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202章 身世之謎  
   
第202章 身世之謎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劉雯雯留給靳正庭的那個U盤,里面有關于趙瞳心和宋喬一案的全部內容.

電腦上顯示的是宋喬辦公室,趙瞳心站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里左右張望,時而拿出手機,時而念念有詞,像是在等什麼人.過了一會兒,她朝宋喬辦公桌上走去,似乎在擺弄著什麼,不一會兒她便走出門去.

的確,和劉雯雯說的一樣,走向宋喬辦公桌的那個人不是趙瞳心,雖然她們的背影極為相似,但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認出來.

可惡!

靳正庭一拳打在桌面上,要是自己當時能夠不那麼沖動,仔細看看這些東西,他和趙瞳心之間也不會弄成這個樣子.

"正庭."

楊子燁拿著厚厚一疊資料站在靳正庭辦公室的門口,見他趴著以為他睡著了,敲了敲門.

"什麼事?"

靳正庭抬起頭,看見楊子燁遞過來的資料,疑惑地問道:"這些是什麼?"

"趙瞳心的資料."

楊子燁將靳正庭手上的資料直接翻到最關鍵的一頁,"你不知道吧,趙瞳心並不是趙家親身的,這是十年前她被領養的證明."

領養,十年前.

靳正庭原本停滯的記憶隨著這兩個詞開始向後逆轉,十年前,許家小姐得了一場大病.會不會就是那個時候被人調虎離山,移花接木了?

如果許顏可不是真正的許家大小姐,那麼和她有著同一張面孔的趙瞳心就有很大的可能性.

這不是一個小問題,如果是這樣,恐怕許家要大亂.

"我要去趟醫院,這收養一事的知情人,恐怕只有她了."

趙瞳心從柯騰那里得知自己母親醒過來的消息後,馬不停蹄地往醫院趕.她身上帶著自己最後一點積蓄,母親醒了是一個好的征兆,她也要加油努力,重新開始.

柯騰見趙瞳心身上寬松的罩衫不禁啞然,沖她點點頭,什麼也沒有說,直接打開了病房的門.

"媽媽."

趙瞳心一頭紮進趙母的懷抱,聞著她滿是香水味的身體,莫名的心安.

這才是屬于她的生活,雖然苦澀,但卻很踏實.不用擔心因為某個人的喜好,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傻孩子,這些日子你受苦了."

趙母雖然看不見,但摸到趙瞳心不堪一握的手,還是泄露了所有.

"媽,只要你是健康的,這些苦都不算苦.你不是常說,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你就是我的青山,只要有你在,我就不會被苦難打到."

趙瞳心就算受了再大的傷,再多的哭,也從來沒有自殺的念頭.因為她無時無刻心里不在牽掛著病床上的母親.

有人說凌晨四點的菜市場會讓傷春悲秋的小清新無處遁形,對趙瞳心來說,只要想起趙母,她和靳正庭之間那些苦楚便算不了什麼.

"孩子,你聽媽說,媽這個病死也就是一個早晚的事.咱們明天就出院,你好好工作,找個好人嫁.不然,這樣拖累你一輩子,媽媽死了也覺得自己是個罪過."

對于這個女兒,趙母心里是無限愧疚的.若當初沒有領養她,她現在的人生會不會完全不一樣?

別的女孩現在正和父母撒嬌,沉浸子啊化妝品和連衣裙里無法自拔.而她的女兒則要因為她的醫藥費,早早從象牙塔里走出來.

別人想著怎麼花錢,而她的女兒卻想著怎麼節約每一分錢.

"媽,我不准你說這種話.錢我們有的是,柯醫生,是不是?"

趙瞳心握住自己母親的手,瘋狂朝後面的柯騰使眼色,心里開始發慌的她全然忘了自己母親已經看不見的事實.

現在的趙瞳心就像一個在跑馬拉松的運動員,終點是她心中唯一的信念.如果現在告訴她重點不存在,那麼她也將不複存在.

"是的,您不用擔心,趙小姐已經提前預支了您的醫藥費."

柯騰看不下去,將忍著不哭聲的趙瞳心攬入自己的懷中,緊緊抱住.

"怎麼辦?"

楊子燁陪著靳正庭一路打聽來到這里,沒想到就撞見這麼精彩的一幕,看著好友鐵青的一張臉,楊子燁又開始習慣性的嘴賤.

"我說吧,你不放在心上的總有人當寶貝.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曾經有一段真摯的感情擺在我眼前我沒有珍惜,直到錯過了才後悔莫及,如果給我一個機會喂,靳正庭,你要去哪兒?"

柯騰被院長點名還覺得莫名其妙,但看在坐在院長室里的靳正庭和楊子燁,就什麼都明白了.

"剛剛的事你們都看見了?"

"嗯."

靳正庭將一疊厚厚的人民幣遞給柯騰,"這是給趙瞳心母親的營養費,我給她肯定不會要."

"鑒于你們現在的狀況,這個錢我也不會拿."

柯騰筆直地站著,看都沒有往錢看一樣.

"她肚子里面的孩子還在不在?"

劉雯雯的話靳正庭是不相信的,趙瞳心不可能這麼快就把他們的孩子做掉.

"如果你來找她,僅僅是因為肚子里面的孩子,那麼他已經不在了.要是靳總沒有什麼事,我就先去忙了."

對于靳正庭,柯騰完全沒有之前的敬仰,一個大男人把女人逼成那個樣子,他從心里瞧不起他.

"柯醫生可真是一身傲骨,我差點就要相信了呢!可惜啊,你對趙瞳心那顆司馬昭之心,大家都看在眼里."

楊子燁看不下去,把柯騰剛剛打開的門一腳踹上,擋在他面前.

"楊總的話我聽不懂,我相信楊總看見自己好友懷著孕被自己老公送進監獄,你的反應不會比我小.話說,楊總和趙小姐也算是認識,怎麼會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自己卻袖手旁觀呢?"

想要替靳正庭說話的楊子燁碰了一鼻子的灰,埋怨地看了一眼靳正庭,要不是他理虧在先,自己又怎麼會被一個小小的外科醫生罵.

"孩子的事情是我對不起瞳心,但我這次來醫院的確是有要緊事.柯醫生,請你幫我安排一下和她媽媽的會面,有一些事情我要當面和她說清楚."

向來不會發脾氣的柯騰橫了靳正庭一眼,他搞不懂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她媽媽是趙瞳心活下去的唯一動力,是她生命的全部信仰,靳總,你大人有大量,放過她不行嗎?"

原來自己在他人心中已經是這麼卑劣不堪,靳正庭只有苦笑.

"我查出趙瞳心並非她現在的母親所生,剩下的,你還要我繼續說嗎?"

趙瞳心不是趙家親生的孩子?按照她對自己媽媽的態度,應該對此毫不知情.可這就能說明這個男人不會再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了嗎?

柯騰不相信,沉默了一會兒,他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我會幫你們安排見面,但警方那邊我還希望你能夠解釋清楚."

大概只有趙瞳心那個傻子相信是警方無能,查不出真凶.明眼人都看得出,這件事要是靳正庭不發話,警方無論如何都不會放人.

"好,請你幫我保住孩子."

靳正庭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柯騰的條件,事實上這也是他所期望的.

"只要她有一絲猶豫,這個孩子就不會消失."

對于柯騰來說,趙瞳心的歡喜傷悲才是放在首位的,他不會強迫她去做任何她不喜歡做的事情,哪怕這背後的代價是得罪靳正庭.

互相談好條件之後,靳正庭終于如願以償地在趙瞳心不知情的情況下走進趙母的病房.

趙母那雙沒有任何光澤的眼睛,像是一面鏡子,時刻提醒著靳正庭,他曾經對這對母女犯了多大的過錯.

"阿姨,瞳心的朋友來看你了."

柯騰幫助趙母從床上坐起來,替她在背後墊好枕頭,讓趙母能夠坐的舒服些.

對于柯騰無微不至地照顧,趙母很是滿意,不禁說道:"柯醫生真是醫術好人也好,要是我們家瞳心能夠找柯醫生這樣的人,我就可以放心地走了."

此話一出,在場的三個男人都迷之尷尬,還是柯騰最先打破僵局.

"阿姨您放心,瞳心這麼優秀,一定可以找比我更好的人,到時候就多一個人孝敬你了."

柯騰的話是故意說給靳正庭聽的,就像一個無形的巴掌甩到靳正庭的臉上.

"好了,你和瞳心的同學說兩句話吧,別人大老遠地過來看您呢!"

柯騰給靳正庭一個眼神,自己則識相地關上門出去了.

"阿姨,您好."

靳正庭很少和別人打交道,尤其像趙母這種身份特殊的人,這句"阿姨"還是他現學現賣的.

趙母客氣地笑笑,並不像和剛剛柯騰在一起時那麼健談.

"我來是想問您一件事,趙瞳心是您親生的孩子嗎?"

完全忽視掉楊子燁在旁邊瘋狂的眼神暗示,靳正庭直接開門見山地問,房間里突然陷入了一陣詭異的安靜,嚇得楊子燁大氣不敢出.

要不是靳正庭這身家和長相在這兒撐著,就這欠費的情商,楊子燁很懷疑他結婚的時候能不能過得了別人父母那一關.

"等了這麼久,終于有人問我這個問題了.你是喜歡我們家瞳心的吧?"

趙母的反應讓二人大吃一驚,最後一句話更是在靳正庭的心中激起了千層浪.

是啊,他怎麼忘了,趙瞳心是自己喜歡的人呢?

之前他也曾被許顏可偽裝的單純善良迷惑過,但那不過是過眼云煙,沒過多久他就識破了許顏可的真實面目.但趙瞳心不一樣,他們在一起幾千個日日夜夜,這個女孩除了愈發地堅強和依賴自己之外,幾乎沒有任何變化.

"瞳心是個很好的孩子,她被我領回家的時候已經十歲有余,按道理來說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領養對象,不過她好像對自己十歲之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這十年的母女情,我對她是充滿感激和愧疚的,這十年,大部分時間都是她在照顧我.我舍不得讓她再吃苦了,你幫我勸勸她,讓我出院吧!"

上篇:第201章 如夢初醒     下篇:第203章 惡人先告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