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末世仙臨 第二零二章 醒悟 曆練  
   
第二零二章 醒悟 曆練

第二零二章 醒悟 曆練



半個月後,君昊再次站在了飛城四層入口.

加上閉關的時間,距離之前的那場大戰,已經過去一個半月的時間了,而就在這一個半月里,所有的事倏忽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轉.

而這一切,全都是因為一個人——關天林.

當初,由于君昊手下留,關天林雖然受了不輕的傷,但他卻並沒有死,而是在儲物蜂巢中調養傷勢,後來,秦天等人圍攻君昊,反為君昊重創,趁此機會,關天林卻是終于救出了被秦華囚禁在某個隱秘所在的母親,如此一來,心懷愧疚,再加上沒了母親的顧忌,關天林卻是毫不猶豫的將秦天等人的陰謀公布了出來.

當然,這其中也少不了秦天等人的配合,在君昊【惑心術】的控制下,他們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將他們所做的一切全都一五一十了出來,如此雙管齊下,真相頓時大白.

而那些深受愚弄的人們,在得知真相後,頓時群激憤,秦天等人的下場也可想而知,本就身受重傷的他們,卻是瞬間為憤怒的人們給撕成了粉碎.

回想著當初激烈的場景,君昊不由淡淡一笑,接著,禦劍騰空,朝著四層洞天之中,那道沖天而起的明光飛馳而去.

待得飛入一片大漠之中,一股龐大的壓力忽然從天而降,迫得其凌空一滯,跌落下了地面.

"這是——禁空法陣!?"

感受著那無所不在的禁空之力,君昊苦笑一聲,只得邁開雙腿,在這漫漫黃沙之中,跋涉前行.

"沙沙!"

黃沙地上,數只大有簸箕的沙蠍鑽了出來,那瘦長仿若琵琶的身軀,一節一節,如鋼筋一般,凸顯著力量,黑黝黝的甲殼,仿佛抹了油般,油潤光澤,而最顯眼的,卻是那兩只巨大的內面仿若鑲嵌著鋸齒一般的蟄鉗,胡亂揮舞著,若是鉗在某人身上,必能撕下一大塊血肉.

相互碰撞了幾下蟄鉗,仿佛交換著什麼訊息,片刻後,這幾只沙蠍卻又"沙沙"重新鑽入了沙子底下,再沒了動靜.

如此,過了不久,一個身影忽然出現在了不遠處,卻正是君昊.

腳踩著軟綿的沙子,君昊一路向前.

這沙漠之中,不僅有著禁空之力,即便靈力的使用,似乎也大受限制,在加上沙地行走,消耗的氣力較之平常多了兩倍不止,所以這一路行來,君昊卻是累得夠嗆.

"呼!"

長呼一口氣,君昊抬頭一望那高懸天上,散發著無盡光熱的火球,心中卻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朱雀神府里那個同樣高懸天上的火球.

朱雀神府里的那個火球,乃是朱雀神府第一代神君以破碎的甯P星核為基煉制出來的,這沙漠中的火球,想來也是如是吧?

君昊不由想到.

甯P星核,那是何等龐大的存在,又具有著何等龐大的能量,可就是這樣的存在,卻為人輕易煉制,化為了洞天或者洞府之中一輪高懸的大日,這樣的驚天偉力,君昊不由深思而神往,並為此生出了幾絲疑慮.

這樣的力量,是大乘境修士能夠具有的嗎?

亦或是那傳中的仙人?

可仙人不應該在仙界嗎?又為何會出現在地球上?還留下了這麼多的遺跡洞府.

這的地球上,又隱藏有什麼重大的秘密?

思緒百轉,雙腿只是下意識的朝前邁動著,其意識早已游離在外,神思不屬.

而就在這時,伴隨著一陣"嗤嗤"輕響,數道沙柱一沖而起,朝著君昊急噴而來.

那沙柱之中,流轉著奇異的力量,使得無數細的沙礫,仿佛一只只疾射而出的勁箭,激蕩著氣流,發出一陣陣刺耳的尖嘯,當即將君昊喚醒了過來.

"不好!"

雖然只是一瞬,但當君昊回醒過來時,那無數沙礫已經鋪天蓋地,距離其臉龐已不足三寸.

靈力受限,騰空不能,眼看已是躲避不及,就在這時,君昊猛然暴喝一聲,接著,腳下用力連踏,頓時,就仿佛被一股巨力到拽,君昊身形陡然倒飛而出.

漫天沙礫,環繞著一人,以同樣的速度,朝著同樣一個方向疾射而出,那樣的景象,是如此的扣人心弦,差之毫厘,就是滿身血洞.

如此飛退十余米後,那沙礫終于力盡,跌落而下,君昊腳下再點,一個旋身,定下了身形.

不過,這還不算完,隨著沙礫的噴射,數只簸箕大的沙蠍倏忽鑽出,揮舞著巨大的蟄鉗,圍攻了上來.

雖然動用不了靈力,但君昊肉體之強大,也非一般人能比.

"砰!"

君昊一拳擊出,正正擊在了一只沙蠍身上,將其遠遠擊飛了出去.

不過,隨著這一拳,君昊臉上卻也是顯出驚訝之色來.

"好硬的殼子,這一下,竟然沒有將其轟碎!"

不僅如此,隨著拳面與沙蠍身軀的接觸,一股力量反彈而回,卻是刺得其拳頭隱隱作痛.

"再硬又如何?一拳打不碎,我打兩拳,兩拳打不碎,我打三拳

冷哼一聲,君昊卻也沒怎麼在意,只是再次緊握了拳頭,朝著身前的那幾只沙蠍轟擊而去.

"砰砰砰——!"

一只只沙蠍次第飛跌而出,接著,又重新爬回,再次朝君昊攻擊而去,而君昊則一次有一次的揮動著拳頭,將那沙蠍擊飛出去.

終于,隨著不知揮舞了多少次的拳頭落下,"咔嚓"一下,一只沙蠍的甲殼碎裂了開來,其下,黑綠的液體飛濺,其中一滴全是正好落在了君昊拳頭之上.

"滋滋!"

一絲青煙冒起,雖然只是一滴,但君昊手上皮膚,卻是瞬間被腐蝕,露出了其下鮮的血肉.

君昊如今的身體,經過一次有一次淬煉之後,卻是較之鋼鐵都硬,即便較為薄弱的皮膚,若非蘊涵有真氣靈力的寶物,也是破之不開,可如今,僅只一滴不起眼的液體,竟然就將其給蝕穿,由此可見,這液體之中蘊含有何等可怖的毒性.

"嘶!"

劇烈的疼痛使得君昊下意識的一縮手,頓時,前門洞開,兩只沙蠍倏地長尾一彈,騰空而起,接著,閃爍著深綠光澤,銳利無比的尾蟄"嗤嗤"飛刺而來.

"不好!"

眼神一瞥那深綠的光澤,君昊連忙就地一滾,躲了開去,可還沒等其立起身來,又是兩只沙蠍飛身而來,那長長的尾蟄凌空一甩,抖得筆直,就仿佛兩根鎖鏈長槍,飛刺而來,無奈之下,君昊再次翻滾而出

就這樣,那沙蠍仿佛久經訓練,配合無間,每當君昊欲要起身之際,就是兩只沙蠍飛起,尾蟄刺擊而出,使得君昊空有滿身力量,卻只能在那沙地之上來回翻滾,再無了絲毫反抗之力.

"不行,再這樣下去,自己遲早會被那尾蟄刺中,為那劇毒侵體,到時

想到這里,君昊眼神頓時一厲,接著,就在兩只沙蠍飛身而起的同時,其倏地不退反進,合身朝前一滾,接著,兩只手飛快的一伸,一抓,疾若閃電,將將在那尾蟄抖開之際,抓在了那連接著尾蟄的長尾上.

尾蟄有毒,但那長尾之上,卻是有著一層與身軀一般無二,黑黝黝的甲殼,其上潤澤一片,除了兩排同樣黑黝黝的尖刺,就再無了其它東西,不過,相比于劇毒,君昊顯然更願意嘗試那鋒利無比,尖刺的滋味.

"噗噗——"

雙手抓在長尾之上,那鋒利的尖刺當即刺破皮膚,紮入掌心,強忍著劇痛,君昊一揮雙手,身處空中的兩只沙蠍,隨著君昊雙手的揮舞,頓時就仿佛兩只流星錘,轟然一下,擊在了另外兩只飛身撲來的沙蠍身上.

"轟轟轟——"

一下,兩下,三下

沙蠍與沙蠍,兩者之間不斷發生著親密的接觸,而這樣的結果,自然也就導致了兩者甲殼同時碎裂的下場,而沒了甲殼的保護,內里脆弱的身軀卻是當即被震得四分五裂,化為了一蓬綠液飆射而出.

不過這次,君昊卻是心的躲了過去.

"呼呼!"

終于將那幾只沙蠍干掉的君昊,"噗"的一下坐倒地上,開始大口地喘氣.

"沒了靈力,只是幾只不過後天境的妖獸,竟然就將自己逼到了如此境地,這實在是

想到自打進入練氣境,能夠驅動法器之後,自己就開始依賴外物,待得進入先天境後,更是如此,卻是再沒了多少近身搏斗,長此以往,自己竟然漸漸忘了,生死之間,除了法寶,自己的身體也是強有力的武器.

前世的時候,有太多修士,就是因為忽視了這一點,在與妖獸爭斗之際,被其搶近身來,以力搏殺,那麼多的教訓,自己竟然全都忘的一干二淨.

"看來,卻是重生以後,一切太過順風順水,讓自己遺忘了前世所經曆的那些凶險,也幸好,有著這麼一處所在,讓自己醒悟了過來."

想到這里,君昊心里當即有了決定.

曆練,自己需要曆練,而這里,就是最好的曆練場所.

君昊抬頭一望這漫漫無際的大漠,臉上倏忽浮現出一絲堅定.




上篇:第二零一章 神通淬煉 破除魔障     下篇:第二零三章 沙漠 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