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末世仙臨 第八二章 羅馬之行  
   
第八二章 羅馬之行

第八二章 羅馬之行



羅馬,位于亞平甯半島中部西側,台伯河下游平原,乃是意大利最大的城市以及首都,也是意大利政治,經濟,文化和交通的中樞,另外,其也是一座藝術寶庫,文化名城,在其西北角甚至還有著一個世界上最,人口也最少的國中之國——梵蒂岡.

羅馬大清真寺旁,一位意態疏閑,明顯來自東方的年輕人,極目遠眺,遙遙望了望那極具羅馬風格的梵蒂岡宮,眼中倏忽閃過一道精光,接著,卻是悠然轉身,沒入了茫茫人海之中,消失不見.

兩個時後,那位年輕人又出現在了羅馬郊外的一條平整的路上,路的盡頭,有著一座看起來十分普通的農莊,在片片綠蔭的遮掩下,農莊若隱若現,就仿佛人間仙境,惹人遐思.

不緊不慢,年輕人邁動著腳步,來到了農莊之前,農莊里,一位正在修剪樹木的意大利園林師,不由警惕地抬頭看了那年輕人一眼.

"你是什麼人?這里是私人土地,不允許外人進入."園林師提出警告道,當然,他的乃是意大利語.

而那年輕人卻也同樣回以流利的意大利語:"我叫君昊,這次前來是為了拜訪藍仲戎先生的."

什麼?此人竟然是君昊?可他不是宣布閉關了嗎?怎麼忽然之間,會出現在遠隔數千里之外的羅馬?

這個答案,除了君昊自己,恐怕沒人能夠回答,不過顯然,那什麼閉關參悟天師教典籍只是其放出去的一個幌子,一個為了掩人耳目的幌子.

而那園林師在聽到君昊的回答後,當即不由一愣:"拜訪藍先生?那你可有預約?"

君昊搖了搖頭:"沒有,不過,你只要將這件東西交給藍先生,他必定會答應見我的."

隔著門,君昊遞過了一塊模樣古樸的玉佩,園林師將信將疑地接過玉佩,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君昊好幾遍,也許看君昊不像壞人,其這才終于點了點頭.

"那好,你在這里等著,我進去通報一下."

完,園林師拿著玉佩進入了一棟占地頗廣,但看起來卻極為樸實的木質樓閣中.

過不片刻,那位園林師就走了出來,不過這次,他手中卻少了一樣東西——那塊古樸的玉佩.

"抱歉,藍先生將那玉佩拿了去,是等一下會親手還給您."園林師滿臉歉然道,一邊,一邊打開了莊園大門.

"沒關系."君昊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在園林師的指引下,進了那座木質樓閣.

"我是這個莊園的管家兼園林師克里斯托弗?喬,你可以叫我克里斯."一邊走,園林師一邊自我介紹道.

"你好,克里斯,你也可以直接稱呼我昊."君昊點頭回應道.

"好的,昊,你跟藍先生一樣,也是中國人嗎?"克里斯托弗好奇道.

"不錯."

一邊著,兩人一邊沿著原木樓梯,上了二樓.

"好了,藍先生就在里面等你,不過,先生要單獨見您,所以,我就不陪您進去了."

指了指君昊身前的房間,克里斯托弗微一欠身,旋即下樓,回到庭院里,繼續修剪起他的植物來.

君昊伸手敲門.

"咚咚!"

"請進!"屋內響起了一道渾厚的中年男子的聲音.

君昊推開房門,進入其中,接著反手將門關上.

抬眼一看,只見靠近窗戶的書桌旁,一位面容清雋的中年人,正手持一塊玉佩,向著門口望來,依然有些恍惚眼神,顯示剛才他正回憶著什麼,直到君昊到來,才將其驚醒了過來.

不用,此人應該就是藍仲戎無疑了,至于其手中持有的玉佩,自然就是之前君昊交給克里斯托弗的那塊玉佩了.

"請坐."藍仲戎收拾好心,起身迎客道.

"謝謝!"君昊點了點頭,在其對面的木椅上坐了下來.

"在下君昊,這次突然前來拜會藍先生,多有唐突,還請見諒!"

"沒關系!"藍仲戎揮了揮手,不在意道:"不過,這塊玉佩,不知閣下是從何人手中得來的?"

看著對方手持玉佩,沒有絲毫放下的意思,君昊微微一笑,並沒有在意:"不知藍先生可還記得金立此人?"

"金立?"藍仲戎眼神微微波動,旋即,就恢複了平靜:"當然,我認識,卻不知你跟他是什麼關系?還有,為什麼他不親自來?"

"因為,他已經死了."君昊淡淡道:"至于我們之間的關系,認真來,應該是沒有關系,只不過機緣巧合,他臨死前,我正好在他身旁而已."

"死了?竟然已經死了"藍仲戎眼中倏忽閃過一絲複雜的神,驚訝,遺憾,還有些許傷感.

略作感懷,藍仲戎接著卻是問道:"那他臨死前,可曾過些什麼?"

君昊嘴角微微一翹:"藍先生,相信您在看到這塊玉佩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答案.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拐彎抹角,實話,這次來找您,是希望您滿足我一個要求."

"要求?"藍仲戎沉默了片刻,然後眼光灼灼地盯著君昊道:"你你與金先生沒有任何關系,既然如此,那我又為什麼要答應你的要求?"

君昊輕笑一聲,滿含譏誚道:"那不知藍先生當初可曾規定,手持這塊玉佩的人必須是金立本人?亦或在您眼中,金立當年的恩德只不過如此而已,人死恩即消?"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藍仲戎不由慍怒,原本清雋的臉龐陡然泛起一絲威嚴.

而君昊卻是不為所動,只望著對方輕蔑一笑.

見此,藍仲戎反而收斂了怒氣,臉色也重新恢複了平靜,並漸漸露出了回憶的表.

"當年,國家清洗各大世家宗門,我藍家不幸也在其中,那時,我年方九歲,在父母的護持下,喬裝打扮,好不容易才逃出了生天,卻不想,剛剛逢遭大難的自己,因為悲憤交加,再加上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竟然在路邊一病不起,也幸好遇到了金先生,這才撿回了一條命."

"當時,因為身為長物,為了報答救命之恩,就將母親留給我的一塊貼身玉佩送給了金先生,並道,只要以後金先生拿著這塊玉佩找到我,我就會答應對方一件在我能力范圍之內的事.只可惜,金先生當時只以為我是開玩笑,卻不知那是我真心之,呵呵!"

搖頭苦笑一聲,接著,藍仲戎的眼神卻陡然就是一變,透出無比犀利的光芒來:"卻不知君先生此來,又有著什麼樣的要求?"

迎著對方犀利的目光,君昊平靜如故,沒有絲毫退縮.

"很簡單,我要你這些年來結合天主教廷與你藍家功法,研究出來的有關靈識神魂以及光能者的資料."

"什麼?"藍仲戎豁然起身,雙眸中陡然爆出兩團耀眼的精芒:"你怎麼會知道這些的?還有光能者這個名字,我也是剛剛命名還沒多久,你怎麼會知道的如此清楚?"

"剛剛命名?"

君昊不由一愣,旋即卻是慶幸不已.

差點忘了,有些在前世已經眾所周知的東西,現如今,很有可能還沒有出世,這方面,自己卻要心一些才是.

也幸好這次的光能者,對方已經正式命名,否則,若還只是對方心中的一個想法,並未付諸現實,那對方豈不是要以為自己會讀心術了?

雖然心中思緒萬千,但君昊表面卻是不動聲色.

"藍先生雖然身在國外,但對國內的況,相信您也有所聽聞,那麼,我的身份來曆,與政府的關系,藍先生應該不會陌生才是."

"而像藍先生這樣的人,雖然已經身在國外,但政府卻也一直有所關注,否則,我也不會這麼容易就找到您,既然如此,能夠探聽到一些不為人知的消息也就很是正常了."

藍仲戎不由默然.

求點擊,求票,求收藏!各種求!!!!!




上篇:第八一章 基地     下篇:第八三章 靈魂缺陷 香火之力