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337章可怕的程墨寒  
   
第337章可怕的程墨寒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晚上七點,江濱市希爾頓酒店.

晚宴還沒正式開始,楊子燁和陸展言就早早到來,參加晚宴不是他們的目的,在江濱市的上層圈子里,楊家和陸家的少爺還不需要在這種場合交際.

他們主要的目的是來見一見從不在公共場合露面的天鴻集團的總裁,程墨寒.

這兩位花花公子其實就是人精,他們都已經感覺到了,在未來的一段日子里,程墨寒這個人,很有可能成為靳正庭的強勁對手.

他們是堅定的站在靳正庭一邊的,靳家和兩家的關系是世交,他們又和靳正庭從小玩到大,這份友情也沒什麼可以取代的.

而且他們兩家作為江濱市的代表家族,也不會容忍外來勢力在他們的地盤上踩一腳.

現在的情況是,江濱市的上流社會,對程墨寒幾乎一無所知,所以楊子燁和陸展言商量了一下,決定提前過來偵查一下,順便的偵查一下最近江濱的名流界有沒有出現新的交際花.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這句話適用于任何時候,所以楊子燁才來了不到十五分鍾,就已經開始左擁右抱的了,陸展言也是不遑多讓,豪門少爺到什麼時候都比較吸引名媛的目光.

陸展言筆直的站在一旁,手指輕輕地敲擊著玻璃酒杯支架,身邊的美女將一塊水果沙拉送到他的嘴邊,他不悅的皺眉,身旁的女人很識相的收回手.

陸展言直起身子,輕輕地推開依偎在身邊的美女,問道:"子燁,你覺得程墨寒今晚會不會來?"

美女知趣的起身離開,楊子燁身邊的兩個美女也很善于察言觀色,見到兩位闊少有話要說,也選擇了自動消失.

反正楊子燁已經要了她們的電話號碼,她們現在只要等待楊家大少的臨幸就好了,這次晚宴的任務也算是圓滿完成了.

楊子燁品了一口紅酒,打趣的說道:"誰知道呢,我聽說他在江東的時候,不管什麼樣的場合都不露面的,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樣子太丑,不好意思見人."

陸展言放下酒杯,說道:"我覺得他是在故作神秘,在公眾面前露面的次數越少,就越讓人忌憚,看來這個人的心理學不錯."

楊子燁點點頭:"不錯,據說當年的皇帝們都是這樣做的,越不讓大臣見到,大臣們就越敬畏皇帝,看不出這個程墨寒還有點帝王心術呢."

"楊少,你錯了,我可沒什麼帝王心術,我這個人只是單純的喜歡安靜,這個喧囂的世界並不適合我."

楊子燁尋著聲音看過去,只見一個身材中等,身著唐裝的英俊男人走過來,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用溫和得可以融化冰山的語氣說.

楊子燁和陸展言是何等的聰明,他們從這個男人身上散發的氣質,以及傭人們謙卑的眼神中就能猜出來,這個人就是今晚的主角,江東程家的家主,天鴻集團總裁程墨寒.

楊子燁翹起二郎腿,撇撇嘴,用一副愛理不理的口吻說:"你就是程總裁吧,請坐,不要客氣,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樣."

楊子燁的舉動很沒有禮貌,他是故意的,他說這話暗中的含義就是警告一下程墨寒,這里是江濱,是他們的地盤,程墨寒不過是個外人,最好收斂一些.

程墨寒顯然聽懂了他的意思,只是微微一笑,坐在楊子燁的對面,說道:"楊少多慮了,我這個人從來不挑地方,習慣隨遇而安,只要我喜歡的地方,哪里都能當成家."

他也很直白的告訴楊子燁,只要他喜歡江濱,就可以把江濱的一切都得到,只是對楊子燁強有力的回應.

陸展言接口道:"程總,你的口氣未免太大了,你想要安家的地方,那的人未必歡迎你."

程墨寒哈哈一笑,笑容親切而溫柔:"陸少,你的口氣才是真的大,我程某人想在哪安家,不需要別人歡迎,也沒人能阻止,憑你,還不夠資格對我指手畫腳."

"你說什麼?"陸展言豁然起身,從小到大還沒人敢這麼當面藐視他.

程墨寒的眼皮一撩,淡淡的說道:"陸少,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而已,何必動怒呢?"

陸展言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危險,聲音冰冷的說:"程墨寒,你太狂妄了,當年霍廷琛最意氣風發的時候,也不敢說出這樣的狂言!"

程墨寒又笑了笑:"霍廷琛?就是那個被靳家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宵小之輩?陸少實在太看得起他了,他憑什麼能和相提並論?"

陸展言還要說話,被楊子燁制止,他也站起身,說道:"程總,你似乎對自己的能力太自信了一些."

程墨寒的眼底閃過精芒:"楊少,聽說你們和靳正庭的關系不錯,難道他沒告訴過你們,一個自信的男人才會成功嗎?"

楊子燁的聲音里也帶上了些許怒意:"正庭是說過,但他是自信,而你卻是自負,不管你在江東混得多風生水起,這里是江濱,不是你的地盤,我要是你的話,初來乍到還是夾著尾巴做人比較好."

程墨寒的眼睛里帶著一絲嘲諷:"楊少,我好像不會你說的那種夾著尾巴做人,能不能教教我?"

他的意思就是,他不會夾著尾巴做人,但是楊子燁會,借此暗諷楊子燁只會抱靳正庭的大腿.

楊子燁哼了一聲:"程總,這是你的公司第一次到江濱投資,如果不懂得待客之道,可能今晚的晚宴就不能如期舉行了,今晚你邀請的人,幾乎沒有我不認識的,如果我告訴他們不喜歡參加你的晚宴,不知道程總能留下多少客人."

這是威脅,但楊子燁的確有這個資本,如今江濱市的名流們,無一例外的對靳正庭俯首稱臣,曾經和霍廷琛來往密切的,都已經被排除出這個圈子自生自滅去了,就憑楊家和靳家的關系,以及楊家自身的實力,同樣也沒人敢忤逆楊子燁.

"是嗎?"

程墨寒冷笑一聲:"楊少,我看是你太自負了才對,不要以為在江濱只有你們四個家族可以只手遮天,如果我願意,今晚我請的客人,沒有一個不敢來."

楊子燁也冷笑著說道:"我倒很想知道程總的手段."

程墨寒的臉上露出一絲殘酷的微笑,優雅的抬起手臂,伸出手指點了一下酒店外,說道:"大家都是聰明人,你們應該知道霍廷琛是個什麼樣的人,也知道龍九是個什麼樣的人,如果他們兩個帶著手下上門去請"

"我想不出整個江濱有幾個人不給他們兩個的面子,就算不給他們面子,至少也給他們那些手下的面子,為了不參加一個晚宴而弄得家破人亡,似乎不太劃算."

楊子燁和陸展言的臉色一變,他們看見霍廷琛和龍九,身著晚宴專用的禮服,正眼含笑意的和陸續到來的名流們寒暄,貌似很愉快的樣子.

他們也能看到,來參加晚宴的人,笑容不是那麼的自然,而且眼睛不敢看向霍廷琛,似乎對他很恐懼.

"兩位,你們現在覺得我有沒有這個資本呢?"

程墨寒適時地補了一刀:"當然,如果兩位覺得這樣的氣氛不適合你們,隨時可以離開,我不會阻攔的,畢竟兩位的身份高貴,貿然派人去請,似乎不太禮貌呢."

他的意思就是告訴他們,不是他拿他們沒辦法,而是暫時不想和他們起沖突,同時也警告他們不要有過激的行為.

"子燁,我們走."

陸展言拽了一把楊子燁,他們本來就不是為了真的想參加這次晚宴,只不過是想了解一下程墨寒這個人,現在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陸展言覺得沒有必要留在這里.

其實最主要原因是程墨寒這個人,他那種與生俱來的自信,對局勢的掌控力,以及若隱若現的壓迫感,讓陸展言覺得渾身不舒服,讓他甚至有了一種快點逃離這里的沖動.

這種感覺楊子燁也很清晰的感覺到了,不過他強行克制住,他還想和程墨寒再交談一下,因為雖然程墨寒就在他的面前,但是他好像根本看不透眼前的這個男人,讓他有了一種程墨寒深不可測的感覺.

"怎麼,陸少想走了嗎?我勸陸少還是留下來的好,因為等一會,你的弟弟也會來,不過不會帶著他可愛的妻子,聽說陸少和她還有過一段過去,不好意思,是我這個人太八卦了."

程墨寒說完這句話,就用一種陰冷到極點的眼神盯著陸展言,似乎在警告他,如果不想錢園園有事,就乖乖的留下來.

陸展言心中一沉,他感覺這個男人太可怕了,仿佛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中,一切也都在他的掌握中.

這種被人拿捏的感覺,讓陸展言出離的憤怒,在江濱市,在陸家的地盤上,被一個外來勢力威脅,這是打臉.

楊子燁剛想說話,程墨寒就對他說話了:"楊少,你也稍安勿躁,我知道楊少年少,沒有什麼人能讓楊少牽掛的,不過呢,我有幾個手下去了楊少的家里,如果楊少不想家里突然失蹤幾個人口的話,還是老實的坐在這里泡妞喝酒的好."

楊子燁的心也沉了下去,他隱隱感覺到,程墨寒早就准備好了,他就像一條蟄伏已久的毒蛇,只有在有絕對把握的情況下,才會露出毒牙.

現在也許就是程墨寒露出毒牙的時候.

上篇:第336章 一杯咖啡的威力     下篇:第338章 王子與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