你說說看,我少算了哪三點?"

正如許政預料的那樣,霍廷琛的臉上露出了謹慎的表情,他的每一步行動都關乎著複仇的計劃,所以不願意出現任何紕漏,每一個疏忽都可能致命,更何況是三點?

他不會覺得許政是在危言聳聽,所以給了他說話的機會,否則在正常情況下,要是有人當面用嘲諷的眼神看著他,他不介意把那個人的雙眼都挖出來.

"首先,霍總少算了靳正庭的兩個盟友,楊子燁和陸展言,他們的實力雖然不如靳正庭,也是江濱的大家族,手中掌握著客觀的資本,到時候你和靳正庭拼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他們出手就很可能打破平衡,到時候霍總會輸得很慘."

霍廷琛的臉色變了,他的確疏忽了,靳正庭的身邊還有兩個最好的朋友,他看了許政一眼,示意許政繼續說下去.

"其次,你似乎忘記了靳家軍方的背景,他隨時可以利用自己的背景達到想要得到的目的,而霍總雖然在名義上是程家的家主,但說句難聽的話,也不過是個傀儡而已,你的一切行動都要受制于程家老夫人的命令,這樣一對比,霍總就處于絕對的劣勢了."

霍廷琛不由自主的點點頭,他的確有這方面的顧慮,雖然控制了天鴻集團,但還遠沒有達到只手遮天的程度,就連那個叫趙四的程家管家都可以指手畫腳,這是他不能容忍,卻也不能不忍受的.

"最後,你的計劃有一個很大的缺陷,就是需要的時間太久,房地產的確是個能將靳正庭徹底打垮的行業,不過霍總好像忽略了,做房地產所需要的周期,如果首先取得珠寶行業的競爭優勢的情況下,你再去進軍房地產,那幾乎等于給了靳正庭三到五年的喘息時間,到時候他恢複過來以後,倒黴的很可能就是我們了."

許政的話說完了,霍廷琛的瞳孔驟然收縮起來,這三點是他從沒有想過的,經過許政這麼一說,他的心猛然一顫,自己忽略的這三點,每一個都可能斷送掉他所有的希望.

"許政,你分析的很好,我想你是不是已經有了對策?"

霍廷琛的心情很複雜,但臉上依舊帶著平靜的表情,他不能讓任何人看出自己的心虛.

"我覺得霍總應該適當調整你的計劃了,既然我們已經在江濱的珠寶市場站住了腳,那麼就應該先穩固防線,而不是急于和靳正庭正面對決."

許政自信的說,今天的他和平時完全不同,連眼神里都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可是表哥,我們好不容易把趙瞳心逼到了絕路上,難道就這樣放過她嗎?"

許婷聽許政這麼說,似乎有要就此收手的意思,她也不顧平時的偽裝了,著急的插話.

許政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許婷,他的心里很清楚她在想什麼,如果可能的話,他更願意兩個表妹可以和平相處,不過看情形是很難了,所以在經過一番抉擇之後,最終還是做出了選擇.

他擺手示意許婷稍安勿躁,繼續說道:"不,我不是想收手,而是我們要先鞏固住取得的地位,因為我們看上去占盡優勢,但只要靳正庭展開反擊,我們就會迅速敗退,別忘了他在江濱根深蒂固,而且還有深厚的背景."

"許政,你的意思是我們暫時放棄爭奪其他市場,只要控制住珠寶行業就可以了麼?"霍廷琛的目光閃動,他是個智商很高的人,一下就明白了許政的意思.

許政頗為冷靳的回答:"沒錯,只要牢牢控制住珠寶行業,不管以後局勢如何,我們在江濱都會有立足之地."

"然後呢?"霍廷琛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陰狠,不動聲色的繼續問.

"那就看霍總有多大的膽量了."許政看著霍廷琛,淡淡的說.

霍廷琛的瞳孔再次收縮:"你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霍總膽子夠大的話,就去一趟江濱,把程家的控制權奪過來,否則我們的一切設想都顯得不切實際."

霍廷琛沉默了,許政說的沒錯,如果他想要集中全力,就必須掃清程家這個障礙,只是他現在還沒有做好冒險的心理准備.

上篇:第407章 小馬的秘密     下篇:第409章 非常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