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末世仙臨 第二八四章 劍指趙家(十一)  
   
第二八四章 劍指趙家(十一)

第二八四章 劍指趙家(十一)



君昊遇到了麻煩,而且還是很大的麻煩.

就在其開始閉關煉化那"風"字符文之後不久,其忽然發現,那符文之中,除了趙家先輩留下的精血烙印,核心深處竟然還潛藏有一道精神烙印.

雖然與精血烙印一般,經過漫長的歲月,那精神烙印已經被消磨了許多,但以君昊如今的修為,想要在短時間內將其完全抹除,卻根本就不可能.

不過,君昊並沒有打算放棄.

"雖然修為上,自己還差了一些,但體內的真火,卻是由後天三品到九品,共二十一種靈火凝練而成的,與一般修士相比,強得可不止一籌,如此一來,若是以真火強行煉化,不得還有機會."

就這樣,君昊動用了那剛剛才有了一絲雛形的真火,開始慢慢消磨符文核心殘留的那縷精神烙印.

雖然只是雛形,但由二十一種靈火凝練而成的真火,其威力自然不凡,也因此,不過短短四天,那縷精神烙印就被抹去了大半,只余最核心的一團還在做著垂死掙紮.

而就在這時,伴隨著一聲轟然震響,閉關之前布置在外的那些禁制,卻是摧枯拉朽,瞬間破碎,接著,一聲狂笑倏地傳入君昊耳中.

"哈哈,晏紫悠,我看你往哪里逃?"

此聲入耳,正凝神煉化著最後一絲烙印的君昊,心神當即一分,受此影響,深入符文核心的真火倏地一下,竟然沖入了符文一處關鍵的所在.

"不好!"

君昊腦海中剛剛閃過這兩個字,符文核心深處,一股浩大的風勢倏地激『蕩』而出,正所謂風助火勢,為那風力鼓動,君昊真火驀地一騰,卻是瞬間由之前的指粗細,變成了一團拳頭大的火焰.

"轟!"

拳頭大的火焰,顯然已不是如今的君昊能夠掌控,因此,下一刻,那團火焰倏地爆裂,化為了無數洶湧的火浪,朝著符文各處湧去,而其中一部分更是沿著原路,一路沖回了君昊丹田之中.

頓時,就仿佛往熱鍋里潑了一勺油,"滋拉"一聲,為那忽然壯大了不知多少倍的真火一沖,君昊丹田火池卻是當即炸碎,化為無數激烈的火浪,在其體內劇烈沖突了起來.

頓時,一股劇痛遽然而起,並瞬間傳遍了全身,口中逆血更是噴薄而出,將其身前的地面給染得通一片.

就這樣,眼看著那洶湧的真火火浪,就要將君昊丹田經脈給沖破沖垮,其識海之中,一直潛藏不動的朱雀虛影卻是倏地發出一聲清鳴,接著,卻是陡然沖出識海,竄入經脈,朝著君昊臍下丹田沖去.

隨著朱雀虛影的出現,丹田之中,那一片混『亂』的真火,頓時就仿佛受到了震懾,卻是瞬間就平複了下去,不僅如此,在那朱雀虛影的約束下,一絲絲真火開始重新彙聚,演化火池.

待得火池重凝,一股龐大的吸力陡然生出.

"霍霍!"

隨著那仿佛風嘯一般的異聲響起,那本來因為真火反噬,而脫出了君昊控制的"風"字符文,卻是陡然光大放,接著,無盡的火浪卻是噴薄而出,盡數朝著君昊丹田火池彙聚而去.

隨著仿若無有止盡的真火不斷彙聚,君昊丹田火池的體積卻是不斷壯大,直到達至某個極限,而這時,一道混沌『色』的火柱卻是洶湧而起,將火池上方的二十四顆神通種子盡數卷入到了火池之中.

二十四顆神通種子,個個晶瑩剔透,就仿佛無暇的寶石,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不過,在那混沌『色』火柱的炙烤下,這些絢麗的寶石卻是瞬間消融,化為了一汪汪玉『色』的『液』體.

接著,在外界火柱龐大的壓力下,這些玉『液』卻是瞬間融煉一體,化為了一顆朦朦朧朧,大有嬰兒拳頭的元丹.

這元丹仿佛有著自己的生命,一漲一縮,搏動不已,而隨著其搏動,高空之上,倏地風起云湧,無盡黑云鋪天蓋地,其中,電光如蛇,雷鳴轟然,看其氣勢以及威壓,卻是較之趙宗勝突破時強了十倍不止.

不過,君昊此時卻根本就顧不得頂上那彙聚的天劫,因為,其目光及處,兩道巨大的風卷呼嘯肆掠,卻是將晏紫悠包夾其中,使得其陷入了必死的危境.

"啊!"

仰天一聲怒嘯,君昊身形倏地一閃,卻是瞬間就出現在了晏紫悠的身旁,接著,雄渾的真火噴薄而出.

"咔嚓!"

就仿佛琉璃破碎的聲音,隨著那噴薄的真火,君昊與晏紫悠,兩人身周的空間卻是倏地裂開了一道道細若發絲的裂隙,這些裂隙雖然細微無比,但其中散發的氣息,卻仿佛能夠吞噬一切,給人幽深無盡的感覺,那兩道狂暴的風卷沖擊其上,根本就沒有驚起絲毫波瀾,瞬間就被那裂隙撕裂,化為了一縷縷無害的清風,為那裂隙吞噬.

本來滿面喜『色』,眼看著晏紫悠就要命喪己手的趙宗勝,先是為那忽然出現的漫天黑云雷霆所驚,旋即,眼前一花,一個熟悉的身影倏地映入眼簾,接著,隨著一股噴薄的火浪,自身所發的兩道風卷竟然瞬間煙消云散,化為了烏有.

這一切,卻是讓趙宗勝頗有目不暇接之感.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天劫會再次出現?難道,是因為他?"

雖然因為暴漲的修為,駁雜的血脈,趙宗勝的神志有些錯『亂』,但見得君昊因為抑制不住而散逸出來的浩大氣息,剛剛才經曆了一次的他又如何不明白,顯然,這個讓其恨之入骨的家伙,同樣突破了桎梏,開始晉入金丹虛丹境.

"不,絕不能讓其突破!"

暗自咆哮一聲,趙宗勝也顧不得同處天劫之下的他,將同樣會受到天劫的攻擊,卻是倏地身形前撲,朝著君昊發動了攻擊.

"就算死,我也要與你同歸于盡."

之前,為了恢複修為,並具有與君昊一斗的實力,趙宗勝甚至不惜犧牲了秘境之中所有趙家修士的『性』命,由此可見,其早已喪失了作為一個正常人的理智,陷入了無盡的癲狂之中,心中剩下的唯一念頭,就是殺死君昊與晏紫悠.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即便犧牲自己的『性』命,趙宗勝也在所不惜.

不過,雖然同樣都是突破到了金丹虛丹境的修士,但較之君昊,趙宗勝的積蓄顯然要弱上許多,不,不是許多,他們之間的差距可以是天壤之別,也因此,即便還未經過天劫的洗禮,君昊的實力,也遠不是如今的趙宗勝能夠匹敵的.

就只見君昊一揮手,那依然彌漫身外的真火卻是陡然一漲,"嘭嘭嘭嘭",趙宗勝轟擊來的澎湃風力,卻是盡皆被擋在了身外,接著,那細若發絲的裂隙倏地一張,朝著趙宗勝蔓延而去.

雖然神志錯『亂』,但對危險的警覺,卻反而更為靈敏,就在那裂隙堪堪就要蔓延上身之際,趙宗勝身形陡然一轉,繞了開去,與此同時,伴隨著一聲尖銳的嘯鳴,無數風刃密密麻麻,卻是盡數朝著天上的黑云轟擊而去.

見此,君昊眼神頓時一凝,接著,卻是面『色』肅然,將那晏紫悠朝著遠方用力一拋,而晏紫悠也是極為配合,身形飄然,直落數百丈外,卻是正好出了天劫籠罩的范圍.

天劫之下,人數越多,天劫的威力也就越大,這一點,不僅趙宗勝,晏紫悠心里同樣很清楚,也因此,即便明知君昊此時身處危境,但為了不成為君昊的累贅,晏紫悠也不得不含淚離去,獨留君昊一人抵抗天劫.

"轟隆隆!"

仿佛被激怒了一般,受到趙宗勝風刃攻擊的天劫,卻是倏地降下無數雷霆,將那密密麻麻的風刃給擊成了粉碎,接著,一顆顆頭顱大的球狀雷電飄然而落.

"呼!"

混沌『色』的真火,就仿佛一只巨大的火燭,直欲沖霄而起,而在那火燭頂端,無數黑絲倏地呈現,並迅速朝著周邊蔓延,很快,一片仿佛蛛網一般的黑線,懸浮在君昊頭頂,將其牢牢護在了其下.

"嗤啦啦!"

球狀雷電落在黑線上,頓時爆出一團團激烈的火花,旋即,兩相湮滅,就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不過,那黑線卻是隨滅隨生,任那球狀雷電再如何前仆後繼,卻根本就沖不破其防護,置身其下的君昊卻是安全無比.

轉眼再看趙宗勝,相比于君昊,其應付起來顯然要艱難許多,雖然這金丹虛丹境的天劫,其已然經曆過一次,而且,較之當初經曆天劫時,其修為較之又有了長足的進步,但因為君昊渾厚的積蓄,相比于前次,這次的天劫卻是要強上十倍不止,也因此,即便這次天劫的主角是君昊,而且,大部分天劫都為對方承受,但僅剩的這一部分,依然讓其有不堪重負之感.

"啊啊啊!"

伴隨著一聲聲咆哮,無數風刃交織成一張青『色』大網,朝著漫天落下的雷霆攔去,不過,在那球狀雷霆的轟擊下,其青『色』大網顯得有些不堪一擊,很快,就被轟得破碎開來……




上篇:第二八三章 劍指趙家(十)     下篇:第二八五章 劍指趙家(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