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189章 真心話  
   
第189章 真心話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許政哼著小曲走在自家的走廊上,卻聽見二樓走廊盡頭的書房里傳出自己妹妹低聲的啜泣聲.他趕緊焦急地趕過去.

"爸,婷婷她犯了什麼錯,您怎麼動起了藤條呢?"

看見自己妹妹白皙的手臂上那兩條青紫的傷痕,許政心疼地一塌糊塗,趕緊將地上哭泣的人扶起來.

"許政你給我滾開,不然我連你一起打."

在許父眼里目光的注視之下,剛想起身的許婷又弱弱地跪了下去,不敢吱聲.

"許政,你來的正好,我正想問問你,你妹妹在外面做的那些荒唐丟臉的事情,你都知道嗎?"

許政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聽自己父親這麼一問,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氣.

"父親,您不也是懷疑靳正庭身邊那個女人的身份嗎?"

"愚蠢!"

暴怒的許父直接一巴掌甩到了自己愛子的臉上,滿臉漲紅,怒目相對.

"許政啊許政,我怎麼養了你這麼個蠢貨!許婷眼光短淺一夜和她一樣嗎?她現在又是開車撞人,又是投毒害人,發短信威脅別人,還找到別人家里去鬧.我們只是懷疑,沒有任何證據,但你妹妹做的這些事情,每一個他靳正庭都有證據!人家剛剛還打電話過來問我,管不管自己女兒了,言外之意還要我告訴你嗎?"

許父說完這句話之後,劇烈咳嗽.他是意難平啊,想他一生也算輝煌,怎麼養了這兩個蠢貨,好不容易有個能如他眼的女兒,現在還下落不明.

難道是上天要他許家垮嗎?

果然是那個冒名頂替的女人在背後興風作浪.許政跪在自己父親面前一言不發,但心里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打算.

那個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讓自己妹妹受了皮肉之苦,那麼她也不要想好過.

"柯醫生,我這還要幾天才能下床啊?"

想著自己這幾天請假扣掉的工資,趙瞳心就覺得肉疼.早知道現在不僅沒錢賺還要繼續給醫院貢獻,她當時一定忍住不躲,挨了那一巴掌.

"傷筋動骨一百天,你別老想著回去上班,好利索了才算,我看你還遠著呢!"

別人都是護士換藥,他第一次親自給別人換藥還遭來嫌棄,不過柯騰決定不和病人一般見識,包紮完之後,在趙瞳心的腳踝打了一個蝴蝶結.

"可愛吧!開心一點."

看著幼稚的蝴蝶結,原本想給柯騰翻白眼的趙瞳心卻沒忍住笑出聲,"想不到柯醫生看上去溫文爾雅的人竟然還有這麼幼稚的時候!"

"是嗎?"

柯騰將趙瞳心的腳重新放回床上,小心的幫她蓋好被子,心情莫名地好,也許應該趁著這個氣氛說點什麼.

"千金難買你樂意,難得你能笑,說明我這"幼稚"價值千金啊!"

太陽光照得整個房間亮堂堂的,趙瞳心看著柯騰背後的陽光,忽然覺得這個人像一個天使.

要是,她在遇見靳正庭之前遇見他,說不定現在是一番風景呢.

畢竟像柯騰這樣溫暖陽光的人,每一個人都會忍不住想要抱一抱.

"柯醫生,我可以抱你一下嗎?"

"啊?"柯騰沒有想到,趙瞳心會對自己提出這種要求,微微有些詫異.不過她一臉純真,要是拒絕了,倒像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當然."

柯騰合著被子,給了趙瞳心一個大大的擁抱.

"真的好暖,柯醫生,謝謝你."

你可是我陷入泥沼之後看見的第一縷陽光,真的暖的不像話.

有了趙瞳心的誇獎和擁抱,走出病房的柯騰嘴角依舊還掛著不願散去的微笑,這個微笑落在剛剛見證了他們擁抱的靳正庭的懷里,只覺得揪心和刺眼.

"柯醫生,我想我們有必要談談."

忽然從轉角站出來的男人讓柯騰嚇了一跳,看清來者何人之後,他嘴角的笑容瞬間凝固.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有些話要和他說.

"靳總,這邊請."

在寬敞明亮空無一人的VIP病房里,兩男人相對而坐,一個冷如謫仙,一個溫潤如玉,他們談論的重點卻是同一個女人.

"剛剛我看見你和瞳心在擁抱,恕我直言,我們兩個現在在法律上還是夫妻."

和之前一樣,在面對入侵者時,靳正庭總是充滿攻擊性的宣示自己的主權.因為他是靳正庭,所以這個方法簡單,直接,有效.

柯騰倒不是忌憚他是靳正庭,優秀如他,怎麼也不會傻著去給別人當備胎.

趙瞳心心中還有這個男人,柯騰看得分明,敗得慘烈,悄無聲息.

"所以,你來找我的目的是讓我和她保持距離嗎?可我覺得她現在身邊需要一個可以讓她依靠的肩膀,恕我直言,好像現在你並不方便."

即便他決定退出這場還沒有開始的感情糾葛,但是有必要為趙瞳心爭取的事情他還是會盡力爭取.

"不方便,的確不方便."

靳正庭苦笑一聲,"這個蠢女人要是和你一樣聰明就好了."

柯騰趕緊擺擺手,拒絕靳正庭話里的另一層潛在的涵義,"別,你還是和我說說你和那位許家小姐之間的事情吧,你為什麼要拉著她當替身.你要是說不清楚,我是不會幫你的."

"我找趙瞳心最初的確是只有讓她替代許顏可的目的,不過在後來的相處過程中,我漸漸發現了她的好,我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她,甚至不想和她結束我們之間的合作關系.可她卻老是介意,曾經被我當過許顏可的替身.我執意要和許顏可結婚,並不是為了愛情,而是當時有些事,需要這張結婚證才能解決.我喜歡的人,只有她一個."

靳正庭還是第一次把這些埋在自己心中的秘密公布于眾,說完之後,竟然有種垃圾被清理乾淨的輕松.

毫無疑問,從靳正庭口中聽到這一場合約婚姻的真相,柯騰是震驚的.

"那你剛剛為什麼不直接去見她?"

提起這件事,靳正庭只能無限心酸.木已成舟,他很難扭轉自己在趙瞳心心中的形象,而且現在事態不明,他們暫時分開,反而是保護好她的最好辦法.

他現在是風暴中心,沒准哪天那些人找不到他麻煩就找他身邊的女人下手了.

"我去見她,她會原諒我嗎?如果過段時間天下太平,我希望她能從你的口中得到事情的真相,你的話比我有用多了."

靳正庭拍拍柯騰的肩膀,起身離開了病房.

望著靳正庭的背影,柯騰苦笑,就算你說的話她不相信,但最後還是會跟著你走.

理智永遠都無法凌駕于感情之上,就像柯騰明知道自己愛著趙瞳心,但她心里只有靳正庭,他還是決定趟這趟渾水,將他們兩個送上鵲橋相會.

老遠看著ICU病房的牌子,靳正庭遲疑了一下,還是朝那邊走了過去.一些事,是需要面對需要懺悔.

靳正庭站在病房外面,透過窗戶望去,原本應該插在鼻孔里面的輸氧管,現在裸露在外面,一旁的顯示儀上,趙母的心跳漸漸趨于一條直線.

"快過來,她媽媽的輸氧管被人拔了."

靳正庭跑回原來的病房,一把抓起坐在床上發呆的柯騰,匆匆往ICU病房跑去.

站在對面樓,緊緊光望著這邊動作的許顏可露出了輕蔑地笑容,剛剛靳正庭和柯騰在病房里的對話她聽得一清二楚.

他對她根本沒有感情,難道她就對他情深義重嘛?靳正庭,我們兩個彼此彼此,從現在起,我不僅要毀了你,還要毀了你身邊的一切.

為了不讓趙瞳心擔心,柯騰讓醫院的人全部對她隱瞞消息,靳正庭推掉自己接下來所有的行程,獨自一人守候在手術室外面.

命懸一線,還好是靳正庭及時發現,不然就算是大羅神仙來了也無回天乏術.

從手術台上下來的柯騰脫掉自己口罩,靳正庭才看見他的臉上已是滿頭大汗.

"為了不讓她和你徹底決裂,我是真的盡力了,人保住了,要不我去給你邀邀功."

柯騰的話讓靳正庭松了一口氣,他這麼做,只是不願想讓趙瞳心更加難過.

"不用,也不要告訴她我來過.這件事情我會調查到底,看住你們醫院的人,千萬不要讓監控記錄被刪掉."

見趙母沒事,交代完一切之後的靳正庭匆匆離去.

剛剛因為在醫院,害怕打擾到趙瞳心的休息,靳正庭的手機一直處在靜音狀態,一看手機才發現,上面全部都是楊子燁的電話.

"靠,你總算是接電話了!"

急瘋了的楊子燁忍不住爆了一個粗口.

"怎麼回事?"

"容磊在他住的地方被人暗算了,現在正在這里接受手術.那些人可真的恨你啊,對著他連開四五槍.你快過來,我們都在這里."

掛了電話,靳正庭拿自己的勞斯萊斯幻影當超跑開,視江濱市茫茫車海于無物.

那些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一而再再而三地刺激他的底線,老虎不發威,真當他是病貓.

"阿冬,幫我借幾個人用用."

開著豪車在大馬路上狂飆,自然會引來一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的不滿,靳正庭看了一眼左邊沖自己比這中指的人,毫不留情地朝他的哈雷撞了上去.

"碰!"一聲巨響之後,哈雷撞倒路邊的樹木.

"怎麼了?"

"撞了個人.我需要大概二十個人,幫我清了東邊的場子,里面的錢可以全部歸你."

容磊常年跟著靳正庭做事,得罪的人不少.現在一時找不出誰是最後主謀,他只好一個個的清理.

"容磊的事情?這個忙我幫,不過錢我不要."

"我知道,這次的事情,我不讓勺園參與."

掛了電話,靳正庭車身大幅度漂移,一個急轉彎,終于在市郊一個普普通通的二層小樓前停了下來.

當初買下這個私人樓,就是看這里隱蔽,沒想到還是被那些人找到了.

門口守著的是楊子燁的手下,見靳正庭進來,趕緊讓路通報.

"楊總,靳總來了."

上篇:第188章 不能原諒     下篇:第190章 趕盡殺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