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末世仙臨 第一零四章 突襲 宰割  
   
第一零四章 突襲 宰割

第一零四章 突襲 宰割



"不過,君兄弟,你也不用太過擔心,你的父母,還有晏紫悠等人應該並沒有什麼危險."李林海接著道.

"嗯?"君昊精神頓時一振,目光落在了李林海身上,而且,不自覺的,一股磅礴的氣息泄露了出來,卻正是其尚未完全煉化的龍族血脈的氣息.

受這氣息一壓,李林海頓覺渾身一軟,差點沒癱了下去,好險強撐了下來,但心中卻猶如驚濤駭浪,驚駭不已.

"這氣息,怎麼這麼強大?即便家族中那些引氣境的長輩都遠遠不及,難不成,此人已經突破了先天境?可試道大會時,此人明明只有後天開識境啊?"

"不過兩三個月的時間,竟然就從後天開識境突破到了先天境,這樣的修煉速度,也實在是太過駭人了."

這李林海也不愧是李彥海看重的人,雖然心中驚駭不已,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繼續道.

"當時,在皇甫,南宮以及趙家這三家的圍攻下,晏家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不過,就在這時,你們晏家派去雋城洞天的二十三人,忽然回轉而來,有了這批生力軍的加入,再加上三家措手不及,竟然被他們護著晏紫悠母女突圍而去.至于君兄弟你的父母,雖然當時在晏家沒有見到,但根據我們後來探到的消息,他們不知怎的落在了政府手里,雖然,對他們目前的狀況並不清楚,但想來性命應該還是有所保障的."

沙漠基地的事,除了政府以及君昊等寥寥數人,就再沒有其他人知曉,即便李家也不例外,因此,他們雖然知道了,君昊的父母會落到了政府手里,但其中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們並不清楚.

聽到晏紫悠母女以及父母都沒有事的消息後,君昊頓時放松了下來,晏家沒有了,以後還可以重建,反正末世降臨之後,那晏家遲早也是保不住,但如果人沒了,卻是不可能再複活的,當然,除非跟自己一樣,重生轉世.

"謝謝你帶來的消息,另外,替我向李叔也聲,這次的事,君昊必有所報."

"好的,君兄弟的話,我一定帶到."

站在酒店落地窗前,看著樓下李林海遠去的背影,君昊眼中寒光一閃而逝.

"皇甫家,南宮家,趙家,哼,我君昊倒要看看,你們這三大世家究竟有些什麼本事,敢打我晏家的主意."

數天之後,晏家武館,或者,應該是晏家武館的廢墟上,君昊臉色冰冷,看著這一片煙熏火燎之後的廢墟,心中殺意倏起.

接下來,君昊卻是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在廢墟中尋了一間尚還完好的房間,然後住了進去,就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

如此,兩天之後的一個晚上,忽然,晏家廢墟之上,一層淡淡的薄霧騰起,將整個晏家廢墟籠罩了起來,接著,十余個黑影倏忽現身,將君昊暫時所住的那個房間給圍了起來.

"君昊,出來吧."黑影中,有人上前一步高聲喝道.

房間里一片靜寂,無人回應.

"哼,就算你不話也沒用,我們早已布下了天羅地網,君昊,你還是乖乖投降認輸的好,否則,動起手來,可別怪我們手下不留."

又有一人開口道.

屋里依然沒有回應.

這下,終于有人耐不住了.

"各位還跟他嘮擾什麼,直接殺了算鳥."

眾人對視一眼後,紛紛點頭同意,于是,暴烈的真氣噴湧而出,就只見,狂風乍起,冰雹呼嘯,瞬間將那房屋給毀了徹底,與此同時,一根根尖利的石柱破地而出,當即將房屋方圓十丈之內的所有物事,盡皆刺了個對穿.

一時間,天上地下,盡皆封鎖,若是有人身在其中,其結果必將是千瘡百孔,死無葬身之地.

不過,待得那飛揚的塵土散盡,眾人定眼一看,其中卻是空空如也,那里有什麼君昊的身影.

"怎麼回事?那君昊人跑哪兒去了?難不成,他根本就不在其中?"

眾人頓時不由大驚,旋即,目光一轉,全都落在了其中一人身上.

而那人連忙以無比肯定的語氣道.

"我敢保證,就在之前,那君昊還在屋里,這些天,我一直都盯著他,絕對不會錯的."

"你還他人在屋里?你也看到了,現在,這屋子都拆了,卻連鬼影都沒見到一個,你們皇甫家難道就是這麼盯人的?"某人不屑道.

"你什麼意思?"之前那人當即吹胡子瞪眼道.

"好了,我們來這里是為了殺君昊,而不是來看你們吵架的,要吵,你們以後有的是時間慢慢去吵."一個看似頗有聲望的黑影大喝一聲,將那吵架的兩位壓制了下去.

不過,此人話音剛落,卻又有一道飄渺的聲音在所有人耳邊響起.

"不,他們沒有時間了."

那話音之尾還在眾人耳邊震顫,就只見一道人影仿佛從虛無中邁了出來,接著,炫亮的刀光,亮起.

沒有靈氣的波動,亦沒有磅礴的氣勢,僅只那倒卷的刀光,蒼茫如雪.

見此,所有人心中不僅沒有驚慌,反而不由鄙薄一笑,這樣的刀光,有甚威力,恐怕連護體靈光都破不開吧.

正想著,卻只聽"嗤嗤"兩聲輕響,那兩人的護體靈光應聲被切了開來,按,這靈光乃是一體,要破也是俱皆破碎,可眾人眼中看到的,卻是那靈光仿佛蛋殼一般,被那刀光生生切了開來.

眾人盡皆愕然,那鄙薄的笑意凝結在了臉上.

接著,刀光如雪,一卷而下.

待得眾人再看,兩人卻是好端端地站在那里,渾身沒有那怕一絲的傷口,只臉上滿是茫然之色,似乎根本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事.

"老六."

有人不自禁的開口喚道,兩人中的一人,頓時轉頭望來,這一動,頓時就出了岔,就只見,那腰間隱隱透出一絲血線,接著,整個上身沿著那道血線一滑而下,頓時血光崩裂,遍灑而下,形成一道妖豔的圓環,格外絢麗.

看著這一幕,另一人喉間不由咕咕作響,臉上滿是驚恐之色,然後,步其後塵,又是一道妖豔的圓環灑落.

如此妖異的景象,雖不至震懾得那剩下的十余人動彈不得,卻也讓他們心神動搖,驚駭不已.

為什麼,明明應該呆在房中的那人,卻忽然沒有一絲征兆的,在兩人身後出現?

又為什麼,那不含絲毫靈氣的一刀,竟然能破開兩人的護體靈光,並將兩人一切兩斷?

"幻境,這是幻境,這周圍已經被人布下了幻陣."

忽然,有人疾呼一聲道,而這時,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那破開兩人護體靈光的一刀又是怎麼回事呢?

眾人不由齊齊看向了君昊手中所持的那把刀.

"這是——"

那刀看起來很普通,又很不普通.

普通是因為,那刀雖然看起來有些怪異,但一眼望去就能知道,那是一把宰割刀.

那兩人竟然被一把宰割刀給殺了,這也太荒謬了吧?

就在眾人心頭升起這樣的念頭時,宰割刀上一閃而逝的寒光卻讓他們的眼神齊齊一凝.

那凜冽的寒光,就仿佛能夠凍結萬物一般,只一眼,眾人就只覺一股酷寒的氣息透體而入,接著,渾身凝結,動彈不得,就仿佛置身萬里冰封之國,永鎮那冰獄之中.

好一把利刃.

當然,也只是一把利刃,因為其上眾人竟然感覺不到絲毫靈氣的波動,只除了鋒利,還是鋒利,再無了其它.

驚駭之余,眾人卻也不由齊齊松了口氣,若只是鋒利,那也沒什麼,只要不讓其及身,根本就沒什麼危險.

接著,眾人的目光第一次落在了來人的臉上.




上篇:第一零三章 反應     下篇:第一零五章 深山秘谷 刀光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