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198章 神秘的短信  
   
第198章 神秘的短信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在醫院深不見底的走廊里,趙瞳心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圍每一扇病房的門都是關著的,好像隨時都會從里面走出一個人來.

也是,醫院這種地方不知有多少亡靈飄蕩在上空.

走廊盡頭是護士站,趙瞳心知道那個地方,那是宋喬的辦公室.

"瞳心,瞳心,瞳心救救我!瞳心,救救我啊!"

"宋喬?宋喬,你在哪里?"

"我在天上看著你,你要堅強"

"啊"

趙瞳心從尖叫聲中醒來,眼前的漆黑告訴她,這一切不過只是一場夢.

渾身都是冷汗,趙瞳心沖了個澡重新回到床上,把臥室里所有的燈都打開.靳正庭有事外出,這個噩夢讓她不敢一個人待在黑暗里.

掐指一算,的確有好幾天沒有聽見宋喬的消息了.上次被抓去小黑屋,就是因為宋喬失蹤,想到這兒,趙瞳心的背上又開始冒起了冷汗.

容磊昏迷後第一次醒來,靳正庭和自己手下的骨干全部聚集在他的床頭.這幾日他們苦心調查無果,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容磊的身上.

他可是唯一見過凶手的,但容磊的話卻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那天朝我開槍的是一個女人."

容磊緩了口氣,艱難地回憶起了那晚的場景.

夜已經深了,他從基地訓練剛回到家洗完澡,就聽見有人在敲自己家的大門.他一開門發現是個女人,所以放松了警惕.

女人說她迷路,想要借容磊的洗手間一用,沒有多疑,容磊就讓她進了家門.

"boss,開槍打我的那個女人,和趙小姐幾乎長得一模一樣."

是她?靳正庭和楊子燁對視一眼,後者立馬起身出去.

許顏可被靳正庭囚禁在另一處秘密基地,這件事要真的是她所為,那麼她就可以直接下地獄了.

"說什麼胡話呢,你忘了趙小姐之前三翻四次陷入危險,明明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怎麼會傷害得了你呢?容磊,不是我秦三看不起你,竟然被一個娘們傷成這樣!是不是見人家漂亮,對人家有想法啊?"

秦三恨鐵不成鋼地說完才發現自己失言,容磊剛剛才說那女人長得像趙小姐秦三瞥了一眼靳正庭,還好他並沒有怪罪.

容磊沒有回應他的話,反而欲言又止的望著靳正庭.他該怎麼向boss說,他那天晚上碰見的女人看上去和趙小姐一樣人畜無害,不然他也不會掉以輕心.

"你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靳正庭和容磊共事多年,他甚至已經想到容磊憋在心里的話和趙瞳心有關.

"boss,我說句話您別見怪.當晚如果那個女人表現出一點危險性,我都不會躺在這里."

話已至此,容磊不願意多說,但靳正庭已經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可容磊中彈的那段時間,趙瞳心受傷正在醫院里,怎麼會走這麼遠來殺人呢?

"我知道,你好好養傷,我過兩天再來看你."

靳正庭沒有正面回答容磊的話,起身離開.

趙瞳心提心吊膽了一個晚上,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著.好不容易有了一點睡意,又被一條短信叫醒.

"誰啊,發短信這麼會挑日子."

趙瞳心嘀咕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從床頭櫃上摸來手機.

宋喬: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你現在在哪兒?

消失幾天的人忽然出現,趙瞳心的瞌睡瞬間全無,趕緊回撥過去,可電話通了兩聲就被掛斷,沒一會兒又有一條短信進來.

宋喬:我現在不方便接電話,七點我們在醫院門口碰面.

七點.趙瞳心看了看牆上的時鍾,時針已經快指到了六,難道她是剛剛下班嗎?

趙瞳心:你是上晚班嗎,這幾天干什麼去了?

這條短信就像是沉在海底的石頭,完全沒有任何回應.剛剛才昨晚噩夢的趙瞳心不可控制的要多想,還沒等到七點,外面的天還蒙蒙亮,她就從床上起來.

不行,她不想等,一刻也不想等.

清晨的醫院是一天中最安靜的時間,病人很少有人醒,只有偶爾幾個家屬子啊走廊里溜達.

趙瞳心走在出現在自己夢中的走廊,有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恐懼,她生怕自己夢中出現的事情成為現實.

這個她曾經進過無數次的辦公室,今天她還是第一次這麼猶豫推開這扇門.

房間一如既往的整潔,但卻空無一人.

"宋喬?"

趙瞳心左顧右盼地走進去,宋喬上晚班有個固定的習慣,就是喜歡窩在辦公室最里面睡大覺,用她自己的話來說這叫勞逸結合.

可等趙瞳心走到辦公室最里面,也沒有見到宋喬的影子.

牆上的鍾現在剛剛好七點,宋喬不是一個喜歡惡作劇的人,也不是一個言而無信之人,她說七點在這里碰面,就一定會在這里等趙瞳心.

可是,現在她去哪兒了呢?

趙瞳心連忙掏出自己的手機,再次撥通宋喬的電話卻已經是無法接通的狀態.

晨間的微風透過徹夜未關的窗戶吹進來,趙瞳心只覺得脊背發涼.

找不到自己的朋友了?我在一水陽光等你手機里一個陌生人發來的短信讓趙瞳心覺得這件事一下子有了眉目.

"許顏可,你給我等著."

趙瞳心收好手機,急急忙忙地從辦公室里跑出去.

她哪里知道,在自己走之後,一個男人從辦公室右邊的小隔間里出來,拖著一個眼淚婆娑身上滿是傷痕但是嘴巴被牢牢堵住的女人.

"看見你的朋友是怎麼對你的了吧?你覺得你活著還有意義嗎?"

男子眼神里的漠然讓宋喬恐懼,她覺得自己在他的面前不過是一只螞蟻,殺死她,沒有任何困難,也不會讓他產生一絲愧疚.

"我說了讓你見她最後一面,我做到了.現在,輪到你實現你的承諾了."

宋喬看了一眼自己亮著的電腦屏幕,心里滿是不甘,瞳心啊瞳心,聰明如你,怎麼就沒有發現我的電腦屏幕是亮的?那上面,可是我用生命換的東西啊!

趙瞳心急匆匆地趕去一水陽光,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就這樣和宋喬錯過.

這一錯過,豈止是一生,這一錯過,便是陰陽永隔.

"啊!"

趙瞳心著急著趕路,一不留心就和路邊的女人撞了個正著.感覺到手臂傳來的火辣辣地疼,她不悅地皺起了眉頭,低頭一看,竟然有一條兩指長的傷口正往外面咕咕冒血.

和她撞個正著的女人拿著一把鋒利的剪刀驚慌失措地看著她:"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這樣,要不我帶你去醫院看看?"

"嘶"

手上的傷讓趙瞳心倒吸一口涼氣,好在這傷口不深,現在已經慢慢開始結痂.

看著女人身上已經洗的微微泛白的衣服,趙瞳心歎了一口氣,搖搖頭:"沒關系,以後注意點,不要再劃到別人了."

"小姐,你真是人長得好心地又善良!"千恩萬謝之後,女人匆匆離去.

趙瞳心小時候不小心傷到了同學,對方家長獅子大開口要了一筆巨額的醫藥費,趙母沒有責罵她,而是東奔西走的借,沒日沒夜的工作,身體也就是那時候開始垮的.

有時候我們去原諒不是因為善良,而是因為懂得.因為懂得對方苦楚,所以才選擇慈悲為懷.

剛剛那個劃傷她的女人一看就不是有錢人,如果讓她陪著自己上醫院打破傷風針,說不定家里的日子又要更加拮據.還好那劃傷的地方在手臂內側,就算留疤也沒有多大的影響.

一水陽光是江濱市數一數二的休閑會所,趙瞳心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但卻沒有一絲膽怯.有句話說的好,仇恨會讓一個人勇敢.

現在的趙瞳心就是懷著對許顏可的仇恨,勇往直前,毫不畏懼.

一般很少人會在早上來休閑會所,獨身一人的就更少了.趙瞳心一進門,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小姐,請問您是一個人嗎?之前有預約嗎?"

在前台小姐溫柔的聲音中,趙瞳心的腦袋搖的像一個撥浪鼓.

"我來這里是要找人,一個姓許的小姐."

"您稍等."

前台小姐忙碌了一會兒之後,滿是歉意地沖趙瞳心笑笑:"小姐不好意思,我們進來的客人中沒有一個姓許的小姐.要不您和您朋友先聯系一下."

不在這里?趙瞳心失魂落魄地走出一水陽光,望著大街上來來去去奔波在早高峰的車輛,突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憊.

宋喬啊,你到底在哪兒?

靳正庭趕到囚禁許顏可的基地時,楊子燁正坐在她對面一臉吃了屎的表情.不用問,他肯定不僅什麼都沒有問出來,還被這個女人給擺了一道.

"正庭,聽楊總說你也認為容磊的事情是我做的?"

許顏可沒等靳正庭開口,主動提及了這件事.

靳正庭的沉默換來了她一陣嘲笑,"人啊,永遠都會被眼前人所蒙蔽.你可知道,你的枕邊人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單純簡單.之前她遇見了那麼多事,稍有不慎就會送命,她能活到今天就真的只是福大命大嗎?正庭,你真的了解過她嗎?"

許顏可此時心里恨不得放煙花慶祝,剛剛聽見楊子燁說容磊也懷疑他是被趙瞳心所傷,她第一次感覺到人間真情了呢!

"她再複雜也比你單純,容磊的事我會查清楚,不用你操心."

靳正庭關上門,轉身離去.

一夜之間,周圍的人都開始將矛頭指向自己身邊的小女人.一向堅定的靳正庭不可否認,自己心里有過那麼一絲動搖.

是啊,那麼多生死場合,她都化險為夷,的確有些不可思議.

"秦三,幫我問問勺園,趙小姐現在在哪里."

靳正庭剛掛完電話,趙瞳心的電話就打了進來,一接通,就聽見她帶著哭腔慌張無措的聲音.

"靳正庭你在哪里?他們說我殺人了,我好怕,你在哪里?你快來啊!"

上篇:第197章 女人最貴的衣服是她的…     下篇:第199章 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