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287章 霍廷琛的BT  
   
第287章 霍廷琛的BT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霍廷琛看了一眼許政的傷口,愜意的抿了一口手中的酒.

許政心里一怒,"臥槽,你沒看到我受傷了?霍廷琛,不要太過分."

"放心,我自然有把握讓你沒事."霍廷琛有著自己的打算,語氣很輕的說道:"這件事情你心里有沒有底,不是知道嗎."

霍廷琛站起的走到許政面前,走的很慢,許政知道霍廷琛的BT程度,面上一緊,也沒有在開口,他沒有這麼生氣也知道,霍廷琛不會陷害他,因為在這種關頭霍廷琛還需要他的協助.

不過霍廷琛那張妖異的面孔實在有些詭異,心里還是有些發沉.

霍廷琛伸出手,輕輕地拍著許政已經被冷汗浸透的肩膀,語氣極為溫和的說道:"這件事算我沒有調查清楚,我會補償你的,畢竟這個傷也算工傷不是嗎."

他說著,竟然真的蹲下身子,神情專注的檢查起許政腿上的傷口來.

"下次在這樣,我也會讓你嘗一嘗子彈的滋味."許政面色微緊,他看不懂霍廷琛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個男人BT的行為,真的無法預料.

心里卻開始微微發緊

霍廷琛謹慎的檢查著,動作輕柔而舒緩,好像生怕會弄疼許政一樣,輕輕地扯開許政血跡斑斑的褲子,露出被子彈擊傷的腿,他抬起頭,臉上帶著溫柔的笑,說道:"這一槍是為了我,放心,我會記住這個人情,我一向是個恩怨分明的人."

"我就替你把子彈取了把."

許政正准備拒絕,腿部傷口處,猛然一陣劇烈的疼痛襲來,霍廷琛的一根手指,已經深深的插進了傷口里.

許政疼得快要窒息了,但他拼命咬牙,不讓自己叫出聲來,直覺告訴他,霍廷琛現在的心思絕對是爆炸一般的憤怒.

畢竟輸了一局的人是霍廷琛,而且絕對夠霍廷琛肉疼很久.@^^$

霍廷琛不斷用手指挖著傷口,額頭上的青筋浮現,他的雙眼變得血紅,本來英俊的面容變得扭曲起來,極為猙獰可怖.

他的理智完全被憤怒所吞噬掉,現在心里只有恨,這種痛不欲生的情緒一直積壓在心里,終于在這次失敗後徹底爆發出來,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的肉體,他的神經,他的生命.

許政緊咬牙關,面色變得極為蒼白,竭力忍受著霍廷琛的怒火,鮮血從傷口汩汩流出,點點滴滴的血花隨著霍廷琛瘋狂的動作飛濺而出,灑落在名貴的純白色地毯上,化作一抹妖豔的顏色.

媽的霍廷琛就是個BT,以後他一定要遠離這個男人,眼下只能忍下來,他不想靳正庭沒弄死他,反而被霍廷琛弄死.

平常霍廷琛或許還算是個正常人,只要情緒不對,如果不順著來,那後果絕對不是他想要的.!$*!

終于,霍廷琛停止了動作,他的手里多了一顆發射後已經變形的子彈,許政也已經到了承受的極限,幾乎就要暈倒了.

霍廷琛快速舔掉手指上的血跡,入口咸腥的味道讓他感到很享受,他喜歡血的味道,不管是他自己的,還是別人的,血的氣味會讓他感到莫名的興奮,就像毒品一樣.

"子彈我幫你取出來了,你的人情我還了,好了,你現在還在流血,趕緊去醫院包紮一下傷口,好好養傷,多休息幾天,需要你的時候,我會找你."

霍廷琛開心的笑了一下,好像許政的痛苦不是他造成的一樣,還像一個很關心朋友的人那樣問候著.

許政虛脫的從霍廷琛的房間里退了出來,暗暗的罵了一句:"真tm的BT!"

霍廷琛拿起座機電話,撥通了一個分機號碼,很平淡的吩咐:"管家,我的房間弄髒了,你親自來收拾一下,我不喜歡等."

一分鍾以後,新聘請來的老管家推著清潔工具來到他的房間,老管家五十多歲的樣子,已經不再年輕了,深夜被叫起來,還有些神情恍惚.

和霍廷琛打聲招呼以後,正准備清理房間,忽然感到脖子上傳來一陣冰涼的感覺,這種奇特的冰涼迅速蔓延到全身.

他下意識的低頭一看,脖子上忽然多了一道淡淡的血痕,血痕正在逐漸擴大,鮮紅的液體從這道血痕里噴射而出,在他失去力氣倒下之前,依稀看到霍廷琛正伸出舌頭,舌尖來回舔著刀鋒上的滾動的血珠,毫無疑問,那血的主人是這個無辜的老管家.

霍廷琛非常的憤怒,只是許政對他來說還有利用的價值,所以許政要活著,不過總要有人承受他的怒火,他需要發泄,然後冷靜下來,在現在絕對不利的局面下,他必須要保持絕對的冷靜才有可能扭轉,畢竟這場游戲,還遠遠沒有到結束的時候.

霍廷琛一邊揮動手里的刀,在老管家已經殘缺不堪的尸體上瘋狂揮舞,一邊撥通了許顏可的電話,他近乎于咆哮的喊道:"我命令你,二十四小時之內給我干掉趙瞳心,不管你用什麼方法!"

靳正庭你不是在乎趙瞳心嗎,呵……

"好."許顏可雖然不知道霍廷琛為什麼這麼憤怒,但她想要聽的就是這句話,最近一直馬不停蹄的執行著任務.

心里一直惦記著趙瞳心懷孕的消息,她不能讓那個女人有第二次生下孩子的機會,她一定要看著趙瞳心那個女人痛不欲生的死去.

與此同時,那名被容磊故意放生的龍少手下,果然是個生命力頑強的家伙,他清醒以後,很快的收攏了群龍無首的人馬,撤回了幫派的老窩,霍廷琛干掉江濱市黑道老大龍少的消息.

也通過這些黑幫分子傳滿了整個市區,一場黑幫針對霍廷琛的報複行動正在醞釀中,在這背後,隱隱能夠看到虎躍積極奔走的影子.

今晚注定是一個不眠的夜晚.

清晨,陽光還停留在地平線以下,靳正庭的手機就響了起來,還在睡夢中的他立刻清醒過來,拿起手機一看,來電顯示的是趙瞳心的號碼.

靳正庭微微一皺眉,趙瞳心這麼早有什麼事,難道醫院出事了?

他有些緊張的接通電話說道:"喂?"

"正庭."趙瞳心的聲音很溫柔,還略帶著一絲憔悴.

"怎麼不好好休息?"靳正庭有些生氣的質問,孕婦應該保證充足的睡眠,知道趙瞳心沒有照顧好自己的時候,他的心里就會有種莫名的煩躁感,就連最善于控制情緒的他也控制不住.

趙瞳心猶豫了片刻,才說道:"我,我想你了."

靳正庭清冷的眼眸一暖,大概是趙瞳心從容琪那里得知了一些他的計劃,才會擔心得大清早給自己打電話.

他的語氣也跟著放軟說道:"放心,我沒事."

"可是我就是擔心你,正庭你知道嗎,我一晚上都沒怎麼睡好,真的很怕你有事."趙瞳心輾轉反側了一個晚上,還是決定給靳正庭打這個電話.

許是因為懷孕的原因,情緒也變得有些多愁善感,一顆心都記掛在他身上.

靳正庭聽出她還在緊張,以至于說話的方式和平時都有些不同,知道她在擔心什麼,心也跟著變得甯靜.

不過聽到她一晚沒有休息,靳正庭還是有些惱火,不由得聲音加重,用命令的語氣說道:"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情,你現在只需要照顧好自己,現在立刻去休息!有時間我去看你."

沉默了半晌,趙瞳心嗯了一聲,然後掛掉了電話,她不習慣表達,但是她知道他會明白,而且他更關心自己的身體,不需要太多的語言,這樣就足夠了.

靳正庭起身走到窗邊,拉開窗簾,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了進來,勾勒出他幾近完美的肌肉線條,他輕輕推開窗子,鼻尖是清晨清新的空氣,強如他這樣的男人,竟然也有些喜歡上了這個味道.

"霍廷琛,是你執意要破壞我喜歡的一切,所以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靳正庭眺望著這座城市的另一端,目光堅定.

霍廷琛也在貪婪的吸氣,他的房間里充斥著血腥的氣味,滿地都是碎肉,在他眼前,還躺著老管家的尸體,只是,已經沒有人能辨認出,這具尸體曾經是個人.

他是一個極端的家伙,每當理智被憤怒吞噬的時候,他就會變成一個魔鬼,只有殺人,碎尸,甚至吞下人肉才可以平複下來,但他的憤怒發泄完畢的時候,他又會變成一個極度冷靜的人.

此刻他現在嘴里嚼著一片肉,大腦飛速的運轉著,昨晚發生的一切都是靳正庭的回應,干掉一個秦三,卻要付出這麼慘重的代價,他甚至覺得有些得不償失了,不過他很快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他堅信自己不會犯錯,永遠都不會,與靳正庭之間的對決,勝者只有一個,那個人就是他霍廷琛!

手機響起,他接通了電話,是一名公司主管打來的.

"霍總,不好了!公司在江濱市的幾個分公司被黑幫砸了,很多員工受傷,我們報警,警察卻說這件事他們也管不了."

上篇:第286章 港口黑吃黑     下篇:第288章 穿白大褂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