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末世仙臨 第二八六章 劍指趙家(完)  
   
第二八六章 劍指趙家(完)

第二八六章 劍指趙家(完)



這次的天劫,雖然世所罕見,強大無比,但因為那一直潛伏識海的朱雀虛影,君昊凝練的真火卻是陰差陽錯,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強大威能,再加上九只已經達到了鬼帥級別的玄陰惡鬼的幫助,君昊卻是有驚無險,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

而另一邊,同樣經受了天劫之威的趙宗勝,其下場顯然要比君昊淒慘得多.渾身焦黑,氣息全無,似乎已經為那天雷給劈得魂飛魄散.

不過,君昊卻並不這麼認為,因為,隨著天劫的完結,當其真正突破到金丹虛丹境時,其識海陡然一陣翻騰,卻是瞬間擴大了十倍不止.

識海暴漲,自然帶來了極大的好處,而最顯著的,就是其靈識較之先前變得更加靈敏.

也正是因此,其才驀然發現,在趙宗勝那焦黑的身軀下,正蘊藏有一股浩大的力量,而這股力量,顯然不是一個死人能夠擁有的.

"嗤嗤!"

抬手一揮,數道灼熱的火線,倏地朝著趙宗勝橫躺在地的身軀激射而去.

而就在那火線堪堪就要落在趙宗勝身上時,其身形卻陡然違反常理的橫向一飄,接著,卻是雙目陡睜,直立而起.

"好一個君昊,我已經竭力控制自己的氣息,卻沒想,依然被你給察覺了."

這時的趙宗勝,就仿佛換了一個人般,一掃之前的癲狂,看其模樣,顯然已恢複了正常.

"趙宗勝,你果然沒有死."君昊瞳孔微微一縮,凜然道.

"嘿嘿,你都沒死,我怎麼可能會死?實話,我還要多謝你才是,若非你引起的天劫,將我吸納的駁雜血脈給洗練了一遍,我又怎可能如此輕易就恢複理智,清醒過來?"趙宗勝嘿聲一笑,不過,那笑聲之中卻是全無絲毫感激之意,反而充滿了無比的怨毒.

"血脈?恢複理智?清醒?"

因為之前正在閉關煉化"風"字符文,對于外界的變化,君昊可以是全無所知,因此,對于趙宗勝所的話,君昊卻是有些莫名所以.

不過,就算不知其中就里,但見得如今的趙宗勝,不僅修為盡複,甚至還一路突飛猛進,達到了金丹虛丹境,君昊已然可以想見,這期間,必然發生了許多事.

"也幸好自己因禍得福,修為同樣有了突破,不然,況可就大大不妙了."

君昊眼神閃爍,心中慶幸,與此同時,轟的一下,丹田真火卻是激蕩而出,頓時,一股灼熱到幾乎讓人窒息的氣勢陡然朝著趙宗勝壓迫而去.

如今,君昊與趙家,可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因此,多余的話,君昊也懶得去,直接就發動了攻擊.

而趙宗勝顯然也有著同樣的想法,就在君昊發動攻擊的同時,其動作也是不慢,隨著其抬手作勢,周圍的空氣倏地被排斥一空,那壓迫而來的氣勢,頓時就仿佛擊在了空處,根本沒有對趙宗勝造成絲毫壓力.

接著,那排斥出去的空氣在趙宗勝的操控下,卻是倏地凝成一團,形成了一道道狂暴的颶風,朝著君昊橫切而去.

而君昊也是不甘示弱,隨著體內真火的催動,其頭頂之上,倏地彙聚來一片浩大的火云,鋪天蓋地,卻是朝著了颶風迎了上去.

"轟!"

橫卷的颶風與那浩大的火云撞在一起,虛空倏地一陣激蕩,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反激而回,卻是迫得君昊與趙宗勝立身不住,連連後退.至于晏紫悠,也幸好有著君昊照應,否則,僅只那力量的余波,就遠不是其能夠承受的.

"這君昊,剛剛經曆了天劫,法力還未完全恢複,竟然還能與自己拼個不相上下,若是等他完全恢複過來,其實力又將達到何等地步?"

雖然與君昊斗了個不相上下,但趙宗勝卻是不以為喜,反而臉露驚怖,震撼無比,旋即,那驚色一收,卻是化作了一片決絕.

"如今,正是君昊最虛弱的時候,若是錯過了這個機會,再想殺死此人,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為了趙家,就算拼上我這一條老命,也絕不能讓此人活著出去巽風境."

雖然失去了對"風"字符文的掌控,但憑借著這些年來對巽風境的了解,趙宗勝卻是可以肯定,如今的君昊還沒能煉化那"風"字符文.

也正是因此,趙宗勝才有著幾分把握,能夠將君昊留下,否則,其早就有多遠就逃多遠了.

心中思緒快如閃電,待得趙宗勝心有決議,外界時間也不過才過去了數息.

"龍卷風云,殺!"

暴喝一聲,一條巴掌大,閃爍著濃郁青光的風龍倏地從趙宗勝頂門一竄而出,接著,卻是猛地一漲,化作了一條長有百丈的青色巨龍.

"嗷!"

青色巨龍仰首一聲咆哮,旋即張開巨口,揮舞著利爪,朝著君昊一沖而去.

見此,君昊神頓時一凜,雖然早在之前,其就已經吞下了好幾顆恢複法力的靈丹,但靈丹的發揮卻需要一定的時間,在此之前,君昊能夠動用的,也唯有之前渡過天劫之後,殘留的法力.

殘留的法力本就不多,之前的一擊已經消耗了半,憑借著剩下的法力,即便能夠擋住這條青龍,但隨後的攻擊,又該如何抵擋?

君昊腦海中,念頭電閃而過,接著,其卻並沒有像前次那般以攻對攻,而是翻手掏出了一把靈光閃爍的玉傘,卻正是其突破先天,晉入金丹凝液境後,煉化的一件防禦靈器.

靈器玉傘騰空而起,灑下了一片玉白的光芒,接著,身後的晏紫悠也有了動作,一枚又一枚防禦靈符飛射而出,被其打入到了虛空.一時間,一層又一層閃爍著各色靈光的光幕倏地騰起,將兩人牢牢護衛在了其中.

"嗤啦!"

青色巨龍利爪之上,一道道旋風呼嘯盤旋,每一爪抓下,就仿佛一道颶風狂卷,沖擊得那防禦光幕搖搖欲墜.

不過,那光幕每破碎一道,晏紫悠就抬手再打出一道靈符,如此一來,趙宗勝攻擊良久,卻是根本就沒有對君昊兩人造成任何損傷.

"不行,再這樣下去,待得那君昊法力恢複,再想殺死對方就不可能了."

想到這里,趙宗勝當即一咬牙,雙眼倏地血一片,渾身也凸起了一道又一道青色的血脈,這些血脈如蚯蚓一般,盤繞全身,看起來卻是極為猙獰可怖.

"風脈通天,以化蒼龍,龍行九天,下擊百川!"

隨著這一聲大喝,趙宗勝身上盤繞的青色血脈倏地脫體而出,化為了一條條青色的蒼龍,這些蒼龍與之前那條青色巨龍頗為相似,只是體積了一半,但其散發的氣息卻是全然不弱,而且也顯得更為凝實.

與此同時,就仿佛消耗了全身所有的力量,趙宗勝兩腳倏地一軟,坐倒在了地上,臉上也是血色全無,蒼白的幾乎透明,就連身形都佝僂萎縮了起來.

但那化為蒼龍的青色血脈,卻是個個氣勢非凡,咆哮著直上云霄,接著,卻又長尾一擺,鱗爪一揮,凌空朝著君昊與晏紫悠撲擊而去.

"嘭嘭嘭——!"

在那一條條巨大蒼龍的轟擊下,即便晏紫悠竭盡全力,不斷打出一道又一道靈符,卻依然抵不過蒼龍摧毀光幕的速度,就這樣,眼看著那防禦光幕越變越少,兩人即將暴露在那一條條碩大的蒼龍之下.

"昊!"

面對著那一條條不斷破碎著光幕,逐漸逼近的巨大蒼龍,晏紫悠臉上倏地閃過一絲驚慌,不過,當其回頭朝著君昊望去時,卻驚訝的發現,此時的君昊眉目低垂,面色平靜,就仿佛那數十條猙獰蒼龍全然不在一般,天塌不驚,根本不顯絲毫驚慌.

"悠,下面的事就交給我吧!"

淡然的語聲中,君昊雙目陡增,頓時,就仿佛沉睡的巨龍忽然蘇醒,伴隨著眼中暴閃的精光,一股龐大的氣勢激蕩而起.

"旋!"

輕輕吐出一個單字,那罩于兩人頭頂之上的最後一道防護——那把玉傘,倏地"嚯嚯"急轉而起,接著,伴隨著炫亮的玉色光澤,一股浩大的力量忽然湧出,卻是將周遭的蒼龍盡皆迫了開去.

"落!"

又是一個單字吐出,那剛剛迫開了蒼龍的玉傘倏地一落,環繞在外的玉白光芒也是陡然一縮,卻是將晏紫悠包裹在了其中,接著,玉傘飄飛,帶著晏紫悠直落數百丈外.

"嗯?"

見得君昊如此動作,不僅晏紫悠,就連那坐倒在地的趙宗勝也不免大吃一驚,難不成,這君昊得了失心瘋?竟然自己將那最後一道防禦給撤去了.

而就在晏紫悠焦急,趙宗勝欣喜,兩人表各異的同時,君昊又有了新的動作.

"舉火燎天九天焚!"

隨著一聲長吟,就仿佛擎著萬鈞重物,君昊兩手緩緩高舉,接著,一件仿佛鼎爐一般的寶物忽然出現,凌空懸浮在了君昊兩掌之間.

"轟!"

鼎爐之中,一股熊熊燃燒的火焰倏地騰起半天高,那灼熱的高溫,似乎連天空都灼穿了開來,直達九霄云外,無人能擋.

那一條條原本威風凜凜的蒼龍,在這樣一股甚至連九天都能焚燒的火焰面前,卻是瞬間化為了一條條委頓的長蛇,為那火焰吞噬,煉化為了烏有.

見得如此形,趙宗勝當即氣血攻心,張口噴出了一道鮮血,接著,卻是兩眼一翻,徑直昏了過去.




上篇:第二八五章 劍指趙家(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