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253章 聚會  
   
第253章 聚會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趙瞳心從容磊哪里回來,已經有些晚了,見到容磊精神不錯,她的心情也跟著好一些,走在路上迎著微風,露出了這幾天不曾出現的第一個笑容.

容琪有些奇怪的看著趙瞳心的笑容,疑惑的問:"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突然很放松."趙瞳心笑了一下說道:"我們回去吧."其實她是因為身邊的人一個個的離開,受傷,她很怕肖亞娟也這樣.

可以說如果再有一個她身邊的人出事,那就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趙瞳心想事情的時候,感覺到包里的手機在震動,順手從里面拿出來,看到上面顯示的熟悉的號碼,嘴角忍不住彎了起來.

"喂,怎麼了,現在找我,下班了嗎,事情都忙完了?"

容琪正想著誰給趙瞳心打電話,在聽到趙瞳心小女人一般的語氣,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肯定是他們boss的電話.

"嗯,在哪."靳正庭握著手機,聽著手機里傳出趙瞳心關切溫柔的語氣,眼前不由浮現出她小女人的姿態,淡漠的表情也跟著舒緩了下來.

楊子燁跟陳冬兩個互相對視了一眼,都覺得自己肯定是活見鬼了,他們認識的靳正庭,可是對任何事情都淡漠以對,極少人能夠讓靳正庭有情緒上的波動,更不要說是愉悅的表情.

現在不得不說,還真是一物降一物,就算是強大到毫無破綻的好友,也會有一天被一個女人降服,不過不管怎麼說,這種感覺還真特麼的很爽!

"我跟容琪去看容磊了,准備回去呢."趙瞳心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想著電話里的男人,嚴謹的表情是不是還那麼嚴肅.

"過來吧."靳正庭頓了一下,又說道:"勺園也在."

"好."趙瞳心拿著電話忍不住跟著點頭,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的行為很傻,視線瞄到容琪那雙戲謔的眼眸,不自然的咳了幾下.

"怎麼了."聽到趙瞳心的咳嗽聲,靳正庭忍不住眉頭一皺.

"沒事,只是突然有點冷."趙瞳心不想讓靳正庭聽出她的窘迫,何況這個天氣確實已經入冬,樹上的葉子都開始凋零了.

"下次不准一個人出去."靳正庭聽趙瞳心說冷,微微回暖的表情又冷了下來,他只是稍不注意這個小女人就不知道照顧自己.

"你在哪,我過來吧."趙瞳心聽著靳正庭話里的關心之意,耳根子忍不住泛紅,她怕在說下,容琪戲虐的眼神會變得更誇張.

"遠莊,容琪知道."靳正庭知道趙瞳心肯定不知道這個電話,直接指明讓容琪帶路.

真的,要不是顧忌正庭的戰斗力爆表,陳冬跟楊子燁很想說一些風涼話,但技不如人,還是要認清一些現實,最主要的是正庭不僅武力超群,這腹黑程度也是讓人防不勝防.

特別是那種明明一看就成熟穩重的男人,耐性比一般人都好,自己都很可能忘了自己做過什麼,但對方不僅記得,而且還記得很清楚,還很會把握機會狠狠的黑他們一筆.

剛好楊子燁跟陳冬沒少吃這種虧,所以還是想想有時候不要呈口舌之快.

不禁感歎,也就只有趙瞳心這只小白兔還不知道自己男人的腹黑,也只有她會傻傻的進了正庭布下的天羅地網,還傻傻的往里面鑽.

"好."趙瞳心不知道楊子燁跟陳冬的想法,笑著應了下來.

"容琪,我們去遠莊."趙瞳心只知道遠莊是江濱市有名的酒莊,卻不知道是具體販賣了什麼類型的酒,只知道里面的酒都貴的嚇人,雖然不知道靳正庭怎麼會在哪里,但只要那個男人在哪里,她就覺得安心.

"好."容琪知道趙瞳心臉皮薄,也就沒再說什麼.

遠莊顧名思義,一個莊園式的城堡,坐落在江濱市最北邊,高高的圍牆,半開放式的花園,跟幾十道水柱組成的噴泉,看上去富麗堂皇又不失貴氣,沒有繁華繁瑣的點綴,一切都恰到好處的讓人舒心.

容琪把車直接開進莊園內,停在大門口,趙瞳心迎著門口很多差異的目光走了下來,心里覺得奇怪,她臉上沒有東西吧,怎麼一個個像是看外星人的目光看著她.

容琪卻是很明白這些人的目光為什麼這麼驚訝,因為整個江濱市除了他們boss能夠直接把車開進來,就沒有第二個人可以開車進來.

門口的守衛可不是擺設,都是精挑細選下來的人,誰敢破壞規矩,那絕對不會管你是誰,全部別想再江濱市混.

能享受這樣的待遇的也只有趙瞳心,容琪不禁想,也就趙瞳心本人沒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吧.

趙瞳心被人盯著覺得渾身不舒服,也沒有心情看四周的環境,在接待人員的帶領下,很快就看到靳正庭高大的身影坐在沙發上,見到她的時候,眸色變得更深.

她還沒有朝著靳正庭靠近,勺園已經先一步截住趙瞳心說道:"瞳心你來啦,外面是不是很冷啊,看你這小手涼的,來我摸摸."

陳冬看到感覺到靳正庭眼神一冷,很想敲暈自己的女人,就算兩個人感情好,但現在是不是也要想一想是在誰面前.

勺園摸了幾下,覺得背後涼颼颼的,才驚覺自己干了什麼蠢事,大冷天她卻冒出一層心虛的薄汗,干笑了幾聲說道:"瞳心,我去給你倒一杯熱飲把,先去做一下."

趙瞳心本想說一些其他,件勺園把話轉移到其他地方,也只好順著她的話回答,"好."

勺園直接把趙瞳心帶到靳正庭的身邊.

陳冬心疼自己女人,直接把勺園拉了過來,"坐下,下次做事的時候想想在說."

"我們是感情好."勺園說的自己都心虛,好吧,她忘了boss還在.

而趙瞳心哪里卻沒有心思聽勺園跟陳冬說什麼,因為她覺得自己快要燃燒起來,自己一雙微涼的手,被一只大掌牢牢的握在手心,那片肌膚就像染上了勺熱的溫度,讓她忍不住想要縮回來.

但靳正庭握的實在太緊,她根本抽不出來,又怕自己反應太大,讓其他人發覺,所以只能讓自己看起來很平靜.

勺園叫了趙瞳心好幾次,見她臉色不斷泛紅,卻沒有應聲,以為她是不舒服,出生問道:"瞳心,瞳心?你怎麼了."

趙瞳心聽到勺園的聲音,連忙出聲回答,"我,我沒事啊."

靳正庭握著趙瞳心的手,感覺到她手心的冰冷,粗重的眉不由的擰起,直到感覺到她手上的溫度有所回轉,才把眉頭舒展開.

眼神淡淡的看了一眼勺園說道:"話很寬."

"……"勺園一聽就知道靳正庭話里的意思是說,她管的太寬了.

平常反應挺敏捷的一個人,怎麼現在這麼沒眼力勁啊,楊子燁同情的說道:"勺子,你這生了孩子,是不是真的跟別人說的一孕傻三年?"

勺園憋了許久,只憋出一個字送給楊子燁,"滾."

"被我說中了也不用惱羞成怒,我還是很能理解的."

"楊子燁你再說一次試試."

靳正庭看他們兩個還要拌嘴,冷冷的開口說道:"好了,談正事."靳正庭的視線看了一眼勺園的方向.

勺園立即領會的說道:"瞳心,走,我帶你逛一圈."

"好."趙瞳心知道他們三個男人要談正事,起身跟勺園離開.

楊子燁跟陳冬也收起玩笑的表情.

"霍廷琛私底下搞的小動作,不疼不癢的感覺像是在放煙霧彈,我覺得他肯定是有後招等著我們."陳冬先總結了一下他最近得到的消息.

楊子燁看了一眼趙瞳心的方向說道:"恩,我也這麼覺得,有幾個跟霍廷琛走的比較近的企業,也安安分分的沒動,特別是許政."

"先盯緊霍廷琛跟許政,至于其他的事情按兵不動,我想霍廷琛也快忍不住了."靳正庭心里也有自己的盤算.

楊子燁跟陳冬點點頭,贊同靳正庭的做法,敵不動我不動,敵若動我先動.

"正庭,我查到許顏可的背景很有問題,感覺霍廷琛救她,付出的代價並不小,如果只是棋子,似乎有些大費周章."楊子燁覺得這霍廷琛的想法不是一般的深沉,如果雙方不是敵對,他不得不佩服霍廷琛的心思縝密.

心機深沉的讓他都覺得可怕,簡直跟正庭不相上下.

"許顏可自己知不知道這件事."靳正庭思考其中的重要性.

"應該不知道吧,不然早就自己去查了把,而且好像很害怕霍廷琛,基本都以霍廷琛的話為首."楊子燁覺得許顏可純屬腦子有問題,心里愛著正庭,當初就不要作,如果她開口,正庭絕對有這個能力讓她擺脫霍廷琛.

現在悲劇了吧,還想重新回來,真是想太多了.

"恩,你再去查一下沈針的病況一個人不會無緣無故瘋了."沈珍的事情很快就有人跟靳正庭彙報,他感覺這事情牽扯比較廣.

上篇:第252章 許婷的可怕     下篇:第254章 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