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153章 認出來  
   
第153章 認出來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客廳忽然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聚集到門外,像是等候某個人的出現,趙瞳心更是難以自持的握緊雙手,目不轉睛的看著門口.

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在眾人的垂首以盼的視線下,緩緩走了進來,他就像眾星拱月的那個月亮,不管走在哪里,永遠是舉目的焦點,他深邃的眼眸黑如濃墨,閃著凜然的氣息,在看似平靜的眼波下暗藏著深不見底的銳利,在加上他剛毅冷俊的五官上,更顯得氣勢逼人.

他的步伐穩健,每一步都好像是踩在他們的心上,讓人打心底想要去臣服,想要去膜拜,那種不可抗拒的反應,像是蔓延在他們心底.

趙瞳心有些雀躍的看著靳正庭,聲音罕見的溫柔小意,"正庭,你回來了啊."

"恩."靳正庭眼眸閃了一下,覺得今晚的趙瞳心有些怪異,就連稱呼也變得不一樣,他也就當做是因為場合需要,也沒做多想.

"好了,正庭,回來就一起坐下吧."靳父帶頭,坐入位置,其他人也按照身份背景,親遠疏離關系,坐下.

能跟靳父坐一桌的人都是跟靳家關系親密,飯桌上也沒有那麼多約束,不過輩分擺在那里,趙瞳心很有禮貌的拿著杯子站起來對著他們說道:"爸,叔叔們,顏可在這里敬你們一杯,你們隨意."

說罷一仰頭把杯子里的酒全部喝了,淺淺一笑.

"好."不知道誰先說了一個好字,其他人也跟著說道:"果然是許司令的女兒,巾幗不然須眉,夠豪爽."

"老哥的兒媳婦,真是厲害啊."

靳父的表情說不上高興,也說不上不高興,語氣很平常的說道:"呵呵,小孩子不懂事而已."

趙瞳心臉上的表情依然很平淡,好像一點也不在意靳父的話.

靳正庭的表情可以說一成不變,也可以說深不見底,他幽深的暗眸慢慢凝聚起一片雷云,又很快散去,像是不撐出現.

酒桌上並沒有因為這點小插曲,而停止敘話,靳父一個輩分的也開始自己的談話,靳母這邊的大多數女人的談話.

靳正庭在長輩的提問下,偶爾回答幾句,也不算冷場.

乘著沒人的空檔,趙瞳心對著靳正庭開口說道:"正庭,你今晚回來怎麼都不說話,是不是公司遇到了什麼事情."

靳正庭修長的手指放在桌面上,語氣淡淡的回答:"沒有."

趙瞳心有些看不懂靳正庭現在,在想些什麼,總感覺靳正庭口氣有些不一樣,不會是公司里出了什麼事情吧,"跟我說說吧,就算我不懂我可以替你分擔一些,我不想你這麼辛苦."

靳正庭的臉色愈加陰沉,讓人更加看不懂,不過語氣還是很平靜的回答:"是嘛."

趙瞳心很細心剔除魚骨,把魚肉放在靳正庭的盤子里,溫柔的語氣說道:"對啊,我是想要關心你的,來這是你喜歡的深海鱈魚."

靳正忽然開口要求說道:"去幫我泡一杯咖啡吧."

"好,我現在就去."趙瞳心聽到靳正庭想喝她泡的咖啡,臉上的笑容不禁放大,語氣都有些輕快的說道:"正庭,那你等等我."

靳正庭點頭.

看著趙瞳心的背影,陷入沉思.

很快,趙瞳心端了一杯咖啡上來,放在靳正庭面前,"正庭,你嘗嘗我泡的咖啡怎麼樣."

靳正庭看了一眼,冒著熱氣,鼻尖還能聞到一股醇香的咖啡味道,端起杯子放在唇上抿了一口,濃厚的咖啡味道,苦中帶著一點澀澀的味道,是他平常喝的口味.

但不是她,讓'她’泡咖啡不過是進一步確認他心里的想法,許顏可.

膽子還真夠大,那次跑了之後,銷聲匿跡了一段時間,現在竟敢直接堂而皇之的進了主宅,現在他想的是,許顏可在,那趙瞳心去了哪里,肯定是這個女人搞的鬼.

為了不打草驚蛇,靳正庭壓抑著心里的寒意,淡淡的說道:"味道不錯,有點進步."

許顏可一臉眷戀的眼神看著靳正庭說道:"正庭,我這可是為了你專門學的."

"許顏可,你什麼時候跟傭人一樣學會泡咖啡了."靳穎不知道現在看到的人就是許顏可,但只要頂著那張臉,靳穎都討厭.

許顏可看著靳穎臉上毫不隱藏的怒意,就像看一幼稚的小屁孩一樣不屑,"靳穎,你還是跟小孩一樣幼稚."

"許顏可,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才是最惡心的那個."靳穎氣的發抖,對就是這種感覺,這種漫不經心瞧不起一切的語氣,就像當時的許顏可,這才是許顏可的真面目吧,以往的那個女人,果然是許顏可裝出來的.

"靳穎,我……."許顏可以為靳正沒有發現她的身份,有些委屈的把話說了一半,讓人照成她容忍靳穎無理取鬧的假象.

靳穎知道靳正庭有多在乎許顏可,也擔心靳正庭為了維護許顏可開口,看了一眼他的表情,見他沒有想要幫忙的樣子,心里松了一口氣,底氣也足了:"別假裝了,許顏可,你的真面目,我們都看清楚了."

其實靳穎本是一句無心的話,但聽在許顏可的的耳朵里就是變了味,她原本有些心虛的心情,更加不適,好像靳正庭也看穿了她一般,面色不由一變.

"走."靳正庭高大的身子站了起來.

飯桌上早就注意到他們的情況,只是礙于靳父的面子,一直當做沒看到,靳父一臉不悅的說道:"怎麼回事."

"爸爸……."靳穎打算先開口告狀,不過看到她哥警告的眼神只好住嘴.

靳正庭淡淡的解釋:"爸,顏可有些不舒服,我送她上樓."

許顏可聽了,配合的露出難受的表情.

"恩,去把."靳父看了一眼許顏可的表情,確實像是不舒服,沒在詢問.

靳正庭走在前面,許顏可乖巧的跟在後面,兩個人回到樓上的房間,靳正庭並沒有帶許顏可進臥室,而是留在臥室外的小客廳.

"正庭,我想你."許顏可看屋內只有兩個人,柔弱無骨的身體像是水蛇一般想要貼住靳正庭.

靳正庭冷著臉,一手鉗住許顏可的手腕,手掌的力道微微一收,深邃的眼眸帶著一股狠厲,冷冷的說道:"許顏可,不用再裝了."

許顏可愣了一下後,笑了起來,笑的張狂放肆,笑的肆無忌憚,一點也沒有被發現的驚慌,直到手腕上傳來的劇痛,讓她的眉頭皺了起來,"正庭,你怎麼猜到是我的."

"是不是,你也是一樣想我."許顏可說著伸手還想去摸靳正庭的臉.

不過被靳正庭直接閃開,他幽冷的眼眸寫滿厭煩,手臂一送,直接讓許顏可摔在地上,退後了一步,冷然的說道:"許顏可,你不用跟我玩這些花樣,她在哪."

許顏可聽到靳正庭關心的語氣,心里一怒,臉上卻是一片調笑的語氣,"那你先告訴我,你怎麼知道我不是她."

她哪里不如那個女人,趙瞳心不過是個冒牌貨,靳正庭再喜歡趙瞳心,也不過是她的替身不是嗎,不然又怎麼會找個跟她一模一樣的人呢.

靳正庭為了趙瞳心的安危,淡漠的回答,"咖啡的味道不一樣."

"一個咖啡有什麼不一樣,難道她的咖啡就泡的比我好,我不信,我為了給你泡咖啡,學了好幾年的技術,怎麼可能會比她差."許顏可覺得有些可笑,她跟靳正庭可以說從小認識,青梅竹馬,又是世家交情,他怎麼可以因為一個冒牌貨而不選擇她呢.

他們在一起不過是三年,不是嗎,她跟靳正庭可是認識了二十幾年.

恰巧跟許顏可說的相反,趙瞳心泡的咖啡難喝的沒有之一,所以許顏可這杯咖啡無疑是最大的馬腳,但靳正庭沒准備解釋,特不願意等待,語氣陰沉的問道:"快說,她的人在哪."

許顏可答非所問的來了一句,"不如我把項鏈還給你,你不要那個女人怎麼樣."

她知道靳正庭追了她三年之久,就是為了那條項鏈,她就不信拿這條項鏈靳正庭會不上鉤.

果然靳正庭臉色一沉,暗眸洶湧著怒意像是要將許顏可燒毀,削薄的唇瓣冷冰冰的吐出幾個字嗎"她,在,那,里."

"靳正庭你竟然為了她那條項鏈也不要了,你不會是愛上了她把."許顏可看著他沉默不語的表情,臉上的偽裝再也維持不下去,目露凶光的叫道:"我不會放了她,絕對."

"你再說一遍."靳正庭聽到許顏可的話,大手一鎖,直接扣住許顏可的喉嚨,將她的人提了起來,雙眸的冷意像是要將許顏可凍住,他手上的力道不斷縮緊.

許顏可紅潤的臉色開始變得蒼白,腹部的氧氣慢慢的消失,她突然感覺一陣恐懼,好像靳正庭下一秒真的會殺了她一般,不行,她還不能死,她還沒有達到她的目的.

無力的伸手想要扯開靳正庭,但靳正庭的臂力就像鐵一般鋼硬,捏著她就算捏一只小雞一樣輕松.

靳正庭看著許顏可不能呼吸的表情,淡漠的臉上森冷一片,"人在那."

"我,我說."許顏可實在害怕,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心里就算萬般不甘,也只能說.

靳正庭一松手,許顏可再次落在地上,劇烈的咳嗽,撫摸著被掐著生疼的脖子,勉強的說道:"那個女人在後花園的草叢里."

上篇:第152章 被打暈     下篇:第154章 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