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62章 震怒  
   
第62章 震怒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趙瞳心使勁的搖頭,就算她不抬頭也能感受到臉上火辣辣的疼痛,現在她的臉一定腫的很高,她不想將自己脆弱的一面讓他看到.

柯景騰以為趙瞳心還在害怕,聲音輕柔的說道:"瞳心,沒事了,先讓我檢查一下你的傷勢吧."

趙瞳心還是躺在靳正庭動也不肯動,兩只手揪著靳正庭的胸襟.

靳正庭心中一動,伸手將趙瞳心的臉翻了出來,原本白嫩的基本上印著五條深深的血痕,肌膚高腫的都能看到細微的血管,每一處都顯得觸目驚心,沉穩如他,看到她臉上的傷口,忽然不敢伸手去碰.

"好丑,不要看."趙瞳心看到靳正庭眼里的心疼跟震怒,更加不想讓她看到自己這個模樣,將臉轉到了他的胸口.

旁邊的柯景騰掃到趙瞳心臉上的傷口,也是一沉,沒想到那個男人下手這麼重.

靳正庭五指攥緊'咯咯’作響,像是極力忍耐心中的怒火,臉色平靜的可怕,就像暴風雨前的甯靜,讓人心中無端升起懼意,冷漠的聲音說道:"子燁,把他帶回去."

"恩?"楊子燁扭頭看到靳正庭陰狠的表情,也是一嚇,怎麼突然這麼生氣,只要是被帶回去的下場,絕對是慘不忍睹……

他看了一眼柯景騰,見他沒什麼表情,眼神也是一凜,沉沉的說道:"我知道了."

臉上的疼,又怎麼比的上精神受挫,趙瞳心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放下,頭一歪暈了過去.

靳正庭察覺到懷中的女人身子一軟,神色晦暗不明,抱著她大跨步的離開,清冷的聲音說道,"我先帶她去醫院."

"好,我馬上跟來."柯景騰明白在這里沒有儀器檢查,正庭是擔心她身上還有其他傷口,所以先去醫院.

楊子燁一腳踩在肥胖男人的頭上,打的太久,氣息有些微喘的問道:"怎麼回事,要去醫院檢查."

"瞳心,臉上的傷,很重."柯景騰沒有描述傷口有多重,不過可以讓靳正庭一貫清冷的表情露出凶狠的眼神,可以確定這個傷肯定不輕.

楊子燁聽後心里又是一火,抬腳狠狠的踹了一腳地上的男人,罵道:"操,你個死肥豬,這次你死定了."

肥胖的男人已經沒有自覺,只能趴在地上直哼哼.

"好了,子燁叫人過來處理一下先,順便調查一下這個男人是誰."陸展嚴第一時間就准確的做出安排.

"我知道了."楊子燁也知道再打下去這個男人肯定要廢,不過不能這麼便宜了他.

醫院內,靳正庭將趙瞳心放在病床上,坐在沙發上,食指與中指之間夾著一根點燃的煙,煙霧嫋嫋上升,就如同他的表情一樣讓人撲所迷離.

就算靳正庭沒有說話,他周身的氣場,讓圍在病床旁邊的幾個醫生,後背升起一股寒意,好似如果床上的女人如果有一點閃失,他們也會跟著倒黴.

幾個人手上處理傷口的動作更加輕柔,生怕弄疼了床上的女人.

很快傷口就被處理好,其中一個醫生被推了出來說道,"靳,靳總,趙小姐的臉傷已經處理好了."

"有沒有其他地方受傷."靳正庭將手上的煙摁滅,深邃的眼眸掃向他們.

年輕的醫生有些不敢看靳正庭駭人的眼眸,磕磕巴巴的說道:"肋,肋骨斷了一根."

靳正庭聽到趙瞳心肋骨斷了一根,神色冷的像是凝結成冰渣,緊抿的薄唇冷冷的吐出兩個字,"出去."

所有醫生如蒙大赦,全部魚貫而出,仿佛身後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在追趕他們,一刻都不敢停留.

走出病房,有人靠在牆上呼吸,"天吶,剛剛我都以為會死在那."

"靳總的表情實在好恐怖."

柯景騰正好穿著白大褂趕了過來,詢問了幾句趙瞳心的情況,也知道他們害怕的原因,寬慰道:"麻煩你們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把."

說的人跟柯景騰關系比較好,作為同事他好心的提醒道:"柯醫生,你一個人沒事嗎,靳總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柯景騰為人低調溫和,一般人不知道他跟靳正庭的關系,而且他也沒說過,"沒事,這里有我就可以了,你們去忙吧."

有些人實在怕了靳正庭,感謝的說道:"那就麻煩柯醫生了,我們先走了."

"柯醫生,你就多擔待一點了."

"無妨."柯景騰看著他們離開後,才轉身進了病房.

門一開就看到靳正庭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窗邊,好像籠罩在一片黑暗當中,全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冰冷氣息,他輕輕的問道,"正庭,你沒事吧."

靳正庭身子沒動,淡淡的回答:"恩."他只是在想如果他陪她過去,或許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怒意就像一把火苗,好像不管怎麼樣都熄滅不了,心里更多的是自責,她身上的傷每一處都在提醒他的疏忽,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她還好吧,我聽其他醫生說了她的情況."柯景騰看了一眼還在昏迷的趙瞳心,就算傷口處理過了,可是看著也很嚇人,身上多處青紫,肋骨還斷了一更,放在一個女人身上的確很嚴重.

覺得自己有些白問,要不是她夠堅持,很可能已經被……

柯景騰把其他醫生不敢說的情況全部挑明:"臉上的傷會比較消得快,不過肋骨可能要修養半個月才能好好,而且可能會出現其他並發症,還要多觀察一下."

柯景騰看著靳正庭的身影就似一座山一樣屹立不動,心里微歎了一聲,轉身出去,將空間讓給兩人獨處.

他明白此刻心里最不好受的恐怕就是正庭了,不管是多危險的境地,多緊急的情況,哪怕是生死之間,正庭總是將所有事情掩藏在心底獨自應對,不屑去做多余的解釋.

而這樣的他只會讓人更加敬佩跟敬重.

靳正庭聽到關門聲,高大的身影轉了過來,靜靜的凝視床上的女人,月光打在她臉上,讓她蒼白的小臉更顯柔弱,一頭黑發散在胸前,緊皺的眉頭,跟翕動的紅唇,無一不在說明她的害怕.

他走了過去,坐在她的身旁,抬手撥開落在她臉上的頭發,手指在她傷口上流連不止,深邃的眼眸的就像一汪清幽的湖水,讓看不到他眼底湧動的暗流.

趙瞳心沉浸在惡夢當中,無數只手向她襲來,好像要將她落入黑暗,不管她怎麼吶喊,怎麼尖叫,喉嚨里一直發不出聲音,隔著一面鏡子,她清楚的看到靳正庭懷里揉著一個女人,深情的擁吻.

那個女人長著一張跟她一模一樣的臉型,眼神好像在炫耀勝利一般得意的朝她看去.

她不斷的捶打玻璃,想要告訴靳正庭,她在這里,可是不管她怎麼做,靳正庭一直抱著那個女人沒松,不久他們兩個好像要離開.

趙瞳心心急的不斷搖頭,雙手緊緊的抓著被子,嘴唇死咬著不松,仿佛下一秒就會咬破.

靳正庭眸色一聲,修長的食指伸到趙瞳心嘴邊,頂替她的下唇讓她咬住,尖銳的牙齒刺入皮膚,下一秒就他的手指就被咬破,鮮血順著她的唇角流下,

他的表情淡漠的沒有一絲浮動,另外一只空閑的手撫慰似的在她下巴處摩挲.

趙瞳心突然感覺到口腔彌漫著一股濃重的血腥味,猛地將她驚醒,嘴里還咬著靳正庭的手指,她看著他冷峻的臉龐,下意識的伸出柔軟的舌頭舔了一下他的傷口.

趙瞳心看到靳正庭眸色一暗,才驚覺自己做了什麼舉動,連忙將他的大手揮開,還勾起一絲透明的絲線,她羞紅的臉想要講話,嘴角一扯,感覺到一陣刺疼,"啊……疼,那個對不起,靳正庭我不知道怎麼就咬到你了."

靳正庭深邃的暗眸盯著她的表情看,手指上的濕潤滑膩告訴他,她的紅舌有多麼柔軟.

趙瞳心窘迫的看著靳正庭淡漠的表情,用食指跟中指摩擦著她的唾液,好像在做一件多麼正經的事情.

余光中還能看到他食指中間的位置還有血跡,她咬著嫩唇說道,"你的手要不要包紮一下."

靳正庭掩下眸中異色,淡淡的問道:"感覺怎麼樣了."

"我沒事了."趙瞳心想要笑一下表示自己確實沒事,一不小心扯到傷口,又是疼的她一陣吸氣,想到臉上的傷,她忍不住伸手碰了一下,浮腫緊繃的皮膚告訴她,現在她的臉肯定很難看.

有些心急的說道,"靳正庭,你能不能哪個鏡子給我."女人沒有一個不在乎自己的長相,她也很怕自己會毀容留疤.

靳正庭知道趙瞳心在擔憂什麼,平靜的說謊:"不難看."

如果讓趙瞳心看到自己此刻臉腫的跟饅頭一樣,還一臉嬌羞的模樣,估計她會被自己羞愧而死,所以他這麼做,都是為了她好.

"你騙我,肯定很難看."趙瞳心不信,說著就要下床去洗手間,人還沒動就被靳正庭雙手固定在床上.

冷不防闖進靳正庭深邃的暗眸,心口撲通撲通的直跳.

上篇:第61章 惡心的男人     下篇:第63章 朱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