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純情萌妻太撩人 第60章 聚會  
   
第60章 聚會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正庭,你這孩子."靳母看著靳正庭堅決的態度,也知道問許顏可也沒用,最主要的還是出在他兒子身上,男人要是不想要孩子,女人又怎麼會懷得上.

可看著自己優秀的兒子,斥責的話又說不出口.

從小到大這個兒子一直是這樣淡漠的性子,卻又出奇的懂事,長大之後更是有自己的主見,如果認定的事情,不管是誰說都沒用.

只好無奈的歎息道,"正庭,你也該考慮一下了."

最後靳母信心滿滿的來,羽紗而歸的回去,只能回頭再另外想辦法了,靳穎臨走之前不忘瞪了一眼趙瞳心才走.

趙瞳心看著車子離開,緊繃的肩膀才敢放松下來,她悄悄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臉色深沉的讓人猜不出他的想法.

"靳正庭這樣也不是辦法,我覺得她們還會有新招."

靳正庭深邃幽暗的黑眸睨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要不然你生一個."說完也不等她反應,高大的身子跨過她身邊,回到的別墅.

趙瞳心訝異了一下,什麼叫她生一個!她怎麼生,她,她……

趙瞳心想清楚自己被靳正庭黑了一道,紅著一張臉回了別墅.

她看到靳正庭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拿著報紙翻看,去廚房泡了一杯咖啡端了過來放在他旁邊,"靳正庭,我知道你喜歡喝咖啡,這是我特別研制的咖啡,味道不錯,你要不要嘗一嘗."

他應該會喜歡的吧,這可是她學了很久的成果.

靳正庭聽到趙瞳心的話,視線移到了桌子上還冒著熱氣的咖啡,聯想到前幾次她泡的咖啡味道,眉頭忍不住皺起來,看了一眼她期盼的表情,還是伸手端起那杯咖啡,輕輕的抿了一口.

微蹙的眉頭立即擰成一團,第一次有人把咖啡的味道泡的這麼難喝跟怪異,也是一種人才,靳正庭表情不變的將杯子放下,繼續瀏覽手上的報紙.

趙瞳心看著靳正庭剛毅冷峻的五官沒有多余的表情,一時看不懂他是喜歡?還是不喜歡!等了許久見他還是沒有要開口的樣子,忍不住問道:"你覺得這個咖啡怎麼樣."

靳正庭清冷的聲音說道:"沒有之一."是他喝過咖啡中最難喝的一次,沒有之一.

聽在趙瞳心耳里,立即理解為靳正庭覺得她泡的咖啡不錯,喜滋滋的說道:"我也覺得不錯,以後我有時間就給你泡吧."

"……."

"靳正庭,晚上你想吃什麼."

"出去吃飯."

"你晚上有應酬要出去吃飯?"

靳正庭放下手上的報紙,看了一下手腕上價值不菲的名表淡淡的說道:"不是,是我們一起."

"我們一起?跟誰啊."趙瞳心想不通靳正庭怎麼突然想著帶她出去吃飯.

"你都認識,時間差不多了,走吧."

她都認識?趙瞳心疑惑的跟在靳正庭身後出門,還好她為了應付靳母特意換了一套衣服,現在剛好省的再上樓換.

靳正庭將車子停靠在一扇朱紅色的銅門面前,高牆四院,左右兩旁擺著兩尊威風凜凜的石獅,看上去貴氣逼人.

"這是哪?"趙瞳心不知道市區竟然還有這麼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築,看上去年代已久,保存的都比較好的建築.

"朋友的私房菜館."靳正庭簡單的解釋了一句,擁著她不盈一握的腰肢,走進大門.

里面早有人站著接待,左邊一排男人都穿著小厮的衣服,頭上還帶著一頂氈帽,右邊一排女人全部穿著婢女的裹胸漢服,將完美的身形全部展現出來,就連頭發也挽起來成鬢裝.

"請問客觀,是吃飯,還是住店."

靳正庭沒有回答,只是從口袋中掏出一枚金卡,立即就有人過來接過去,恭敬的說道:"客觀,請跟我們這邊走."

一路上是,亭台樓閣,煙雨水榭,假山環繞,很有詩情畫意的情調,看上去這家飯店的主人品位獨特,別具一格.

趙瞳心好奇的看著這一切,很懷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剛剛她看到靳正庭掏出去的那卡,絕對是百分百純金打造的,莫非這里有什麼特殊含義?

走在前面的小厮很快將他們帶到三樓的一間靠窗的房間,門雖掩著,不過看著窗戶紙上搖曳的燈光,也能猜得出里面已經坐了不少人.

小厮將門打開後,退在一旁,"客觀,里面請."

靳正庭還沒走進去,里面的人就招呼到了,"正庭,我們這麼多人等你一個,你速度怎麼那麼慢."

"他那舍得來."

趙瞳心一愣,兩個都是熟悉的聲音,一個是楊子燁,一個是柯景騰,似乎還有其他人淺笑的聲音.

靳正庭沒理他們,筆直的走到尾他們預留出來的位置坐下.

"瞳心,你也來了啊."楊子燁看到趙瞳心的身影趕到意外,又覺得不意外,隨後又有些憤怒,正庭雖然是他的朋友,不過都跟許顏可結婚了,還要招惹趙瞳心,他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好友的方向.

趙瞳心對著他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畢竟楊子燁對她的心思,她還是知道的.

"正庭,不介紹一下嗎."

趙瞳心尋聲看去,坐在柯景騰不遠的地方,一個長相斯文的男人,臉上還掛著一幅金邊框眼鏡,如果認真看的話,會發現他隱藏在鏡面下有著一雙精明的眼神,讓人不敢小巧.

又是一個厲害的男人.

靳正庭毫不避諱的說道:"我的女人,趙瞳心."

趙瞳心聽到靳正庭簡單明了的介紹,臉上羞紅一片,這個男人能不能不要這麼直接將'我的女人’這麼平靜的說出口.

陸展嚴朝趙瞳心彬彬有禮的說道:"趙小姐你好,我叫陸展嚴."他們四個人可以說是從小認識,也是第一次見靳正庭帶一個女人來聚會,可見這個女人在好友心里有點分量.

"叫我瞳心就好了."趙瞳心回以一笑,突然覺得陸展嚴的名字很熟悉,似乎是……

"你是陸莫言的哥哥?"

陸展嚴聽到陸莫言的名字,微怔之後笑道:"是的,我那個不成器的弟弟不會給你帶了什麼麻煩吧."

"沒有."趙瞳心眼神一閃,陸莫言只不過是給園園帶了不小的麻煩而已.

"大哥,我什麼時候惹麻煩了."正說著陸莫言,陸莫言就進來,身後還跟著劇烈扭動的身影.

"陸莫言,你是豬嗎聽不懂人話,快把我手放了."錢園園氣的不行,這幾天被陸莫言賴上似的,走到哪都能遇到,晚上出來逛個街,都被逮個正好,她懷疑自己是不是犯太歲了.

趙瞳心看到錢園園的身影也在,開口說道:"園園."

"瞳心?額……."錢園園看到好友的時候還是蠻高興的,可是這屋內這麼多人是怎麼回事啊,她生氣的擰了一下陸莫言的手臂.

"唉喲,你這個胖女人,疼死我了."陸莫言誇張的叫了一聲,不過牽著錢園園的手沒放.

錢園園聽到陸莫言的叫聲,臉難道紅了一起來,低著頭不敢看房間.

陸展嚴清亮的眼眸滑過一道暗光,看了一眼錢園園之後說的:"莫言,難道你沒聽到哪位小姐讓你放手嗎."

錢園園低著頭聽到陸展嚴文質彬彬的聲音,身子僵了一下,很快又恢複正常,好像那一秒是所有人的錯覺.

不過趙瞳心敏銳的捕捉道,她的視線朝著陸展嚴斯文俊秀的表情看了一眼,沒什麼特別,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吧……

"大哥,我是過來跟你們打個招呼而已,我的朋友也在這邊吃飯,好了不跟你說了,大家回頭見."陸莫言依舊我行我素,牽著錢園園的手就轉身離開.

這一次錢園園很順從的讓陸莫言牽走,就連趙瞳心關心的眼神也沒注意到.

靳正庭端著杯子抿了一口茶,意味深長的說道:"陸莫言倒是個直接的."

陸展嚴還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好像根本都聽不懂靳正庭在說什麼,不過放在桌子底下的手卻是用力捏緊.

趙瞳心柳眉一挑,難道靳正庭知道點什麼,現在不是問的時候,等回去了她一定要問清楚.

"我們是來吃飯的不是來聽你們兩個打啞謎的好嗎."柯景騰受不了他們兩個,商人之間都是這樣,喜歡裝深沉,不像他當醫生就純粹多了.

楊子燁心情不爽,口氣也有些沖,"就是,這麼久沒在一起聚一聚,竟說一些廢話."

陸展嚴斯文的表情不變,語氣卻是犀利的說道:"你是不是被女人甩了,來這里撒野,昨天我還看到你跟正新的小模特打得火熱."

楊子燁看了一眼趙瞳心的方向心虛的說道:"我那是逢場作戲."可人家根本沒看他一眼,他有些悻悻的將酒杯的酒全部喝下.

陸展嚴先大拇指轉了一下食指的祖母綠大班指說道,"港口那邊的動作,你們知道多少."

一聽談到正事,兩人都收起臉上的玩味.

柯景騰思考了一下說:"不過一點風聲而已."

楊子燁,"這點風聲也夠嚇人的."

上篇:第59章 上門     下篇:第61章 惡心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