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末世仙臨 第九十章 蒙混過關  
   
第九十章 蒙混過關

第九十章 蒙混過關



暈了,下周繼續裸奔,沒推薦,收藏漲的好慢,滿眼全是杯具!

…………………………………………………………………………………

"沙沙!"

腳步踩在樹葉上,發出陣陣輕響,逐漸接近,樹後的君昊身形微躬,肌肉緊繃,整個人就仿佛一只獵豹一般,似乎下一刻就會向那毫不知的獵物撲擊而去.

"沙!"

一只腳越過巨樹,向前邁去,接著,一張典型的歐洲人面孔出現在了君昊眼前.

瞳孔陡然一縮,早就蓄勢以待的君昊,出掌如電,一下擊在了其頸脖之處,而這時,君昊的身影才剛剛投射入那人的眼眸之中,其臉上甚至連驚訝的神都來不及浮現.

接著,君昊右手輕抬,兩道黑芒一閃而逝,沒入了另外兩個剛剛轉過頭來的人體內.

頓時,身體一軟,三人幾乎不分先後,齊齊癱倒在地.

君昊連忙走上前去,仔細打量了一番那個黑發祭祀的樣貌,接著,臉上肌肉仿佛蚯蚓般攢動起來,很快,君昊的面容就變得跟地下那人一模一樣,高鼻鷹目,甚至原本高出一些的身高也縮矮了幾分.

然後,將那人喚醒,以【惑心術】將對方迷惑——聖光對【惑心術】的克制確實不,雖然兩邊修為差了足足一個層次,但君昊費了好大的心力,才好不容易將對方給控制了下來.

隨後,君昊開始仔細盤問一些有關的信息,姓名,年紀,性格,平時的喜好等等,一項都沒有漏下,當然,教廷在周圍有哪些布置,君昊也詳細的詢問了一番.

待到問無可問之時,君昊抬手又將其祭祀袍給剝了下來,自己穿上,頓時,無論神態氣質,還是體內的力量波動,瞬間被君昊模擬的似模似樣,相信,即便平時熟識之人想要將其認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待得一切都毫無破綻後,君昊當即彈出一縷細細的火焰,很快,那人就被燒成了一堆灰燼.

當然,在此之前,君昊已將周圍的氣息盡數隔絕,卻也不慮有人感應到此處的靈氣波動.

毀尸滅跡之後,君昊一轉身,從另外兩人身上拔出了兩根黑芒針.

君昊下手有輕重,黑芒針只是堪堪刺入兩人體內半分,根本就沒有傷及他們分毫,而他們之所以會癱倒在地,卻是君昊借之貫入的真氣,切斷了他們的神志感應.

畢竟,接下來的行動還要這兩個家伙配合,自然不能讓他們有所損傷.

將兩人分別喚醒,然後逐一施展【惑心術】將兩人控制,如此片刻之後,一隊與之前似乎全無差別的三人隊伍,出了樹林,繼續向前探查而去.

就這樣,半個時之後,三人轉了個大圈,將自己的任務范圍探查完畢之後,這才又轉了回來,開始向海岸線進發.

當然,一路上,三人也是左看右瞧,作出一副仔細探查的模樣,碰到另外的隊伍時,也是相互點頭打招呼,卻也沒露出什麼破綻.

就這樣,一里,兩里,三里

三人逐漸向著海岸線靠近,待得還有三十里時,一位身著半身鎧的聖騎士忽然出現,將三人給攔了下來.

"你們三個怎麼跑這邊來了?你們的探查范圍應該在那邊吧?"

偽裝成彼得的君昊,對此早有預料,不動聲色道.

"我們剛才在那邊的樹林里發現了一些況,好像曾經有人在里面躲藏過的樣子,所以,我們正准備去向祭祀長報告."

"嗯?發現了躲藏的痕跡?在哪里?"

聖騎士先是一喜,忽然,卻仿佛感應到了什麼,眼神陡然變得十分銳利,並開始在三人身上來回梭移,似乎發現了什麼一般.

君昊心中頓時一緊,臉上卻是故意露出疑惑的神:"怎麼了?"

身後兩人雖然被迷惑了心智,但無論是思考,還是應對,全都如常人一般,聖騎士卻也沒看出什麼異常.

"沒什麼."

聖騎士恢複了平靜,淡淡地點了點頭後,就讓開了道路.

因為聖光的力量太過霸道,排斥一切異樣的能量波動,再加上如今,方圓百里之內,到處充斥著教廷的祭祀,聖騎士,四周還布下了無數聖光禁制,散發的聖光力量波動,甚至將整個奧斯提亞都籠罩在了其中.

因此,雖然如今有著許多高科技的通訊工具,但在此卻統統失去了作用,而這,也是君昊為什麼會以報告消息為借口,靠近海岸線的原因.

當然,為了聯絡方便,每隔一段距離,教廷就會安排下一個祭祀長,也只有以祭祀長的實力,才能以聖力相互溝通,所以,在每一個地段,教廷都安排有一名祭祀長,而所有報都會彙集到祭祀長的手里,然後,再通過聖力,將消息傳遞給這片土地上所有的人.

也正是因此,對君昊三人前去報告的理由,聖騎士並沒有太過懷疑,因為,不僅他們,其他人盡皆如是.

不過,還沒等君昊三人走出多遠,身後卻忽然又趕來了一只隊伍.

"嗨,彼得,你們三個怎麼會在這里?難道你們也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准備去向艾爾祭祀長報告?"

其中一個顯然跟彼得三人很是熟悉,開口打招呼道.

君昊心下頓時一沉,雖然彼得無論氣質,還是動作,甚至力量的性質,其都能裝的惟妙惟肖,但閱讀他人的記憶,卻還不是如今的他能夠做到的,即便之前君昊曾詢問了那個彼得不少有關的事,但在那麼短的時間里,想要了解其所有的熟人卻是完全不可能.

就比如現在的這個,君昊是一點印象都沒.

也幸好,被【惑心術】控制了心神的另外兩人,得到的指令是盡力幫助君昊隱瞞身份,因此,身旁那個叫路易斯的家伙當即就迎了上去.

"原來是埃倫,怎麼?難道你們也發現了什麼異常?"

"不錯,我們在河岸邊發現了有人上岸的痕跡,你們呢?"雖然回應的不是"彼得",而是路易斯,但那個叫埃倫的家伙似乎並沒有感到懷疑,笑著回應道.

路易斯聳了聳肩道:"我們不僅知道那個家伙已經上岸了,還發現了一個他在某片樹林里活動的痕跡,所以,才會這麼著急想要把報報告給祭祀長."

"什麼,你們已經發現了他在岸上活動的痕跡?噢,怎麼又這樣?你們又比我們快了一步."埃倫一扶額頭,懊惱道.

"哈哈,不好意思了,埃倫,這次又是我們搶先了."

雖然對對方並不了解,但君昊依然不得不上前應付道,好在如今,已經知道了對方的姓名,只要不扯到其它東西,應該不會露出馬腳.




上篇:第八九章 嚴密封鎖 欲逃無路     下篇:第九一章 馬腳拆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