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404章 許顏可的改變  
   
第404章 許顏可的改變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一定要給我撐住!我們很快就到醫院了!"

許顏可一邊開著車,一邊大聲和躺在副駕駛位置上昏迷不醒的容磊說話,她知道,如果他一旦睡著,就不太可能再醒過來了.

容磊現在的情況很不樂觀,他的臉色因失血過多而變得異常蒼白,呼吸越來越微弱,左胸上的傷口雖然經過了許顏可的簡單處理,依舊有鮮血汩汩流出,意識也很模糊,許顏可在他身邊大聲說話都沒有一點反應.

根據許顏可的經驗判斷,他的左胸是貫穿傷,可以說那顆子彈已經打穿了容磊的心髒,他現在還沒有死,可能也只是因為他的生命力比較頑強,這麼嚴重的槍傷,即便將他送到醫院,恐怕也很難救活了.

但許顏可拖著他逃出來以後,還是第一時間找到了趙瞳心的車,隨即一腳油門踩到了底,向著醫院的方向疾馳而去.

許顏可早就習慣了死亡的氣息,當她還在霍廷琛手下的時候就奉命殺過很多人,這是她第一次感覺到死亡是那麼的恐怖.

她內心的最深處不斷的祈禱著容磊不要死,因為是他擋在了自己的身前,用軀體攔住了那顆本該威脅到她的子彈,她現在對容磊充滿了感激.

許顏可從小在霍廷琛的殺手組織里長大,在那個暗無天日的環境里,為了繼續生存下去,所有人都是自私的,深刻受到身邊人的影響,她的性格也慢慢地變得自私而冷酷.

容磊今天的行為,深深地震撼到了她的靈魂,許顏可現在還不能完全不理解為什麼面對死亡的時候,他可以毫無畏懼的擋在她的身前,但從沒人這樣對待過她,她只知道如果容磊就這麼死了,她會內疚一輩子.

現在情況緊急,也容不得她多想,暫時壓制住內心的說有波瀾,雙手握緊方向盤,專心的駕駛汽車在滾滾車流中保持超高的速度.

容磊的手機響起,是靳正庭打來的電話,容磊出來的時間太久沒有消息,所以他打電話詢問一聲.

許顏可不管自己滿手的鮮血,抓起容磊的手機按下了接聽鍵,這件事必須要讓靳正庭知道.

"出了什麼事情?"電話接通了,靳正庭用一貫的冷傲語氣問,很明顯他對容磊半天沒有消息有些不滿,按照往常容磊的效率,這種情況是不會出現的.

"正庭,我是許顏可,容磊他受了很重的傷,我正在送他去醫院的路上!"

許顏可的聲音很焦急,還好她保持了一定的清醒,她需要靳正庭幫她聯系江濱最好的醫生,所以勉強把現在的狀況說清楚了.

靳正庭的聲音停頓了一下,隨即變得冰冷了起來:"容磊是去接應你的,他怎麼會受傷?"

"現在沒時間解釋了!"許顏可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第一次這麼對靳正庭大聲說話:"我現在正在去醫院的路上,你能不能聯系到江濱最好的外科醫生?他受了槍傷,需要立刻手術!"

靳正庭沒有在意許顏可的態度,他從她的語氣里聽出了事態的嚴重性,大腦飛速的轉動了兩下就立刻做出決定:"你馬上帶他去江濱醫院,我會聯系柯景騰,你到醫院的時候,他應該已經在手術台前等你了."

"好,就先這樣."

許顏可把手機扔到一邊,她的眼睛里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江濱醫院,車速瞬間提升至兩百,紅綠燈在她的眼里已經完全變成了空氣,前方路口的紅燈亮起,她卻一踩油門,鳴了幾聲短促的喇叭後直接沖了過去,正常行駛的車流為躲避突然沖出來的紅色豪車而亂做一團,連續發生了幾起追尾事故.

正在一個十字路口執勤的一名交警,遠遠的看到一輛紅色豪車無視交通規則在公路上橫沖直撞,他把摩托車橫在了路前,抬手要求紅色豪車的司機停車.

他做夢也沒想到,紅色豪車不但沒有停車,闖紅燈穿過十字路口以後再次加速,以超速將近百分之兩百的速度直接將他作為路障的摩托車撞飛後,像一道紅色的閃電消失在公里上.

要不是交警看到紅色豪車沒有一點刹車的跡象,職業本能般的向後躲了幾步,那麼後果可能就是連人帶摩托車一起撞得粉身碎骨了.

他心有余悸的擦了一把冷汗,拿起對講機,剛想呼叫在下個路口執勤的同事,要他們攔住這輛差點把他送上西天的豪車,腦子里卻猛然有什麼東西閃過.

他下意識的放下對講機仔細的回想,額頭的冷汗就更多了,雖然紅色豪車的速度很快,但他依稀的看到這輛車的車牌,于是他馬上就想起來了,這輛豪車是屬于靳正庭夫人的.

這些街頭執勤的交警,對于江濱豪門家的車牌記得很熟,因為理論上講,這些車出行是不需要遵守交通規則的,曾經有個不長眼的交警,攔過江濱豪門公子楊子燁的車,結果那名交警第二天就被莫名其妙的下崗了.

這名交警暗自慶幸,幸虧自己沒有呼叫同事,否則的話,他和他的同事也逃不過被炒魷魚的命運,在整個江濱市,靳正庭這個名字連聾子都聽過,而且是個人都知道他對他的妻子極為寵溺,如果誰惹到了他妻子,一定會死的很難看.

沒被撞死就算他走運了,哪還敢追究靳家少夫人責任,活膩味了麼?

許顏可撞飛了交警的摩托車,一點也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嫻熟的操縱著汽車在公里上飛馳,她的車技很好,否則靳正庭也不會放心的把接送趙瞳心的任務交給她了.

從公司到醫院,正常情況下,開車需要一個小時左右,但許顏可只用了十五分鍾,前燈撞得有些變形的車已經停在了醫院門口.

接到靳正庭的電話,醫院已經有醫護人員在門口嚴陣以待的等著他們了,里面沒有柯景騰,不用猜也知道他已經等在手術室里,准備給容磊做手術了.

醫護人員在許顏可的協助下把已經陷入深度昏迷的容磊抬上手術車,有醫生檢查了一下他的傷口,許顏可從那醫生的眼神里看到了絕望的表情.

從醫生專業的角度來講,那顆貫穿容磊左胸的子彈,通過高速的旋轉,差不多已經把他的左胸腔內的器官攪碎了,最重要的心髒絕對不會幸免,所以即使他還有一口氣在,即使江濱最優秀的外科醫生柯景騰親自為他做手術,也很難把他從鬼門關里拉回來.

或者說,容磊能堅持到醫院,在那個醫生的眼里都算作醫學史上的奇跡了.

他的眼神激怒了許顏可,她一把抓過醫生的衣領,聲音冰冷的說:"別再讓我看見你那種他沒救了的眼神,如果他有什麼意外,我一定把你的雙眼挖出來!"

不可否認許顏可是個美女,但她的臉上沾滿了容磊的血,再加上說話的時候面容猙獰,就連平時見慣了死亡的醫生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喃喃的說:"小姐,您不要激動,我們一定會盡力的."

"我不是要你們盡力,是必須把他救活!否則我就讓你們給他陪葬!"

許顏可發瘋般的向醫生咆哮起來,被她抓住衣領的醫生嚇得雙腿發抖,他還從沒見過一個美女發起火來的樣子是這麼的恐怖.

也許她說的話不是嚇唬他們,而是真的會做到,很奇怪的,不止那個醫生,在場的所有醫護人員都有這樣的感覺.

一個有些上年紀的護士長面色比較正常,她努力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才小聲對許顏可說:"這位小姐,請您先放開王醫生,我們需要抓緊時間把病人送到手術室去,病人的生命體征已經很微弱了,越耽誤時間越不利我們對他進行搶救."

聽了這位護士長的話,許顏可才恢複了一些理智,她狠狠的松開手,惡狠狠的瞪了那個醫生一眼:"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點把他送到手術室去!"

"哦,好,快點,把病人推到第一手術室."

嚇傻了的醫生也回了魂,連忙招呼護士,將容磊推進了手術室.

手術室前的燈亮了起來,表示手術已經開始了,許顏可呆呆的坐在門口的長椅上,懊惱的用手抱住了頭.

她在擔心容磊,也在想自己為什麼會那麼在意他的生死.

許顏可從來沒有在意過別人,也不會為任何人擔心,現在之所以緊張的幾乎失去了理智,是因為從來沒人像容磊那樣為自己付出過什麼.

她忽然覺得有人願意為自己付出的感覺真的很好,從小生長在一個冰冷的環境里,讓她的心也逐漸冰冷起來,容磊的行為雖然與個人感情無關,卻像是一縷陽光,將她內心的那一抹堅冰融化了.

曾幾何時,許顏可也渴望過有人願意為自己付出,這是一個正常的女孩子都會做的夢吧.

一直都缺少關心和愛護的她,在潛意識里對這些就更加渴望得到,別人對她有一點好,都會讓她很感動,更何況容磊是在用生命保護她呢?

也許,只是一種感動而已.

容磊因為她而受傷,喚醒了她內心最深處沉睡已久的善良,所以她的心里現在帶著極度的內疚,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私自闖入到霍廷琛集團的內部,就不會被識破,容磊也不會去接應自己,就不會受傷了.

這些複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讓許顏可的心里像被什麼堵住一樣的壓抑,而她能做的,也只有默默的祈禱,希望容磊不會有事,就算她也知道,容磊是很難撐過這一關的.

手術室的燈依舊亮著,許顏可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只有幾分鍾,她就感覺像是過了一萬年那般的漫長.

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有這種感覺,被人保護的喜悅,還有感到對別人的虧欠.

許顏可正在經曆著生命里最重要的一次改變,也許從容磊擋在她身前的那一刻開始,從前那個冷酷無情的許顏可,已經隨著那顆子彈的軌跡,完完全全的消散了.

或者說,容磊用自己的行動洗滌了她的靈魂,讓她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得到了一次質的升華.

只是,為此付出的慘重代價,是她完全不能接受的結果.

上篇:第403章 我還不想死     下篇:第405章 個人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